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话 只属于两个人的秘密

真昼一个人抱着膝盖坐在浴缸里。

因为着接下来的事情,各场景在真昼的脑子里浮现,所以此时她正拼命的忍着要大叫的冲动。

(虽然是自己主动提出来的)

「......今天,不回去也可以吗......?」

这是文化祭最后一天的晚上,真昼鼓起勇气传达给周的话,虽然周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接受了。

周应该也明白,这次与在周老家的那次的情况有所不同,真昼是以恋人的身份,抱着要共度一夜的觉悟所提出来的。刚往的时候周会满脸通红地全力拒绝,这次却是在犹豫之后接受了。

也就是说,他是如此的深爱着真昼,这的求难以继续忍耐下去了吧。

真昼明白自己对这事并不敏感,为正值青春期的少女,她在这些方面也稍显无知,但也并非完全什么都不知。

真昼理解身为男的周对自己怀有怎的望,以及他拼命压制这些望的行为,真昼也愿意接受这些理所应当的求。

正因为喜欢,周才愿意忍耐着这些和真昼一起过夜,当然,做出那行为的可能也会增加。

真昼知,要是忍耐着的求挣出来的话,自己转眼间就会被吃的津津有味,

但觉得这也没关系,所以真昼才希望能和周一起度过。

(......虽然不是着急地做那事)

一起自己说过的话,真昼就害羞地不自觉地把嘴巴沉进浴缸里,把羞耻心掺在呼吸中吐了出来,但是自己说了不得了的话,在慢慢地理解了现状之后,让她更加害羞了。

之所以让周先出去,真昼自己还留在浴缸里,是为了保养身体。

虽然说起来的话平时的保养就是这的,但从周的角度看来,被认为是干劲十足也不奇怪。

虽然任何人听起来这都像一个借口,但真昼并不是因为要做出那相爱的行为才提出过夜的请求的。

只是因为在他旁边感受温暖,弥补文化节上周成分的不足,这的心情很强烈,但并没有要做出那行为的意思。

只是理解了两个人的关系,接受了可能会出现的身体和心灵都被爱的结果而已。

「......呜呜」

尽管已经做好了觉悟,但涌上心头的羞耻感还是没办法抑制。犹豫不决的吟声模糊在浴室中回荡。

真昼也是正值青春期的少女,并不是完全没有幻过这事情。

在互相接触的过程中,真昼也察觉到周偶尔会不自然地挪身体的理由,有时也会有那个部位在彰显存在的实感。

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个,真昼稍微象了一下被周吃掉的情形。

真昼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情报,知识最多只是来源于保健教科书和向千岁借来的少女漫画而已。虽然知做那事情的具体方法,脑中却没有出现对应的影像。

凭借着没有实感的认知,真昼所能象到的,不过是触碰身体,赤着抱在一起或是裹在床单里之类的情景。

即便如此,对真昼来说还是相当刺激的,足以让她的脑袋爆炸来。

一到还有更多更进一步的事今后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真昼的心跳就静不下来。

真昼忍不住按着口,感受到丰满的触感的深处的剧烈的跳动。

因为意识到给心脏造成负担的情感中,紧张和期待的心情各占了一半,所以羞耻心依然在从内心燃烧着真昼的身体。

(......我回应,但是)

真昼深知周是非常细心和谨慎的人,也明白他是因为尊重真昼才没有出手。

她也明白,周隐藏起来的望并非出于单纯的,而是他对真昼发自内心的爱。

正因如此,真昼才会要回应周,把一切都付给周,要自己的身心都被爱着,要成为周的东西。

话虽如此,真昼还是不能断言自己完全不会抵抗。

(......我,我知如果不快点出去的话,周君会很困扰)

在真昼犹豫不决的时候,周只能在客厅等待着。让周等着她并非真昼的本意。

心脏到现在还没有平静下来,她告诉着自己总会变成这的,然后离了浴缸。



把缠在身上的水珠轻轻地吸进毛巾里,然后涂抹身体,脸部的皮肤也做一些护理。

要是很卖力的话,就太明显了,所以只是进行了一些常规的保养,但在检查身体的时候会很仔细也无可奈何吧。

洗完澡后,一边检查着刚清洗过的肌肤,一边偷偷瞄了一眼篮子里的换洗衣物。

真昼带了两换洗的衣物来。

一是预测到周会喜欢的类型,及膝长度的睡衣和蕾丝的针织衫。

虽然露出了领口,但衣服主体的布料并不透明,顶多是稍微强调一下身体线条的程度而已。再加上穿着针织衫,可以防止暴露。

从周平时的子就可以看得出来,他喜欢这类型。比起露骨地展现那些强调别的地方,周更喜欢适度低调保守的衣物。

没错,他喜欢清纯的类型。

(所以,我应该把这些封印起来比较好。)

