第12话 想要迈向的未来

真昼第一次被人投以明确的敌意,是在年龄刚迈入两位数的时候。

「椎名同学真是太狡猾了。」

在放学的路上,和同学独处的时候,突然被这说了。

真昼平时会流比较多的朋友一起回家,但今天朋友似乎和人有约,因为碰巧方向相同,所以就和同班的一位没怎么流过的少女一起回家了。

真昼基本对任何人都会适度流,所以和同行的她流并不感到困扰,在回家的路上聊着无关紧要的话题时,她突然冒出了这的一句话。真昼会感到困惑也是理所当然的。

「狡猾,是吗?为什么?」

狡猾具体是指什么,由于她也没有说清楚,真昼也猜不出来,只是在脑海中浮现出一个问号,等待着她继续说下去,她似乎认为这是真昼从容不迫的表现,狠狠地瞪了真昼一眼。

平时比较文静的她会对自己表现出这么大的敌意,这完全出乎真昼的意料之外,这让真昼感到十分困惑。



真昼本来在学校就表现得像一个乖孩子,真昼自己也知。真昼从不排斥任何人,总是保持微笑,和善地对待他人。

对于没有主动接触的她,态度也没有改变,而且还在暗中引导容易离圈子的她,让她不要被排挤。

如果是讨厌真昼这的话,她会生气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她说的是「狡猾」,看上去好像也不是反感真昼的处世方式。

因为完全没有头绪,真昼只能回答不知,或许是这个原因让她更生气了吧,只见她明显地扬起眉梢,颤抖着嘴说:

「铃木同学很喜欢你。」

她的声音尖锐刺耳,不像是在闹别扭,真昼也明白了她是对什么有所不满。

只不过,真昼还是不明白,自己被评价为狡猾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口中的铃木,大概是指同班的男生吧。最近和真昼有关联的铃木,就只有他了。

确实有被铃木搭过话,也会被他捣乱,但对真昼而言也就仅此而已了,而她似乎因为真昼无动于衷的态度变得更加愤怒了。

「他总是和你说话,常常找你玩,还会对你露出笑容!」

之所以会被搭话,是因为他是男生圈子里制造氛围的中心人物,而真昼也是女生的中心人物,所以有机会的话会说说话而已。

被搭话是事实,铃木也是常常把笑容挂在嘴边的类型,如果要说成是有对真昼露出笑容的话,倒也没错,但对于对所有人都态度一致的真昼而言,因为这程度就被视为攻击的对象,只会让真昼感到困扰而已。

