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话 你应当称呼的名字

基本上,真昼对任何人都不会不使用敬语。

不论是比她年纪大,还是比她年纪小,她的这态度都不会发生改变。被老师,同学和低年级的学生搭话的时候她会使用敬语,对店里的店员,邻居,甚至是迷路的小孩,她也会以同的方式对待。

那么,特别的对象又如何呢?不论是对最亲近的朋友千岁,还是对身为男朋友的周,她说话的方式都没有改变。



「真昼对任何人都会使用敬语啊。」

周对此觉得不可思议,晚饭后便忍不住问了一下。真昼摇晃着细长的睫毛,连连眨了好几下眼睛。

因为问得太突然了,让她感到了困扰,周觉得很抱歉,但话已经问出口了,现在再后悔也已经为时已晚。

真昼并没有表现出特别不高兴的子,笑着说着「是啊,因为太过习惯了,不怎么会去注意就是了」然后喝了口红茶。

「使用敬语是有什么理由吗?」

既然如此,周又追问了一个令他在意的事情,真昼静静地将杯子放到桌上,像是在稍微沉思似的垂下了眼帘。

「嗯......理由有点难以启齿。」

「难以启齿?」

「很大程度上单纯只是为了听起来比较礼貌吧......也因为我和人保持一些距离感。」

真昼一副难以启齿的子,可能是感受到了周的视线,她垂下眉梢,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这,如果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流双方就会相互接近吧。不论是物理上还是心理上。」

「这倒是没错。」

「我希望自己能留有很大的人空间,所以就算彼此的情在某程度上变好了,如果被人踏入人空间的话......就会反地退缩对吧。」

「也不要我踏进去吗?」

「没,没那回事!而且如果我讨厌周君进入我的人空间的话,我根本就不会坐在你身边吧!」

说实话,周早就知真昼会否定,但是真昼的否定比象中的强烈得多,让周有些被她的气势震住了。

「那个,我没有要和周君拉距离的法......怎么说呢?如果我不希望周君继续追问的话,会用言语表达出来的。只是因为习惯了而已。」

周理解了真昼说什么。

基本上真昼属于善于际的,对任何人都会面带笑容,但本质上却比较内向,是喜欢安静度日的类型。在下的生活里,这的倾向很明显,可以看出她不太喜欢接近别人。

和周在一起的时候也不总是在聊天,彼此安静的做着各自喜欢的事的情况也很多。就算周呆在她的身旁也不会被拒绝,她反而感到高兴,因为周是特别的,并不是对任何人都一。

这的真昼,对别人侵犯能让她安心的空间的事很敏感,这是可以理解的,或许是防卫本能之类的东西在起用吧。使用敬语是刻意为之的,对真昼来说就像是一堵墙吧。

「目的是为了牵制他人,这理由太不可爱了吧,真的。」

真昼板着脸叹了口气,捏着侧发在手指上绕了一圈。

「我相当扭曲啊,对吧?」

「从男朋友的角度来看,我觉得你很坦率,很容易理解。」

「......很扭曲吧。」

「害羞了。」

「请不要捉弄我。」

真昼红着脸,对着坐在旁边的周的大腿发动了微弱的攻击,虽然周不觉得真昼有哪里扭曲,但她自己似乎十分坚信自己很扭曲。

「......我倒是觉得没有纯粹的友谊。」

夹杂着叹息的语气,比平时更缺乏抑扬顿挫的回答从真昼嘴里滑落。

「当然是有的,但我觉得人际关系是因为能得到某些好处才能维持下去。我不会片面的认为好处就是有某利益关系,精神上的好处也算在内,如果没有这些的话,我应该就不会待在你身边了。」

真昼的法有些极端,但也很好理解。

任何关系基本上都有好处与坏处,双方会在接受这些缺点的前提下维持关系。

所谓的友情,说穿了就是因为自己和那个人一起生活的话,可以获得快乐,幸福,平静等精神层面的好处,所以才会持续下去。对人品的不信任感,不快感,维系关系所带来的坏处等,要是超过了带来的好处,会断绝关系也是很自然的事。

虽然会被以居然用利益和损失来衡量友情为由而被批评,但到头来每个人都会下意识地以心中是否愉快来做出判断。

「虽然是自我意识过剩,但我觉得很少有人会抱着纯粹的心态接近我。虽然我知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但因为我在利用价值方面有优势,所以会被大多数人所接近。」

