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话 越磨越光亮的事物

周用热水冲掉了一天的疲惫和汗水,然后从浴室走会客厅,发现真昼正坐在沙发上看书。

已经过了晚上十点,平常这个时候她已经回去了,但不知为什么她今天留了下来。

周在洗澡的时候也以为她会明天再来,所以还在洗澡之前就提前跟她说了声「晚安」,所以一直以为真昼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你还没回去吗?我还以为你已经回去了。」

晚点回家倒也没什么关系。反正就住在隔壁,两人又是往关系,这个时间段应该勉强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吧。

只不过,真昼应该也有需要在自己家才能做的事情吧,这才是周所担心的地方。

她大概已经把能在周的家中处理的事全部解决了,而且她好像是回家洗完澡后才来的。周的心中浮现出疑问,难是还有什么周所不知的安排没有做完吗?

「不好意思,我本来是打算在你洗完澡之前就回去的......着说正好能把这部分写完。」

好像是沉迷于解参考书中的题了。

真昼本来就有在学校上课之前就提前学习的习惯,所以不会像其他同学那出现急着临时抱佛脚的情况,但是真昼对待学习很认真,又能持续地努力,所以即使是复习她也毫不松懈。

这本参考书里的知识大概也都记在脑子里了,但是她还是用心地把每题都解了吧。

「哇,能坚持下来。真的,好厉害啊。」

「谢谢。」

周坐在了真昼身旁,摸了摸她的头,她便痒痒地眯起了眼睛。本来是顺着头发仔细地梳理,但碍于刚洗完澡,让湿漉漉的手穿过干燥的头发,只会把头发弄得乱七八糟吧。但刚一停下手上的动,真昼就露出了微妙的不满的表情。

真是好懂了许多啊,周笑着抚摸着真昼表示着不满脸颊,用嘴倾泻着她心中所积攒的雾霭。

然后周学着保养的姿势,接着温柔的挠着她的脸颊,探了探头看向了真昼手上的参考书。

虽然比起周在学校所学的要超前一些,但周自己也有在预习,也会看看真昼复习的内容,所以内容上的话大致也可以理解。

真昼记的笔记也太多了吧,周在心里着。

「等你写完之后,可以借我一会吗?我也试试看。」

「可以哦。不如说我已经写出来过很多次了,就直接给你吧。反正还有别的资料。」

「不,我也不是很着急就是了。不用太在意我啦。」

对于周而言,并不希望真昼把周的事优先考虑。

并没有那么急,只要能借到就可以了,并不打算因为自己的任,而让真昼感到为难,因此稍微回绝了一下。

「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我家里还有很多类似的参考书。」

「......认真的吗?」

「我没在玩笑。参考书的题写得越多,就越是能锻炼知识的实践能力和应用能力,所以会重复做很多次,也会为了找新的题而去买新的参考书。解题的过程也很有意思。」

看到她一副无所谓的子,周只能感到困惑。

不,虽然周知她有很多本参考书,即使是同一个科目也有许多不同的参考书,但从她的语气来看,似乎是有相当多的数目。周在学习上没有做的那么彻底,所以感到实在是很佩服她。

解的题越多,就越能理解知识,所以学习就越快乐,虽然周能理解这心情,但果然还是觉得真昼比他要更勤奋、更努力的多。

「......那我就先借走了,你不要总是优先考虑我啊。」

「与其说是优先考虑你,这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等你解完之后我再接着做就可以了。周君才是,你也太在意这些了吧,」

像是为了报复似的,真昼用指尖戳着周的脸颊,轻轻地抚摸着。周眯起了眼睛,任由她的摆布,但是真昼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

看见真昼突然停了下来,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真昼则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周的脸颊,不对,应该说是整张脸。

「怎么了?难是有痘痘之类的?」

刚才周照着镜子做皮肤护理的时候,并没有发现那东西,也没有那奇怪的触感。回忆起镜子中的自己,周心里着,说不定是漏看了吧。而真昼则是缓缓地摇着头,她那亚麻色的河流随之摇摆。

