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话 旁人眼中的两人

「周君,要不要去购物?」

和真昼往之后过了一段时间,某个休息日。

真昼和平常一来到周的家中时,周心地一边说着「欢迎光临」,一边出来迎接,真昼也打完招呼之后,她顺便这么提议。

在和周一起在前往客厅的途中,真昼就提出了这的请求,周便察觉到她大概真的很期待吧。

平时真昼基本上不太主动。她几乎不会直接提出要什么、做什么、去哪里之类的愿望,但除这些,她也会以「如果周君不讨厌的话」为头,委婉的提出一些小请求。

而这的真昼明确的向周提出了邀请,必是有一些特别的目的吧。

「可以哦,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

在一起坐在了沙发上后,周这答应了下来。真昼的表情明显就变得朗了,为答应请求的一方,周忍耐着,差点笑了出来。

看着真昼脸上绽放着喜悦的笑容,周心着有这么值得高兴吗,也变得心起来。

「是有什么要的东西吗?」

「是的,那个,有各的的。」

「我知了。行李就给我吧。」

她大概是因为可以和周一起出门而感到心吧,但既然她有很多买的东西,所以为了挂购物袋,周为一个可以移动的架子也是必要的吧。

最近周的肌锻炼也有所成效,所以他鼓起了干劲看向真昼,心着就算是拿些比较沉的商品,也能比较从容不迫吧,但是周立马就察觉到真昼的眼神一下就变的无奈了起来。

「真是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我和周君一起去买东西。重要的是和周君一起,明白了吗?」

周本来是半玩笑的这说着,但真昼似乎并不希望周误会,笑着提醒着他。

来自真昼的压力把周震住了,他只得坦率地点头回应着「哦,哦,这啊......嗯,我知了。」

「真是的。是因为有一些东西和周君一起挑选,所以和你一起去哦?我并没有把周君为搬运行李的工具的法。明白吗?」

「抱歉抱歉,是不懂女人心的我的过错。」

「很好。」

她在责备周,或者是她在闹别扭的时候,就会对周的身体进行可爱的攻击,周再次意识到在往之后这的肢体接触变多了,就偷偷地笑了出来。

在发泄了一会之后,真昼好像也逐渐冷静了下来,看着她软塌塌的模,似乎在从正面主张着她的可爱。

「你打算去买什么?」

被问到最买的东西时,真昼却不知为何抿起了嘴。

「真昼?」

明明表现出了去购物的强烈意志,但一听到购买的内容时,真昼就沉默下来了。

前后情绪的变化太大,让周感到十分的困惑,真昼则是偷偷地瞄了周一眼。

「......那个,你不会拒绝或者生气吗?」

她到底买些什么呢?

「我你应该知我不怎么会发脾气。」

「那你不会拒绝吗?」

「我大概是不会拒绝的。总之你不告诉我的话,我可能会不陪你去就是了。」

真昼是个相当有常识并且有良知的人,周不认为她会买可能会让周感到不快的东西。

说起来,真昼本来就打算和周一起去买,所以大概也不会是什么奇怪的东西。

但她又很犹豫不愿意说出来,应该是会让她感到尴尬的东西吧。

虽然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但又让她不愿意直接说出来的,周试着往这方面,却完全没有任何思路。