「是我先喜欢上铃木同学的!能不能不要抢走!?」

「我没这法。」

真要说起来,铃木也不是她的东西,真昼很这补充,但察觉到现在的她也听不进去,所以就简短的结束了这个话题。

「那为什么要和铃木同学说话?不喜欢的话就别说了。」

「我们没有聊过超出同学之间的话题。」

「少骗人!」

对与真昼来说,她所认为的谎言都是事实,但在她的眼中却不是那的吧。

不管真昼怎么解释,她似乎都很难接受,这让真昼感到相当为难。

对于真昼而言,铃木就只是同班同学而已,完全没有异之间的好感。进一步讲,是她比较不擅长应付的类型。

虽然真昼表现得很乖巧,扮演着一个朗和善的女孩子,但真昼原本是一个要保持安静,不自己的生活节奏被打乱的类型。

而铃木朗友善,也因为他的友善,所以与他人距离很近。

明明没有那么亲近,却表现出好像很要好的子靠过来说话,真昼只会感到不太舒服,况且他根本就不了解真昼,却总是推动真昼做些什么,真昼绝不会喜欢上这的人。

对任何人都保持着近距离,用强势的态度相处的他,却用普普通通的态度对待着真昼,会被她误解也是理所当然的吧。真昼回着,稍微反思了一下。

不过真昼觉得自己完全没有表现出过喜欢的态度,所以稍微被惊呆了也是没有办法的吧。

「总之,不要和铃木同学变得那么要好。」

「嗯,如果井上同学觉得这就行的话。」

虽然不知为什么被命令了,但真昼不把话题继续下去了,铃木为一个普通的同学,只是跟他保持适当的距离,并不会给真昼带来任何困扰,所以便坦率地答应了。

她似乎对此很满意,哼了一声,好像在表达再没有别的事似的,用力推了真昼后就跑走了。

真昼愣在原地,目送着她摇晃着书包离去的背影,做出了「真是厉害」的感。

虽然是个没有深入联系的孩子,但真昼一直以为她是个很文静的孩子,没到她个还挺激烈的。

意外地改变了对她的评价后,真昼一如既往的迈脚步踏上了回家的路。



「大小姐,如果喜欢的对象快要被抢走的话,可能会变得很有攻击哦。尤其是年轻的时候。」

没有恋爱经历的真昼不太能理解她的心情,于是和正在做家务的小雪说起了放学时发生的事情,小雪便带着苦笑温柔地这回应。

并不像是在责备真昼,而是用温柔地语气这么说着,让真昼更加搞不懂了。

真昼完全不理解,为什么恋爱之后就会变得很有攻击。甚至会着,要是伤害到了别人该怎么办。

「就算是觉得快被我抢走了,但我其实根本没有要的意思啊。」

「大小姐的话真是辛辣啊。」

实际上没有这么行动的必要,真昼看向小雪,但她依旧只是苦笑着。

「恋爱的话,就会害怕自己喜欢的人变成别人的东西。如果自己要的东西在眼前被夺走的话,就会充满不安,所以才会希望那个可能会抢走喜欢的人的对象表示退让吧。」

「也就是说,是牵制吗?」

「就是这么回事。」

这的话,就能理解她这行动的理由了,但还有更让人搞不懂的部分。

「可是,铃木同学本来就不是那孩子的东西吧。我不能理解「不要抢」这个词的含义。那孩子是从什么时候始有权利说出这话的呢?」

她的语气简直就像是在说铃木属于自己一,这让真昼感到很不可思议。

在印象中,她和铃木也没什么集吧......真昼试图搜寻着记忆,但还是不记得她曾经有过主动向铃木发起进攻的行为。尽管看到过她战战兢兢地向铃木搭话,但也就仅限于此了。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大小姐一,能够把事实和情感分来思考。说不定哪天大小姐也会明白这心情的,所以话不能说得太难听。还有,如果说不要的话,可能会招致反感,所以把它留在心里就好了。」

「理由是?」

「不要我要的东西是什么意思?我说我要那些东西,你是不是在看不起我?大概就是这感觉吧。」

「对方都叫我不要抢了,但是我说不要的话却会生气,真是奇怪。」

「毕竟是人嘛。」

小雪的人生阅历远比真昼丰富,如果小雪这么说的话,那就是这吧,虽然如此,但真昼的心里还是冒出了一个法,那就是绝对不能和过于被情感牵着鼻子走的人往。

「不被抢走,和把情感砸向对方是两码事。大小姐,你明白的吧?」

「是。」

「很好......如果大小姐也有喜欢的人,应该就会明白,喜欢的人看着其他女生时的不安了。」

「......喜欢的人。」

即使小雪这么说,但真昼很喜欢的人还并不存在。

在真昼构筑的人际关系中,最喜欢的就是小雪,但对小雪的喜欢也不可能是因为恋爱感情,也不曾象过能对异抱有超越小雪的好感。

真昼也在书上看到过女生心智的发展比较快之类的话,但实际上,在真昼看来,同班的男生看上去都很孩子气。并不是说看不起他们什么的,但他们的行为相当直率和冲动,接触起来相当累人。

本来真昼就意识到自己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所以更觉得差异太大了,完全没办法亲近对方,应该说是,感到不和谐吧。