「不,不是那的。我只是在,周君的皮肤变漂亮了啊。」

「啊,越来是这。我还以为是有什么事呢。」

「毛孔张的程度,干燥的程度,还有触感和之前都完全不一了。现在重新仔细地观察一下,就觉得已经变得相当漂亮了。」

「亏你能看得这么仔细。」

周本人不久前还是那对这些毫不在意的类型,所以被真昼的记忆力和观察力吓了一跳。

「努力获得了成果自然是最好了。我毕竟有在努力保养嘛。」

「哎呀,改变保养方式了呢。」

「哎,虽然没有真昼那么认真,也没花多少钱就是了。只是洗脸和保湿而已。」

周稍微调查过了,就算只是注意做好这两点,肌肤就会有很大的变化。

周的肌肤虽然不能说很糟,但也不算特别洁净,只能算是普通的清爽的类型吧。周原本只是洗脸和随意的做些保养,着好不容易要做点改变,就去调查了一下洗面奶和护肤品。

他只是试了几,挑选了适合自己肌肤的款式,仔细地保湿,仅仅改变了保养方式,皮肤的触感就变好了吧。

吃着真昼的料理,食物营养方便本就十分均衡,所以肌肤和之前相比会有所变化吧。

「很好。男的脂肪比女多,做好洗脸和保湿很重要。」

「饮食方面是真昼在操办,所以非常轻松......我只是注意护理皮肤,还有保持高质量的睡眠而已。果然能理所当然的做着这些事的真昼很辛苦啊。虽然也有一部分貌是天生的,但我能切身体会到,正因为你是如此的努力,才可以将那的貌维持住啊。」

「呵呵,谢谢。你能理解我的努力,我真的很感激。」

「只是看着就能明白。真昼总是在努力磨练自己。话说回来,你之前说过的话我也依然记得。在任何方面都很努力,真是厉害啊。」

真昼当时说过,为了将来,付出努力是必不可少的。

虽然当时也说过,她的容貌总有一天会衰退,也说过自己不打算只依赖外表,但这并不代表她不会磨练外表。不仅是外貌,还要磨练内在和能力,她所做一切的正如她所说的那。

周再次理解了她的厉害之处。

「......谢谢。哎呀,被你记住了,让我有些不好意思。」

「为什么?真昼确实有在努力吧?」

「......如果周君只记得那些就好了。」

看见真昼支支吾吾、言又止的模,有那么害羞吗......周试着回忆着当时的对话,但在记忆中并没有特别的印象。

周偷偷地观察她的反应,知让她这么敏感的是什么,但真昼似乎并不打算回答,没有和周对上视线。

即便如此,发现周在观察她时,她还是用带着半是责备的语气说到「不用在意」,于是周瞬间判断出如果继续追究下去只会惹她不高兴,于是在简单的过歉之后,周将这个疑问赶出了脑海。

「......顺便问一下,你怎么突然在意起这个?」

「欸?」

「因为你虽然有在努力锻炼身体,但不会注意这些细节......所以我说是不是有什么契机。」

「哎呀,怎么说呢......只要有一个地方在意起来了,就会在意其他地方了。说是在锻炼肌,调查了一下之后,平时的生活习惯,肌肤的状态等等,会在意的地方就会越来越多呢。」

周并没有过要像真昼那注重外表,只是从格上来讲的话,周认为既然要锻炼,就尽可能的多注意一些,所以才调查了适合自己的锻炼方式,为的是让自己在站在真昼身旁时能挺起膛。

在现在的互联网社会,虽然需要辨认信息的真假,但是能很轻易地获取信息。

周寻找能增加男魅力的方法,以及磨练自己的方式。在仔细斟酌之后,再将其付诸实践。

话虽如此,也不是特别难的事。

周会重点训练身体中在意的部分。因为人的印象很容易根据脸色和肌肤光泽来决定,所以他也会注重保养皮肤,改善脸色,会去尝试一些提高睡眠质量之类的方法。他还会去请树和优太帮自己挑选一些适合自己的服装颜色或款式,以磨练自己的时尚感。

现在,周正在进行这细致的自我改造计划。

不过也没有像真昼那花费大量的精力,所以也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但他依然要不懈怠的坚持下去。