虽然对真昼来讲没有问题,但是会让周退缩或是生气,一到要被周看到,就做出了现在这的反应。经过反复思考,好像只有内衣这一可能。

可是这的话,周实在无法象真昼会面不改色地邀请他。

真昼不让别人看到这东西,而且真昼和周还没有进行过体上的连接,在这情况下光明正大的一起选择,以真昼的格来说,完全没有任何可能。

既然如此,周已经完全猜不到她到底买什么了。

「......不,不是的,那个......我在周君家度过的时间,不是增加了嘛?」

仿佛是要解答周的疑惑,真昼含蓄地说着。

「是增加了,除了洗澡和睡觉之外,你大部分时间都在这里吧。」

「我们不是始往了吗?」

「嗯。」

「所以,那个,我,我可以再增加一点人物品吗?」

「欸,嗯。」

也就是说,她在周的家里增加自己的东西,因为是周的家,所以也要注意款式——应该就是这么回事吧。

这个愿望实在是太可爱太讨喜了,对比之下周的象竟是如此卑劣下流,不禁让周感叹起来。

周没有将自己内心的法讲出来,只是爽快地,毫不犹豫地接受了真昼这个细致又含蓄的愿望,为提议的一方的真昼把眼睛瞪得大大的。

「......很干脆呢。」

「因为真昼经常呆在我家里,花的时间增多了,需要的东西自然也会增加吧。」

说起来,这里本就放置了一些真昼的人物品。比如护发用品、一些参考书、文具、食谱等一些真昼所需要的最基本的东西。

并没什么碍事的地方,这多亏了周家如果只住一个人的话,不管怎么都太宽敞了。这是周的父母坚持基于安全,便利和方位而挑选的住所,周原本觉得这有些浪费了,可是当周和真昼一起生活之后,这宽敞的空间让周实在是十分感激。

很欢迎真昼增加人物品,周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头,希望她振起来,真昼则是怯生生地观察着周的反应。

「怎么了?」

「......那个,我,我,用一的餐具,也,可以吗?」

「一的?」

真昼似乎察觉到了周的疑问,害羞地继续说:

「现在餐具里面,不是有一部分是从我家里拿来的吗?」

「是啊。」

周家里只准备了最基本的餐具。因为是一个人住,也不会做什么料理,所以不需要吧。

感觉就只是直接使用那些从家里拿来的便宜盘子,还偶尔会碎掉,准确的说是周不小心摔碎的,由于破损的缘故,数量也有所减少。

真昼来了以后,周就会把真昼带来的东西也混着一起使用。虽然会尽量选择颜色相近的东西,但是摆在餐桌上时却没有统一感,这也是事实。

「那个,我要用一的。」

「......嗯。」

「可,可是,并不是因为餐具不够,如果会碍事的话。」

「没问题,买吧。家里的餐具也只是刚好够用的便宜餐具,就算增加了也有空间可以放。」

这追求用一的餐具的法,周没有理由去拒绝。

「说起来,真昼对这里的情况更了解一些吧。真昼在厨房呆的时间比较久,看到我不小心打碎了一些,就会再买一些吧。」

确实,比起屋子的主人,她更加清楚厨房周围的情况,所以也更了解盘子的数量和剩余的空间吧。

真昼之所以会犹豫,是因为不知能否按照她自己的意愿去买,还有购买所需要的资金来源的问题吧。

前者是因为要放在周家的缘故,至于后者,其实周在搬过来之后,还有剩余大约三分之一的资金还存在账户里。

周本就没有太大的物,而且大部分东西是从老家带过来的,或是父母事先就安排好的,所以并没有那么多需要买的东西。

而且多亏了平时的真昼,周伙食方面的销也少了许多,再加上他本来就是只在必要的地方花钱的类型,所以基本不会浪费钱去买些什么。

因此,他的账户中一般都会有剩余的钱,所以只是配齐一些餐具,并不会给生活造成困扰。

虽然会花很多钱,但是周的父母允许他一个人住,还保障了周的日常生活,这让周对此感激不尽。

虽然周不打算特地告诉父母,但就算是告诉他们,他们应该也不会责怪周给真昼买一的餐具的行为,反而会说「准备新生活很重要」之类的话,然后汇来额外的钱吧。

「......我不打算强行要求你。」

「我觉得吃饭的时候用一的餐具会感觉比较好哦?」

「......是。」

提出请求的一方显得太过客气了。为了让她放下心来,周紧紧地抱着真昼,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后背,真昼则是乖乖的靠在周身上,高兴的点了点头。