从刚刚始她就一直在叹息,知了这些话是源自她的亲身经历,周的内心便感到一阵刺痛。看得出来,对她而言,已经习惯于接受各善意和恶意的行为,周不禁咬了咬嘴。

她至今为止的友关系,是真昼为天使大人进行行动而留下的痕迹,但这一切都并不全是令人愉快的事。

「好一点的男生,就是希望能有人陪伴自己学习,或是和评价好的女生变得亲近,亦或是以此提高自己的声誉,不被周围的人排斥之类的。坏一点的话,该说是把女生们当了饰品还是战利品?就算被拒绝了,但是希望捡回和我的关系的男生,假装和我保持着和睦相处的关系......这的情况也发生过很次。」

真昼露出了稍微软绵绵的声音,可见她真的很辛苦,周便忍不住地摸了摸她的头,像是在安抚她。

真昼一起来就显露出了让人担忧的声音和表情,使周的心中充满了她真是辛苦的感。

周便也垂下了眉毛,于是真昼慌慌张张地表示「当然也有单纯的喜欢像这的天使大人而接近我的」,发出了稍微朗的声音,但从她刚才的表情来看,她在内心的苦战之后达到了看的程度吧。

「哎呀,所以我才会用敬语和言行举止,让所有人一律不要越界。不管对谁都一,如果有人硬要强行越界的话,自然就会被周围的人排除掉吧......虽然这事也不太好就是了。」

利用高人气的立场,反过来利用它来停止他人的越界行为。

这是一直以来苦于处理人际关系的真昼所掌握的处世技巧,也是防御策略吧。

「......真是,一直以来都很辛苦啊。」

「哎,我也没法否认这些加入了自己的主观法。如果要说我自我意识过剩的话,我是不会否认的。」

「不,看到你的人气,说是自我意识过剩什么的......」

现在大家都知真昼有恋人,所以还算冷静,但和周往之前她那受欢迎的模实在是太惊人了。

不分男女,真昼总是被人包围着,据本人所说不定期就会被人告白。虽然不到真昼一走,人群就跟着移动的地步,但周几乎没有看到她独自一人的情形。

但是,正如真昼所说,没有看到特定的亲近的人也是事实。看着她和千岁推推搡搡的情形就知,她和其他的学生都应该只是表面上的往吧。

「我现在没有那么在意了,现在我的周围都是温柔善良的好人。」

她笑眯眯的,笑容中看不出谎言的影子。

现在周的班级里,有许多比较理温和的人。体育节那些激动的人们似乎也都放弃了,并没有对周和真昼做些什么;至于女生们,则是莫名其妙的笑眯眯地静静守护着他们。

周和真昼能够平安无事的往,多亏了班里同学的理解,真是十分感激。

「说起来,一始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始使用的。」

「一始吗?」

「呃......该怎么说呢?这说的话,周君会更在意的。」

看上去是真昼更加在意,她用非常难以启齿的子支支吾吾地说着。周不明白她那么犹豫的理由,只是不断的眨着眼睛,真昼则是下定决心继续说:

「......说敬语的话听起来不是更像是优等生吗?」

周发出了啊的声音。

同时,后悔击中了他的后脑勺,心早知就不该问的。

「同龄的孩子学会了各说话的方式,在不考虑语言的意义和接受者的心理印象而说话的时候,用丽的辞藻,展现出温柔和礼貌的态度的话......至少在大人看来,会是非常好的孩子吧?」

真昼毫不在意周的声音,也不在意他脸上浮现出的后悔,继续说。

她的表情非常柔和平静,仿佛是在展示那个「好孩子」的笑容,让周更加后悔了。

「明明就没有回报。」

她曾经说过的话,在周的脑海里盘旋,挥之不去。

「当时的我,真的,为了好孩子的子被他们看见,为了被大家看见,就这刻意表现了。现在回起来,我觉得自己真是很扭曲啊。」

真昼一口咬定自己很扭曲,看到周沉默不语的子,她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然后用困惑而慌张的眼神盯着周。

「当然,我现在没有那意图,或者说是成了习惯而已。事到如今,我不会在对这件事有任何法了。」

她一定是很在意周的反应,才会这温柔地敷衍过去吧。周心着真是够了,从正面抱住了真昼的身体。

尽管真昼的身体僵硬了一瞬间,但她马上就放松了下来,依偎在周身上,让周觉得她就是如此的信赖自己。

「......不管用怎的方式说话,我都喜欢真昼。不是乖孩子也可以。」

「我,我知。」

「你再多知一些吧。」

「......好。」

周喜欢真昼的一切。

不论是现在真昼自虐般的「好孩子」的部分,还是严厉又对他人稍微有些排斥的部分,亦或是胆小却又害怕太过依靠他人而感到寂寞的部分,以及自称扭曲却无比善良,对自己戴着面具与人相处而感到愧疚的部分,全部都是周所喜欢的地方,所珍惜的地方。

