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话 优秀的旁观者

真是糟糕透了,真昼将话语吞了回去,在心里这嘀咕着。

刚起床的时候就感到了身体有些异,去到学校之后就明白了这次身体的状况非常的差。

真昼感到脑袋就像是被放了重石一沉重,思维也比平时更加迟钝,每当移动的时候,下腹就像是被钝器击中了一,有时则像是被针刺了好几下一疼痛,而且身体也比平常更烫,疲惫的感觉总是缠绕着全身。

虽然为女生天生就会出现这状况,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但是加上受到荷尔蒙失衡的影响,真昼感到非常烦躁。

尽管感觉情绪不太稳定,但勉强还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真昼一边办法用理来平复自己的情感,一边轻轻的叹了口气。

幸运的是,与那些在世间传闻的会让女发出悲鸣的情况相比,真昼的状况还算是轻松,只要药效发挥用就可以正常活动了。

要是再严重一些的话,就应该立刻去医院了,现在的状况还没到无法忍受的,会影响日常生活的程度,最多是属于让人感到不愉快的范围内。

虽然这时候真昼就会后悔自己是女,但这也并不是她可以选择的事物。

总之吃了药之后,不舒服的感觉没有表现在脸上,度过了在学校的时光后,好不容易获得自由时间的真昼,选择了直接回家的时候眼睛都没眨一下,为了在精神上可以平静下来,所以真昼就安静的,老实的在周的家中度过了一段时间......过了一会,提着购物袋的周,刚一回来就目不转睛地盯着这里。

「回来的可真早啊。」

「不好意思,今天麻烦你去采购了。」

「不会,没关系。只是,从你的反应来看,我在你应该很早就回来了。」

确实,这次回来得相当早。

虽然也有身体不适的原因,但总的来说真昼不太喜欢周围有人,所以为了满足安静休息的望,她走得很快。

在周回来之前,真昼又吃了一次药让自己平静下来,但痛觉并没有完全消失,药效也没有那么快,所以迟钝的身体伴随的倦怠感和肚子的钝痛从深处渗出来,折磨着真昼。

「我今天在家悠闲地休息一下。」

真昼微微的笑着,把手放在肚子上,似乎是要掩饰腹部的疼痛和不适,周则是紧盯着真昼。

那眼神,似乎是在探查着什么。

「怎么了吗?」

「不,没什么。」

周摆出一副沉思的子,然后把在超市得到的战利品收进冰箱,真昼松了一口气,呆呆地看着周忙碌的身影。

看上去他已经很熟练了,干脆利落地将食材放好的周回过头来,隔着柜台喊了一声「真昼」,于是一直靠在沙发上的真昼便将身体挺直了。

「我要烧水了,要喝点什么吗?」

「欸,啊,好的。」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建议,真昼没有仔细思考就点了点头,但周似乎没有注意到真昼那有些不对劲的反应,用比平时更加柔和的眼神看了过来。