为了赶时间,他们很快就来到了商场,因为听到真昼说「里面有一家很喜欢的餐具店」,所以周就老老实实地跟在她的后面。

周不太会去这太过拥挤的购物中心,好像无所不知的,心地拉着周的手向前走的真昼显得十分可靠。周没有指出真昼的步伐比平时更欢快这件事,只是笑着享受着她的导航。

稍微走了一会,他们到了一家似乎是售卖北欧风格的餐具的店铺。

这是一家看上去很时髦的店铺,别致的音乐让人耳朵痒痒的。

陈列在店里的餐具精致,简洁,但又相当华丽,设计相当高雅,让周得出了这确实是真昼会喜欢的类型的感。

「这家的价格明明不高,但是设计的很好,又相当耐用。我家里用的就是这个。」

「所以才会毫不犹豫地来这里啊。是向我分享你推荐的东西吧。」

「不,不行吗?那个,如果不符合周君的喜好,还有别的店铺。」

「笨蛋,我明明没有责备的意思,为什么会这啊。我只是很高兴真昼愿意告诉我你喜欢的东西而已。」

周对餐具什么的并没有他别的喜好,能像这买到真昼喜欢的东西,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如果要使用一的,那双方都能接受的话当然是最好的。

周从父母口中听说,能让步的地方互相让步就是保持圆满的秘诀,所以没有特别偏好的一方会优先考虑有偏好的一方,也是理所当然的。

「真昼能用自己喜欢的东西,我们彼此都会很高兴吧。如果你看到我因为自己喜欢的东西而感到高兴的话,你也会感到高兴吧?」

「当然会感到很高兴。」

「那就好。」

如果在这感觉上不相同的话,可以预到以后会有许多麻烦吧。真昼和周一,是能为自己喜欢的人感到高兴的类型,真是太感激了。

双方都感到高兴的话,那感受到的喜悦就是两倍的吧。周感受着父母能堂堂正正地说出这的话,并将其付诸实践的伟大之处,一边牵着显得比先前更高兴的真昼的手走进了店里。

架子上整齐排列着的餐具,每一都很有品位。

周不打算用那,上面用浅色画着逼真的花的图案的餐具,而排列在这里的餐具,花的图案显得更加有设计感。

用清爽的线条和色彩勾勒出的图案,让周也不会排斥使用它们。

「我买一些比较常用的尺寸的东西。经常一不小心就会买一些设计的很好看的,但形状和大小又不太方便使用的东西,就不得不将它们收起来......」

挑选着各式各的餐具的真昼,小声地嘟囔着。

「我理解那心情。」

和衣服有着相似之处吧。

就算买了中意的设计,而且也很好看的款式,结果却不合季节,或者是和其他的衣服不太好搭配,就只能当成衣柜的食物吧。

(哎,毕竟我也不怎么出门)

再说了,周打扮自己本就不是为了让别人看,也不怎么会把自己打扮的很好看,只是因为喜欢就买了,结果发现用不上的空虚也经历了很多次。

这次的盘子也一吧。

不论是自己多喜欢的设计,平时用不上的话就没有意义吧。如果是为了吃饭,那么尺寸和形状不方便的话,就算买了也只会被放在柜子深处睡觉,不知在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因为我们两个要用一的,所以还得考虑餐桌大小之类的才行呢。」

「我家的餐桌不是很大啊。」

另一个问题,就是放置场所的宽度。

老实说,周家的餐桌比较适合一到两个人用。反正也不会有其他人来,如果是周自己一个人用的话,并不会有所困扰,但事到如今的话却恰恰相反。

「现在的话会觉得餐桌大一些比较好,但当时决定的时候只考虑了自己一个人啊。」

「哎,到时候再考虑换一个大点的不就好了吗?目前还应付得来。」

「说的也是。」

周着如果今后会造成困扰的话,就再考虑要不要买新的吧,便将餐桌的事藏入了脑海,跟着真昼的步伐,周也走进了卖场。

因为是真昼喜欢的店,所以她经常停下脚步慢慢观察,所以迟迟没有决定好。

「嗯,都很好看,很纠结啊。」

「你看起来很心真是太好了。」

「两个人一起出门,就让我觉得非常心了。很心,感觉会忍不住会买一些多余的东西。」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