所以真昼没办法象出自己会遇到的喜欢的人,但长大之后说不定能做到呢,所以真昼打算注意小雪所提醒的事情。

「就算有了喜欢的人,我也避免和他人有集。」

「确实呢。而且,如果被喜欢的人看到自己对着别人抱怨的子,说不定就很难和那个人亲近了吧。」

「是很难。」

「如果有人说喜欢大小姐,而且那个人只是因为自己自的情感,就和大小姐关系很要好的人发生强烈的冲突,大小姐会怎么呢?」

「我会远离那个人。」

不管怎么说,真昼都不会和这人搞好关系,真昼也看明白这点。

「说的也是。毕竟很可怕嘛。」

「是的。」

无法珍惜他人的珍惜之物的人,根本无法相信他能珍惜自己。

大概能够猜到,对方会擅自以珍惜所谓「重要的事物」为由来伤害自己,所以真昼也不打算和那人亲近。

到这里,不论铃木是否真的喜欢真昼,那个以喜欢为由攻击真昼的人,对真昼而言都是有害的吧。

知晓了她因为嫉妒的情绪而变得有攻击的原因,所以真昼并没有生气,但真昼同时也觉得,她是不是没能活用那所谓狡猾的方式。

「虽然很不可思议,但为什么只会指责别人狡猾,却不愿意努力让喜欢的人喜欢上自己呢?只是指责他人狡猾,就能让对方喜欢上自己吗?」

如果觉得真昼做的事很狡猾的话,那么也像真昼这做不就好了吗。难不是应该努力地让对方回头看向自己吗。

虽然不能断言她没有努力过,但从真昼看来,她几乎从不主动表现出努力让对方喜欢上自己的子。并没有积极的向对方搭过话,也不像是有在试图理解对方的喜好。

这就能让别人喜欢上自己吗,即使是不懂恋爱感情的真昼也觉得这很困难。

「唔。大小姐不能和别人说这些哦。」

「是的。因为是小雪阿姨,我才会说的。」

就算真昼再怎么受欢迎,在迄今为止的人生当中,真昼也已经意识到,如果说出这话,就会被他人所排斥吧,尽量不去刺激他人的神经,这才能扮演好孩子的角色。

虽然知刚才的疑问不能直接和本人说,但是真昼一个人无法明白这个问题,所以只好去询问既成熟又能信任的小雪。

对与真昼来说,努力是理所当然的,虽然在努力的过程中可能会感到痛苦,但努力本身并不痛苦。

正因如此,真昼才感到不可思议。

毕竟是人际关系,姑且不论能否成功,但如果不努力的话对方甚至都不会看自己一眼,为什么要在努力上懈怠呢。

只是说要,就可以得到了吗?

而且,就算只有一点点——真昼不论如何都要,却不管怎么努力都得不到的爱,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为什么他们总着追求更多的东西,却认为自己不需要付出任何的努力,只是要就可以得到呢。

真昼不禁这么。

不知是不是察觉到了真昼复杂的心情,小雪只是静静地微笑着,像是和真昼对视一,弯下腰来看着真昼的脸。

「大小姐会理所当然地努力,所以可能不会理解吧。」

连真昼都看得出来,她的语气中含有一丝近似于怜悯的苦涩。

「为了不知能否实现的愿望,不管再怎么痛苦都会努力的人,远比大小姐象中的要少得多。坚持不懈的努力,也是一才能。」

「......才能。」

「人们总是着什么都不做,是不是就会有好的事情发生,轻而易举的......事情就能朝着所期望的方向发展。」

「有这么好的事吗?」

「嗯,是的。碰巧偶尔发生了好的事情,也是有可能的。问题是,接下来该怎么做。人们总是认为降下的好运会一直持续下去。因为当时是那,所以接下来也应该是那......靠着一次的幸运体验着好,却再也不为了追求这份好而努力,最后什么也没有得到,不花费时间的话,就永远再也得不到任何东西,这也是有可能的。」

似乎像是在哪里听到的童话故事,但不知为何,听起来总像是实际发生过的事情。

真昼静静地听着那柔和却带着教导意味的尖锐的话语,小雪微微一笑。

「虽然离题了,但大小姐是个能够坚持不懈地努力的人。我认为这是很优秀的地方,也是值得骄傲的优点。」

虽然不能以此要求别人也付出努力就是了,小雪补充着,握住了真昼的手。

真昼并不讨厌这,反而感到很高兴,一定是因为在真正意义上,真昼无法向任何人伸出手吧。只有小雪知真昼那不加掩饰的情感,对于真昼而言,只有小雪的触碰才会让真昼感到舒适。

「大小姐要是有了喜欢的人的话,一定要努力地让对方回过头来哦......我觉得适合陪伴着大小姐的对象,应该是非常出色的人。优秀的人更容易吸引众人的目光。如果不用手去抓住他的话,可能就会擦肩而过了。你不会愿意的吧?」

「......是的。」

是这,虽然点了点头,但还是完全无法象。

真昼无法象出自己身旁的喜欢的人。

本来就不会有人陪伴着自己,所以没体会过那的光景,这么说更加准确。

「但是,如果有喜欢的人的话,对吧。我不觉得自己能找到。」

「大小姐的理是怎的?」

「......能和我成为家人的人。」

口而出的话让小雪的脸色一沉,似乎是在后悔自己不该问这个问题。

真昼也是一,最重要的小雪最关心的是真昼父母的问题,对家人这个词已经变得很敏感了。

真昼已经快要放弃了,不论再怎么恳求,也不论眼泪都已经哭干,不论再怎么纠缠着他们,这两人都不愿意回头看看真昼。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