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话 不希望的接触

真的是,为什么事到如今才关注我?

自从听说周和自己的父亲——和朝阳见面谈话之后,这情感就一直在真昼的脑海里打转,扰乱着真昼的思绪。

对真昼来说,父母的存在更像是某幻觉,并不真实存在于生活中。

虽然明白自己的基因是遗传于他们,却完全不认为自己是由他们培养出来的。从记事起,真正教会真昼为人的生存方式和各知识的人,是管家兼家庭教师的小雪,而非父母。

就算如此,小时候的真昼还是希望引起父母的关注,一直拼命努力着,但是他们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

不,是拒绝回应。

只是将孩子生下来,而照顾孩子什么的根本就不管,只以自己做的事为先的人。

这就是真昼眼中的父母。

最始的时候,真昼希望他们看着自己,希望他们爱自己,为此拼命的向他们伸出了手,意识到这一切都是徒劳时的绝望,他们应该感受不到吧。他们无从知晓真昼所受到的深深的伤害,也不愿意去知吧。

自那以后,真昼就怀着对父母莫大的失望,带着最后一丝渺茫的希望生活着,这些他们也不知。真昼连让他们知晓的法都已经被抹平了。

虽然放弃了被疼爱的幻,却依旧依赖着追寻着这犹如大海捞针般的可能,这实在是太蠢了。尽管如此,真昼对终究还是不愿放弃的自己感到无言以对。

就在她始觉得,父母对自己的爱已经不再重要的时候——

「事到如今,还来说这些干什么?」

从嘴里冒出来的,是一个极为冰冷的声音。

这是一与面对大部分人时的天使大人的声音、面对周时的声音截然不同的,令人不寒而栗的声音。

然而,对于真昼而言,父亲的存在早已从内心中抹去,也几乎不曾出现在自己的周围,不过是普通的陌生人罢了。

把关于真昼的一切义务都丢给小雪,十年以上都不曾有过联系,将真昼放任不管的人。真昼不知他到底抱着怎的法来试图接触,也不知。

(就算是父母什么的)

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还被当成父母是不可能的。

姑且小小的帮他辩解一下,朝阳并不会对着真昼口吐暴言。和小夜相比,在这方面可以说是好一些,但是要说到对真昼视而不见的方面,朝阳比小夜更加恶劣。

无论真昼多么痛苦,他也什么都不做。到头来,他还是把注意力从麻烦的事情上移,埋头工,借此来消除真昼在自己心中的存在,而小夜至少承认了真昼的存在本身。

到底哪一边更好,真昼不明白。

可以肯定的是,真昼不愿意相信如今自愿以父母的身份试图进行接触的朝阳,也不打算接受。

(到底是什么风把他吹来了)

都这个时候了,才着装成很关心的子,警惕是理所当然的。

听直接和朝阳接触过的周说,他似乎并不打算干预真昼,但那的话就更不知他的用意了,因此真昼还是提高了警惕。

他本人似乎也明白这一点,所以才没有突然和真昼直接接触吧。

对真昼来说,这才是最糟糕的情况,而且他还偷偷摸摸地调查着周围,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幸运的是,从过去隐约了解到的朝阳的格来看,真昼知他并不是强硬的类型,甚至可以说是避事主义。正因为如此,他才没有直接干涉真昼什么。

假如朝阳要对真昼的生活带来什么破坏的话,真昼早已将过往发生的事写在了日记里,还能找到知真昼家庭关系的中小学老师,除此之外,还可以请和自己最亲近的小雪证,然后冲进儿童咨询所。

关于日记,真昼对周的说法是为了将回忆和过去发生的事记录下来,这并非虚言,但除了这个目的之外,这些迄今为止所记录下来的充满情感的东西,也可以被用以当物证。

虽然现在收集到的证据能否为父母弃养的证明不太好说,但在知晓了周围有人在调查自己后,并试图以此动摇自己的社会地位的话。为了保护自己,为了保全自己的生活,真昼打算尽可能的进行反击。

(希望不会变成那吧)