周绝不只是喜欢真昼正面所展现出来的优点,把她身后的影也包括在内,周觉得都十分可爱。

周温柔地抱着她,抚摸着她的背,将心意传达给她。真昼则是害羞地在怀里扭来扭曲。

即便如此,她也没有逃,而是看上去很舒服的子,这也正是周被真昼接纳的证据吧。

「哎,哎呀,那个,周君似乎很在意,但理由不止这些哦?」

「不止这些吗?」

「是的。那个,我实际上是被小雪阿姨养大的,对吧?」

「......是的,没错。」

「啊,你不会打算在这地方沮丧吧!?」

回起真昼的成长经历,明明周不是她本人,却显得有些犹豫。看到他点了点头的子,反而让真昼始惊慌失措了起来。

「那个,从总是陪伴在身边的人身上学到东西很重要。小雪阿姨基本上都是用敬语。当然也因为她是被雇佣的一方吧......但她对任何人都是这。她的态度高雅又迷人,我模仿她,成为像她一的人。」

「嗯。」

光是知真昼的举动绝不只是为了成为「好孩子」,周就松了一口气。

越听就越能体会到,对于真昼而言,小雪的存在有多么的重要。

如果没有小雪的话,很容易就能象到,真昼不会成为现在的她,所以小雪对于真昼而言很重要也是理所当然的,但是能令真昼仰慕到这个地步,必是一个品格高尚,温柔善良的人吧。

虽然周从来没有见过小雪的子,但总有一天,周去见见给真昼指引方向的小雪,虽然不是周应该说的话,但他去向小雪谢。

如果让小雪看看真昼现在的子,周不知是否能让她感到高兴呢。

真昼对小雪展现出了极大的信赖,看见真昼身边这的人越多,周也就越感到心,脸上的笑容就越是松弛。

小雪大概是个非常好的人吧,周感慨着,抚摸着任由他摆布的真昼,突然他到了一件事。

虽然使用敬语的契机是小雪,但她使用的理由是希望得到父母的关注,因此摆出了好孩子的姿态,而且为了不让自己被损害,用这个方式在自己和他人中间建起了看不见的高墙。

既然如此,以现在的状态的话,应该也能离敬语才对。

「顺便问一下,这么说的话,你现在对敬语没有什么特别的执着吧?」

「嗯,是没错。」

「......用普通的语气会怎么?」

真昼基本上不会用随意的语气。虽然她偶尔会说出「笨蛋」或「真是的」之类的话,但措辞也并不会很随意,而是极为客气的。

对别人的称呼基本上也是某某先生,虽然会称呼周为周君,但真昼也还是没有直呼其名,只听对话的内容的话,会觉得很见外吧。虽然从声音方面就知没这回事。

「普,普通的语气吗?」

「是的。哎呀,那个......对男朋友的措辞也是敬语。我只是在,还没怎么听到过你用除了敬语以外的语气。」

「就,就算你这么说......」

周目不转睛地盯着真昼,只见她在怀里缩成一团,显得很为难。

「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让你为难的,只是有些在意而已。因为你总是用敬语,所以我很感兴趣。」

「真,真是的......笨蛋。」

真昼用头反复撞向周的口,就像是在表达害羞与责备一般,在努力惩罚了周一会后,她抬头瞥了周一眼。

她的眼神带着些许犹豫,或者该说迷茫,周觉得太过勉强她也不太好,便轻轻拍了拍真昼的后背,真昼缓缓地口说:

「......我最喜欢你了。」

小小的,微弱的,一句话。

时间只流逝了五秒,就是这简短的一句话。

然而,周的思绪瞬间变得一片空白,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将真昼的话吞了下去。

周抱着真昼僵在原地,一次又一次地将真昼的话装进脑子里,然后重复了好几次,直到理解为止。当他好不容易将真昼的话吞下去后,才发现真昼的动僵硬的像是没了油的机器,在怀里乖乖的看向他。

她像是过热了一,脸红红的,一动不动。

只有凝视着周的瞳孔中泛起水花,在光线的反下摇曳着。

那双眼睛,在周的注视之下染上了羞涩,她拉下了眼睛的帘子要隐藏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