真昼瞥了一眼藏在最下面的那件衣物,在心中编织着借口。

事实上,为了这时候还准备了一套衣物。

这是真昼在千岁说着「邀请的时候有一件也不亏」的强烈推荐之下购买的,和刚才的睡衣完全无法相比的煽情的睡衣,或者说内衣套装,只要真昼还正常的话就绝对不会穿吧。

布料本就是透明的,只要稍微挪动一下就有可能暴露出本该隐藏的地方,那的构造实在是太不靠谱了。

不管怎么,要是真昼穿着这件衣服出现在周的面前,他一定会被这充满干劲的模吓到吧。

再说了,怎么能穿这么羞耻的东西呢。

虽说是因为被千岁推了一把,但真昼还是觉得把这件买下来的自己很愚蠢,同时也害怕要是能让周很心的话,自己就会穿上。

(今,今天就穿针织衫吧)

看着自己买下的那件衣服,真昼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太下流了,于是赶紧把目光从它身上移,拿起了那件普通的睡衣。



到头来,选择普通的睡衣才是正确的吧。

周一如既往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抬起了头看着走过来的真昼,脸却红的像要烧起来似的,已经没办法用刚洗过澡来解释了吧。

看到真昼的身影后,周显而易见的松了一口气,大概是在担心千岁有没有教唆奇怪的事吧。

(虽然被千岁推了一把......)

幸亏没有穿那件。

换做是那件衣服,周肯定不会和她对视。再说了,真昼本来也没有自信能穿着那件衣服出现在周的面前。

虽然真昼不讨厌周这参杂着安心和些许兴奋的视线,但是穿着睡衣在明亮的场所被人看见,还是会让她觉得难为情。

虽然周在老家也见过真昼穿睡衣的子,但那个是平时在家里确实会穿的,选的也是那几乎没有暴露的款式。虽然那也有点难为情,但和现在这身打扮根本没法比。

因为周的视线沿着真昼身上的衣服来回移动,让她不由得缩起了身子,但本就是为了让周看才穿过来的,所以也没有隐藏什么。

「奇,奇怪吗?」

从周的反应来看,真昼知他没有这个意思,但还是没忍住问了一下。

周似乎误以为她的心里很不安,缓缓摇了摇头说着「不,很可爱,很适合你。和在老家的时候不一啊。」一边说着,一边悄悄地观察着真昼的子。

「在,在老家穿这衣服实在是不太好吧。那个,因为只是给周君看,所以就,可以说是努力了一下吧。」

说是为了周,但也不完全是。周会不会感到高兴呢,会不会被这些东西吸引呢,真昼承认自己确实有过这的法。

尽管只是在心里了,真昼也觉得这理由实在太过羞耻,不由得害羞起来。周听到真昼这解释,他也害羞地垂下了目光。

虽然知彼此都很害羞,但如果再这下去的话,似乎就不会有什么进展,于是真昼在犹豫了一会后,坐在了周的身边。

身旁传来了一股有些僵硬的气息。

但是真昼也和周接触,更多的呆在周的身边,所以她便怯生生地靠在了周的身上。

平时的话应该会更自然一些吧,而现在她的动却稍显僵硬,或许是因为不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而导致的不安与期待,给身体带来了紧张感的缘故吧。

虽然周也绷紧了身体,但他好像努力要摆出一如既往的态度,不逃避地接受真昼,这让真昼的内心升起一可靠的感觉。

「......老实说,我本来还在你要是穿了很厉害的睡衣来该怎么办。」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真昼的身体瞬间颤抖了一下,这也是没办法的吧。