以真昼的角度而言,她也不把事情闹大。只是为了维持现在的生活,和父母保持距离而已。

虽然真昼很知父亲突然变化的态度的原因,但如果和父母扯上关系,就会让现在的生活崩坏的话,她会选择放弃了解父亲的法。

因为对于真昼而言,父母的爱已经不再需要了。

真要说的话,或许在金钱方面是必要的。只不过,账户里已经有了大学的学费,而且每个月都会汇给真昼的一大笔钱,好像在说陪伴的欠缺用钱就能弥补了似的。多亏如此,她剩余的费用足以支撑她到大学的中期。存折,账簿,名义都是真昼自己的,他们无法干涉。

真昼拥有对于高中生来讲十分惊人的财富,这是父母给的抚养费,也更像是对忽视她的一补偿费。

对真昼来说,父母已经不是期待爱意的对象了,反倒成了近似于可能会威胁生活的恐惧的对象。

不再需要了。

事到如今才伸出手来,真昼已经不会幼稚到去回应,这也不再是真昼所渴望的事物了。

因为真昼找到了应该牵住手的人。



像往常一,真昼去到了周的家中,前来迎接的是带着温和的表情的周。

前些日子与朝阳见过面后,他的态度并没有什么变化。不,准确的说,比平时更有亲和力,或者说装若无其事的子关心着真昼,不让真昼知吧。

周并没有故意和真昼拉距离,也没有随意的触碰真昼,只是以温和的态度平常地对待着她,这让真昼十分的感激。

在周的催促下走进了客厅之后,迎面而来的是冰冷的空气。

因为知这是和往常一的温度,所以空调的冷气应该没这么强才是,但真昼却感觉到了一股寒意,所以紧紧地贴着周,周微微笑着,牵着真昼的手坐在了沙发上。

周轻轻把真昼的手放下,真昼则是看向了周,他的脸上的表情和往常一,但他的眼神中却带着一丝爱意。

「周君。」

真昼战战兢兢地呼唤着喜欢的他的名字,便得到了一个如同春天的日光般温暖的微笑。

那仿佛可以让雪融化般的温暖的微笑,让真昼感到口深处盘旋着的霾稍稍散了。

尽管如此,由于前些日子发生的事情所积累的情感,还是没那么容易消散的。毕竟霾的中心是至今为止的苦闷所凝结起来的难以破坏的物体,还一直在真昼的心中主张着它的存在,周也意识到了这点。

「嗯,怎么了吗?」

从初次见面始,他的声音就一直温和的令人难以置信,真昼的游移着视线,犹豫着该怎么表达。

也并不是要周提供什么帮助,只是因为呆在他的身边,才坐在了周的身旁。

「......那个,那个......请,握住我的手。」

真昼了,提了个小小的请求。

真昼只牵的,只有周一个人。

她也许是再次确认这一点。

尽管有些犹豫,但真昼还是说出了她的请求。周露出了柔和的微笑,用他的大手包裹住了真昼的小手。

这是真昼第一次主动提出这请求,周的手掌有些粗糙,也有些坚硬,但抚摸着真昼的小手时格外的温柔仔细。

光是被这双手包裹着,就让她感到十分的安心,几乎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只用手就可以了吗?」

不需要增加要求了吗?周带着些许恶剧的意味温柔的问,真昼真不知自己应不应该继续依赖他。

到头来,朝阳并没有额外的接触,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平常的生活又恢复了。

因为是真昼自顾自的烦恼而已,所以犹豫着能不能继续依赖着周。看见真昼不再说话,周的手稍微用了一点力后,就轻轻地放了手中的温暖。

就在真昼发出「啊」的声音的同时,一件毛毯披在了她的头上。

「......今天的真昼比平时要稍微冷一些啊。可能是空调太猛了,快把毛毯裹在身上吧。」

周笑着这说着,用毯子包裹住了真昼还没有冷透的身体,然后把手绕到了她的背后和膝下,轻轻地,毫不犹豫地将真昼抱了起来。

真昼就这么被迫地躺在了周的大腿上,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看向这里的那双黑曜石般地眼眸眯了起来,溢出了满满的宠爱。

「变暖和了吗?」

「......嗯。」

看到周毫不犹豫地抱住真昼的子,真昼的眼眶微微发热,而周刻意不提及那些真昼所烦恼的事情,只是微微地笑着,不让这股热意消散。

或许真昼被认为是在逞强了吧,但就算是在逞强也无所谓。真昼确信着周会接受这的她。

尽管带着些苦笑的叹息传进了真昼的耳朵,但她没有去看周的表情,只是把自己的脸颊贴在已经变得结实起来的口上。

(敌不过他呢)