「我自己泡的可以吗?」

「哎呀,周君是请我喝亲手自制的饮料吗?」

「是这的。那我就自己泡了。」

光是能为真昼泡一杯热饮就已经很感谢了,所以就把这些全都给周了,并没有特别在意。极端的说,就算只是倒一杯热水,只要等它慢慢冷却下来慢慢地喝就好了。

因为不太动,所以就把事情全都给周了,真昼又将体重全部给了沙发的靠背,听着热水壶渐渐增大的声音,不知不觉间,周就已经回到了客厅。

他的手上拿着一个杯子。

正在真昼心中冒出欸的疑问时,伴随着一声「来」,杯子就已经被真昼拿在手上了。

有着双层隔热的杯子里,装着的是淡黄色的体。

看上去好像掺杂了一些像是纤维的东西,但周具体泡了什么东西,真昼也不清楚,刚才心不在焉的,没仔细去看周都放了些什么。

稍微倾斜了一下杯子,杯子里的体似乎有些粘稠,非常悠闲地流动着,或许是刚才被搅拌过的缘故,纤维状的东西就像是被丢进洗衣机里的衣服一,旋转地跳着舞。

「......这是?」

「蜂蜜生姜汤。蜂蜜和生姜都可以很好的暖暖身体。」

说着,周把从挂在餐厅椅子上拿来的毯子轻轻地披在真昼的肩上,然后把一个神秘的袋子放在了真昼的膝盖上,这让真昼感到十分困惑。

手上的杯子传来了柔和的温暖,加上腿上的温暖和沉重感,让人感到安心,真昼抬起头看向周表示出困惑,但周还是保持着一副温和的表情。

「先放在肚子上。」

当真昼意识到那个袋子是热水袋时,她的声音差点漏了出来。

重量和稍微倾斜时就会发出的声音,让真昼察觉到里面装的是热水。

刚才说的「烧水」,本来就是为了热水袋吧。周本人那份的饮料也不像是在厨房,这就表明只是为了热水袋和真昼的饮料才会这说吧。

坐在旁边不远处的周,脸上看不出什么严肃的表情,有的只是平淡中略带担忧的眼神。

「还是保持舒服的姿势比较好。喝完之后要躺下来吗?」

「不,不,没到那程度。」

周随口说出了自己早就察觉到真昼身体不适的事实,摆弄着遥控器调着温度,让真昼明白自己完全被他看穿了。

「那个,你,你怎么知的?」

「......你的氛围就给人一身体不适的感觉,还把手放在肚子上。怎么说呢,如果你定期感到不舒服的话,我总会猜得到。」

周这尴尬的解释,不知为什么,他的脸上带着些许歉意。

应该感到歉意的应该是被周察觉到,又让周担心的这边才对吧,但周似乎在意着什么。

「真,真是对不起,我太恶心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

「哎呀,那个,被异知这事情,还被关心了,大,大概会觉得很恶心吧。」

有些人不喜欢被莫名其妙的关心,也有那讨厌被别人注意到这些的人,听到周这么说,真昼也能理解周在犹豫什么。

至于真昼,虽然对周很早就注意到这件事感到很惊讶,但并不排斥,也能理解。

说起来,本来就已经和周相处了相当长的时间,自从意识到自己喜欢周以后,每当放学之后真昼基本上都会呆在这里,除了洗澡和睡觉以外,说大部分时间都在周家里也不为过吧。

一起度过那么长时间的话,果然定期不舒服在什么地方被注意到了也不奇怪。

虽然能理解周的担心和不安,害怕自己会被远离,但从真昼的角度来看,周有切实地在关心真昼,这的安心感更加强烈。

「......如果被不认识的人知的话,心情会不太好,但就算被一起生活的周君知也无所谓。毕竟是我自己不小心表现出来的。」

「你一直在避免表现出来吗?」

「本来就是每个月都会感到疼痛,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如果表现出来的话,会让人费心吧。」

不管怎么挣扎,定期的身体不适也是没办法改变的事情,真昼接受了这个无可奈何的事实。

因为已经习惯了疼痛,所以有其他人在场的时候,真昼会努力地不把这些从表情和动之中展现出来,但是到头来还是被周看穿了,说不定这些只是白费力气罢了。

虽然尽可能地不让周为自己担心,但在他关心自己的时候却又会感到喜悦,真昼抱着这矛盾的心理,看向了一旁的周,发现他正在用一本正经的表情看着真昼。

「那当然,怎么能不关心身体不适的人呢?因为我的母亲是个很认真的人,从她那里我学会了很多......只要有我能做的事,帮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这个时候,可以说是周的教养很好吗,这让他善良的本质变得更加耀眼。

周的父母对周的教育非常出色,在半年左右的相处中,真昼深深地体会到了这件事。

虽然说话有些刻薄,但是周是个坦率温柔,观察力很强,总能随意地给予必要的帮助,不索求他人的感恩,理所当然地关心身边之人,照顾身边之人的人。

因为对自己缺乏自信,所以对于自己的事情很随便,这些是缺点,但在改善之后也可以变成优点吧。

周懒散的部分最近也改善了很多,即使还没达到目标,真昼也希望可以帮忙弥补一些,对于真昼而言,他就是一个很理的对象。

「这也是周君的优点呢。」

「不,很普通吧......如果我的身体不舒服的话,真昼也会强行把我弄到床上去吧。」

「唔,这个嘛。」

「对吧?」

真昼看着不知为什么自信满满地挺起膛的周,忍不住笑了出来,但腹部传来一阵剧痛,让真昼的身体瞬间僵硬了一下,周一看到真昼这副模,随即换上了沮丧的,带着不安的眼神,担心地看着真昼。

「如果真的很不舒服的话,还是回家躺着比较好。我觉得你应该安静地睡一会。但是,感到痛苦的话,独自一人会难以忍受吧......身体不舒服的话,有时候会讨厌被人打扰,有时候又会感到不安,所以我让真昼自己来判断怎么做比较好。」