「不管理由是什么,我觉得这都是好事。自我完善是没有尽头的,所以请在自己能接受的范围继续坚持下去哦。」

「嗯。现在的话只需要稍稍努力就可以改善,以后再做的话就得花费成倍的时间吧。」

「这坚持不懈的态度本身就很重要。真了不起。既然周君这么辛苦,我就来宠爱一下吧。」

正如同周知真昼的努力一,真昼也知周的努力。

真昼知周在晚餐前完成了慢跑和肌训练,洗澡时也消耗了一些体力,她露出了可以似乎蛊惑人心的淘气的笑容,张了双臂,

今天穿的是偏薄的衬衫,布料下的东西眼可见的摇晃了一下。

「......欸,真昼,你知你的提议很危险嘛?」

「哎呀,不会有危险的。最多就是有点紧张而已。」

「那很危险,小姐,你真的明白吗?」

如果是周对真昼提出来的或许还行,但这句话从真昼口中说出来就成了大问题。

虽然是恋人,所以这么做或许没问题,但从周的理的角度考虑还是有相当大的问题。周虽然也有过把脸埋进去的经历,但那实在是一很不好的感觉。

周半眯着眼睛,怀疑着真昼是否真的明白。真昼的嘴角缓缓地勾出了一条弧线,向周伸出了张的双臂——轻轻的,摸了摸周的头发。

「......只是摸摸而已吗?」

「被发现了吗?」

真昼露出了优雅的笑容。周也察觉到自己被真昼捉弄了,微微皱起了眉头,但真昼只是心的笑着。

「你不喜欢吗?」

「......也不是不喜欢。」

「会心吗?」

「......为什么要问这个?」

「哎呀,没有不喜欢,但也不会觉得心吗?看真是微妙啊。」

「......我、我是很心啦,但是......」

不论是被摸头发,还是被真昼宠爱,都让周觉得很心。

虽然心,但心情也十分复杂。如果坦率地顺从望享受真昼的拥抱,就会有一挫败感吧。

「那不是很好嘛。欢迎光临?」

「就,就是说,这明显是位置的问题吧。我真的可以把脸埋进去吗?」

「如果你忍耐的住的话,请吧?」

(你明知故问。)

真昼确信周不会做出粗暴的举动,便紧紧地抱着周,试图把周宠坏。

周看着真昼,自己的恋人做出的小恶魔般的举动让他感到不寒而栗。

对真昼来说,抱也好,不抱也好,无论是那边都无所谓吧。只要周抱住她,她就会接着宠爱周,如果选择忍耐,她就会继续抚摸着周的头发,让周朝着向她撒娇的方向转变吧。

呆在真昼的手掌下让周觉得有些不甘心,他烦恼着,犹豫着,伸出了手。

「......这不是很狡猾吗?」

「狡猾的到底是谁啊。」

周把脸埋在真昼的肩膀上,轻声低语,真昼似乎觉得很痒,身体微微摇晃了一下。

就算是周,也不能在这状况下借用真昼的部吧。说实话,周也是男人,所以也会将脸颊埋进柔软的双峰,体验那触感,也就这背包住,感受满满的温暖。

但是,如果这次这做了,下一次亲密接触的门槛就会降低,可能会做出更激烈的行为,所以为了束缚自己的行为,只好做出了这的选择。

即使是这也十分勉强了,周一边亲吻着真昼的脖子,一边用手抚摸着她的脸颊。真昼似乎也放弃了她的拥抱战,将单手抚摸着周的头为了备用计划。

「很好很好。」

「感觉被当成是小孩子一。」

「明明你自己也经常这做?」

「我,我不记得什么时候把你当是小孩子。」

「我也没把你当是小孩子啊?」

不论是被当孩子还是恋人,都在周的接受范围内,所以周没法反驳,只能保持沉默。

「了不起了不起。」

「......不管怎么,你说的话就是在把我当是小孩子吧。」

「要是给予称赞就是把别人看小孩子,我也会很困扰。」

「是指声音的方面。」

「就算你这么说......」

真昼用像是疼爱小孩子一甜又充满慈爱的声音呢喃,让周有奇怪的心情,于是他把手绕到真昼身后表达着不满。

只是真昼表达着周怎抗议都无所谓的态度,温柔地抚摸着周的头发,用手指仔细地梳理着,一个劲地疼爱着周。

「不要宠坏我啦。」

「欸,不嘛。」

「不要这了」

「努力是很累的,应该有所回报才是。」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