真昼的个,小小的矜持,自己无法抹去的不安,全部都被他看穿了,正是因为看穿了一切,才能营造出这不容拒绝的状况。

为了能让真昼稍微自然地安下心来。

看着周始终尊重真昼的意志,并不打算问出自己抱着的她的心中所,真昼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我真的、也很喜欢这地方)

看着自己的父母,真昼对家庭本身产生了质疑。

对真昼而言,感情好的家庭根本就是幻,她对这东西的存在感到不可思议——但在遇到周之后,就切实的感受到了,能互相关心、尊重、携手生活的家庭真的存在。

真是令人打心底羡慕,在理的家庭长大的他,看起来是那么的耀眼。

(......周君,真好)

从就算是带着为女儿的偏袒看来也糟糕透了的家庭出生的真昼,并不和其他人一起生活,对建立家庭更是毫无兴趣,但是在遇到了周之后,她被给予了希望。

像这被周温柔地包围着,被珍惜地对待着,让真昼越发的觉得,如果能和这个人一直走下去,就一定会很幸福了。

到这里,真昼才发现自己满脑子都在着和周建立那的关系,忍不住在他的怀中微微挣扎了一下。

(真的是很喜欢啊,再也不愿意离你了!)



对于高中生来说,有些太沉重了吧。

真昼知普通的高中生之间的往十有八九并不能走到最后,所以现在就考虑将来的事情会有点,不,应该相当沉重吧。

真昼当然知周深爱着她,也看得出来要陪伴她很长的时间,但自己擅自考虑结婚的事情,实在是太沉重了吧。

对于周的执着和强烈的爱意,令真昼自己也感到不理解,忍不住轻声吟着,周当然不知真昼现在混乱的心情,只是担心地抚摸着她的后背。

「......那个,周君。」

「嗯?」

「......会不会太沉重了?」

真昼没说出沉重的真正意思,说不定有点太狡猾了。

听到真昼的问题之后,周眨了好几下眼睛,奇怪地笑了。

「不用担心,不会很重。别看我这,其实也有好好锻炼过了,有那么不安吗?」

「与其说是不安......」

「你总会在意一些小事啊。不用在意这些,尽管向我撒娇,依靠我就可以了。靠在我身上吧。如果你能安分一点,我会接受的。」

周笑着说到真昼总在奇怪的地方客气,用另一方式理解了真昼所说的「沉重」这个词吧。

关于「沉重」背后真正的含义,真昼也没有解释,所以周大概没明白吧,但这对真昼来说已经足够了。

周接受了真昼,这就够了。

「我说啊,如果你感到难受或者不安的话,就告诉我吧。虽然,我可能没有办法处理那个源头,而且真昼的痛苦是真昼自己的,我没办法承担......但是,我可以陪伴在痛苦的你的身边。一直陪伴着你,知你克服为止。」

「......嗯。」

「如果说出来就可以变得轻松,那就向我倾诉吧。不说的话,也没有关系。我会接受能让你轻松下来的方式。」

看到周依然将选择的权力给真昼的态度,真昼打心底庆幸自己喜欢上了这个人,放松了自己的身体倚靠在他的身上。

「......没问题。」

真昼不打算将关于父母的事告诉周。他前几天才刚经历过那场对话。

这盘旋着的灰色情感,确实无法一个人处理完吧。

但是,如果周在身边的话,真昼就能接受这些藏于内心深处的负面情感与记忆,继续向前迈进。

「那个,我没有在逞强或是无理取闹......我觉得这是我不吞下去,就无法前进的事物。」

无论再怎倾吐,涌现出来的也不过是永无止境的悲叹,和对年幼时自己的不满罢了。

毕竟只是倾吐,而不去接受问题的根源,负面的情感总有一天会再次诞生。

为了和周继续走下去,必须消化小时候对父母态度的焦躁不安而深陷错误的「对父母的执着」,

并加以纠正才行。

为了不让自己犯错。

「......这啊。」

周轻声附和,抚摸着真昼的后背。

「只要你陪在我身边,就足够了。因为你的存在拯救了我。」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