看到真昼露出了困惑的表情,周急忙嘀嘀咕咕地小声解释,真昼则是捂着嘴笑了。

周总是这关心着真昼,温柔地提出建议,让真昼感到钦佩。

「......现在,还是,呆在一起比较好。」

现在的话,真昼感觉可以坦率地撒娇了。

原本,为了不给周添麻烦,应该尽快回家才是,如果是刚和周有来往的时候,真昼应该会找些理由回家吧。但是,现在的真昼,打算依赖一下周。

真昼再次切身体会到,名为周的存在,已经进入了真昼内心柔软的地方,给予着她温暖,这让真昼莫名感到心里有些痒痒的。

「......并不是特别难受之类的,只是活动起来会感到不舒服而已。」

「嗯。今天我来做饭吧。」

「......周君吗?」

「给我吧,因为师傅很优秀,所以我也能稍微做一点。」

「呵呵,也有学生很优秀这个原因吧?」

「真昼教的真的很不错啊。」

周虽然这么说,但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周学习的效率很高。

刚认识的时候,周不是把蔬菜炒焦了,就是把蛋卷加热过头而导致破烂不堪,但只要给他做个示范,然后再加上一些理论指导,他马上就能吸收了。

周本来就是学习能力很强的类型,只要明白了料理其实和化学是差不多的东西,他很快就加深了对料理步骤的理解。

虽然技术还比较拙劣,但现在周时不时会自己试着做一菜,每天都会在真昼的帮助下磨练自己的厨艺。

因此,对于让周来做饭这件事上,真昼并不担心。

「有什么吃的吗?」

「......我现在没什么食,只要是热的,不刺激的就行。」

「知了。我会用冰箱里的食材努力的。」

「你成长了啊。」

「毕竟有在认真地学嘛——」

「呵呵。」

光是这轻松愉快地谈,身体的倦怠感就缓和了。

周也刻意让自己说话的语气变得朗,似乎是将真昼的注意力从疼痛上转移。实际上,像这的对话,确实让真昼觉得心情放松了下来。

「......你吃过药了吗?」

「嗯。」

「这啊。还有让我做的事情吗?」

被这温柔地询问,真昼感觉自己就要一直撒娇下去了。真昼稍稍犹豫了一下,但周却对着她发出了恶魔般的低语「怎么撒娇都可以哦。」真昼小声吟了一下,然后瞥了一眼周。

「我,稍微睡一会。但是,不,不是很,回去。」

借床的话实在是不太好意思,所以真昼打算在沙发上稍微睡一会,但周却眨了眨眼睛。

虽然可能会冒出「竟然在异家里睡觉」这的吐槽,但坦白地说,真昼已经在周的家里睡过好几次了,而且对于身体不舒服的人,周也不可能做出些什么,这是在完全信赖的前提下的请求。

心着会不会被他嫌弃,真昼怯生生地看了周一眼,他的脸上露出了困扰的微笑,但那似乎不是在表达厌恶,而像是感到有点难为情。

大大的手掌轻轻的落在了真昼的头上。

「没关系,你好好休息吧,我会陪在你身边。」

「......好。」

被包裹在温柔温暖的声音当中,真昼缓缓闭上了眼睛,靠在了身旁的周的胳膊上。

虽然感觉到周的身体在一瞬间颤抖了一下,但真昼并没有离的打算。

(你说过会陪在我旁边的吧)

既然这,这程度应该没问题吧。

从触碰到的地方传来的热量,让真昼感到心情舒畅。

只要稍微把脸转向周,就能闻到周身上已经完全习惯了的清爽的薄荷的香味,清香柔软的肥皂的香味弄着真昼的鼻腔。

柔和而沉稳的香气让脸颊放松了下来,真昼就这享受着幸福的温暖,渐渐失去了意识。



从充满温暖的梦境中醒来的真昼,缓缓抬起了沉重的眼皮,掀瞳孔的帘子,视野却被一片灰色给遮住了。

比平时要迟钝的多的脑袋,迷迷糊糊地要追溯自己直到刚才都在做些什么,好像是打了个盹来着,真昼迟迟的回起这些,却不知眼前的东西究竟为何物,于是真昼缓缓地抬起了她的脑袋。

黑曜石般的光芒,进入了真昼的视野。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