「其实我稍微考虑过。」

与其说是考虑,不如说实际上购买了并且带过来了,但那个对当事人实在是说不出口。

「我说啊......」

「但是,那个,要,要是做得太过的话,周君会不会嫌弃我下流。」

真昼把心中所的理由吞了回去,但或许周其实很期待吧。

即便如此,在可能成为第一次的日子里穿那么华丽煽情的衣服还是很难为情,真昼小声地说了句「真是的」,一边回着和换下的衣服一起藏起来的睡衣,也可以说是内衣,或者说是最早没打算藏起来的那件,一边喃喃自语着。周似乎也象到了,脸上的颜色变得更深了。

「我不会嫌弃真昼的,因为我知这是真昼为了让我高兴才选择的衣服。」

「我,我才不会穿的。」

「不会穿吗?」

「你希望我穿吗?」

周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失望,真昼忍不住反问了一句。

(......觉得这对周君的刺激太强了。)

布料面积自不必说,更重要的是,平时本来会隐藏起来的部分,在这构造下会被人看到,光是到这一点,真昼就觉得自己快要昏倒了。

他大概是在象着那轻飘飘的东西吧,虽然真昼认为那也是太过激烈的衣服,但这次真昼带来的东西,只要有看的意愿,很轻易地就会暴露出皮肤。比周所象的还要激烈吧。

「哎呀,总有一天......那个,我会希望你能穿的。如果你愿意穿给我看的话,那时就让我好好看看吧。」

「......总有一天。」

「嗯,总有一天......现在不用勉强哦。」

看到周有要看的法,真昼松了口气,但是他很轻易的就退让了,又让真昼感到心情有些复杂,但心中还是很感激周愿意尊重自己。

这的话,身为男真的没问题吗?真昼歪着头,向周投出了这的视线,对于周摆出的不理解的表情,真昼只好回答「什么事都没有」。

看到这的真昼,周微微一笑,用那双大手包裹住了她的手掌。

虽然真昼知这是周让她平静下来时会做出的动,但因为目前状况特殊,她的身体出现了一瞬间的僵硬,但柔和的温暖立刻就传了过来,将她的僵硬融解了。

周无言地向真昼传达着不用太过在意的意思,让真昼的心里暖洋洋的,嘴角也慢慢的弯曲了。

虽然心跳不已的事实没有改变,但与其说是会让心脏感到疼痛,不如说是让其微微收紧了,引导着悲伤与幸福的温柔的感觉。不可思议的是,虽然真昼的头脑依然十分清醒,却矛盾地感觉到自己像是被融化了一。

总之,周对真昼很珍惜的事实已经非常清楚地传达给了真昼,真昼怀着这幸福的心情,将头靠在了周的身上。

她将视线投向了不断播放着毫无抑扬顿挫的声音的电视。

在画面的另一头的人,抑制着自己的语调,用清晰易懂的话语解释时事问题,但是什么内容都没有进入她的脑海,大概是因为身旁的存在吧。

周的重心也悄悄朝真昼方向倾斜过来,与其说是靠着,不如说是有点撒娇似的粘在一起才对。

两人一起听着新闻播音员发出的平淡的声音,度过了一段安静的时间。

狂乱的心脏恢复了平静,感受着彼此的体温,提供了愉快舒适到让人要打盹的环境。

扑通扑通,真昼的心跳又恢复了熟悉的感觉,她正确认着身旁的周的体温和手指的触感,突然,包裹着真昼的手指稍稍改变了触摸方式。

直到刚才为止,都像是为了让真昼恢复平静而用手包裹着她,而现在已经不再是包裹的形式了。仿佛是在寻求什么,周将手指滑入指缝,捕捉住了真昼。

那动与其说是不放,倒不如说是不愿离,对于这一动,真昼决定静静的用回握周的手来回应。

「......差不多该睡觉了吧。」

听着轻轻落下的温柔的声音,真昼再次静静地握紧了周的手。



没有被周催促,也没有被周引导,而是按照自己的意愿主动和周牵着手走进卧室。

虽然早已下定了决心,但为了掩饰无论如何都会涌上心头的紧张感和羞耻感,真昼环顾了一下这个她平时没怎么仔细观察过的房间。

自从和真昼扯上关系之后,周就始认真打扫房间了。

或许也有里面本来就没什么东西的原因吧,这个房间确实变得十分干净整洁。

或许是格使然,房间里几乎没有装饰品,最引人注目的是放在地板上的,在春天俘虏过真昼的让人堕落的懒人沙发,以及放在用于学习和工的书桌上的毛绒玩具。

这是在先前黄金周约会时,真昼挑战了好几次而最终获得的的努力的结晶。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