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话 可♡的孩子们

「真是让人头疼啊。」

现在已经是深夜了,这个时候正是两个孩子正分别在卧室和客房分别休息的时间段。

似乎是在家里完成了剩余的一点点工的志保子,一边下着楼梯来到客厅,一边叹息着喃喃自语着。修斗着究竟是什么事会让妻子伤脑筋。

「是工上的事吗?货期间出了什么问题之类的?」

「啊,不是,是说之前周那件事」

一听到说是周的事,修斗脑中马上就浮现出了志保子烦恼的根源。

「是东城和他们家孩子的那个事吗?」

「是啊,他好像又来惹事了。怎么说呢,他上了高中之后就没怎么联系过了。虽然从认识的邻居们那边听说了,好像是说他比较淘气之类的。」

就在不久之前,周在外面散步的时候遇见了这个导致他去外地上学的少年。这是从周本人那里听说的。

真的只是偶然遇到了吧。难以象周会去主动见他。东城听说周回到了老家,就着和他接触一下,倒还有点可能。

「好吧,既然周自己都克服了,我们也没什么插手的必要。看子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如果是这的话,周和椎名小姐关系也会更进一步吧。」

那个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能通过促膝长谈才能知吧,但至少能看出周并没有受到伤害。也就是说,对于周而言,与东城的接触也就只有那程度而已。

依照真昼的格,如果周感到痛苦的话,她大概也会露出很悲痛的表情吧,而且应该会来告诉我们,所以确实没发生什么大事吧。

(伤口也完全痊愈了啊)

知晓过去周内心影的修斗,感慨万分。

被利用和然后又遭到背叛,在那些人的带领下周被周围的同学孤立谩骂,因此给当时的周带来了相当大的伤害。

修斗和志保子都后悔没能注意到东城的内在,也因为没有提醒周注意身边的人的言行举止而懊悔不已。

在那之前,周一直被周围的人捧在手心里,过着无拘无束的生活。多亏于此,周才能成长成一个耿直的,不会怀疑他人的纯真的孩子。

在周被欺负之后,修斗才明白,相比于纯粹的呵护,受到适当的挫折更利于成长。

(不过,只看结果来说,他也成长的很了不起啊)

从结果来看,以当时受挫的事为基础,构成了现在完整的周,所以也不能说完全是坏事吧。不过那都是马后炮了,对于当时的周,修斗和志保子担心的不得了。

「虽然是那没错......为父母,果然还是会很担心啊。」

修斗抚摸着志保子的脑袋,虽然她平时总是周的玩笑,但却是最担心儿子的。修斗朝走廊一侧瞥了一眼,随即朝志保子笑了笑。

「既然他靠自己克服了难关,并且改变了过去的思考方式,那就没什么好抱怨的吧」

「修斗你在这地方倒是很心宽啊。」

「与其说是心宽,不如说是我很信任周。」

「就我而言,如果可爱的独生子在哭的话,就会有“妈妈会办法的!”这的心情了」

「要是周听到了,他会反驳说「我才没哭!」,而且他大概不会拜托你吧。」

「哎呀,如果哭了的话,一定会得到真昼的安慰吧,妈妈可能已经不被需要了,呜呜呜。」

「这不是应该在意的部分吧。」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虽然志保子可爱地模仿着哭泣的动,但修斗知她是真的在担心,所以一边继续抚摸头一边安抚她。

志保子似乎还没有把东城的事讲完,就算是修斗出言安抚,她的周围依然透露出一丝不和谐的气氛。

「话说回来,东城家也很辛苦啊。毕竟东城的父母维持生活挺艰难的吧」

「是啊,虽然我们没有义务去关心,但是了解的也有些迟了。听说东城升上中学之后,他父母对待他似乎相当粗暴。」

在周被欺负的那件事发生之后,修斗稍微调查了一下便发现,在升上中学之后始有所流的那些朋友心中,衡量价值的天平似乎越来越倾斜了。

不知不觉中,修斗对于东城的家庭环境稍稍有些了解了。

志保子称东城的父母为好人,但在修斗眼中,这一评价的真实是存疑的。

的确,东城的父母为人和善,人品也很好。修斗也知这是一对礼貌,诚实,心善的夫妻。

只不过,修斗察觉到这一切都只有他们面对外人时才会展露出来。

见过东城就能知,为了对外变得清廉正直而扭曲的情感,全部都发泄在了儿子身上。

虽然修斗自己教育方式周的也有些许问题,或者说因为他们太过于纯粹的爱,产生了一些隐藏的问题,但是在了解了东城家的情况后,也更加感慨教育孩子有多困难。

「叛逆期真是难熬啊。周不怎么反抗,倒让我觉得担心了。」

「周虽然有过一点叛逆期,但当时也顾不上那些了。」

「出现的时机太差了,真的。因为当时正好在多愁善感的时期变成那了。」

「恰恰相反,孩子太乖了,反倒让我感到担心了。亏我明明还很期待被骂「臭老爸」之类的呢。」

修斗本来都对叛逆期会发生的事做好觉悟了,但是周实在是太过乖巧,并没有出现过那程度的反抗,反而是成长为了一个心思细腻温柔的孩子,让修斗感到少许失望。

「我觉得把被骂当是享受不太对吧。」

「哎呀,因为我就是这的人,说起来的话就会深刻的体会到自己也有过这的经历,让人感慨万千啊。」

「......岳父大人也提起过,修斗你在高中升上大学之后才安分下来的。」

「啊哈哈。但是,我没有做过那伤害别人的事情吧?只是和朋友一起干傻事而已。我在那地方有自己的分寸啦。」

多少,听起来像是对刚刚提到的话题中的人的讽刺,那些并不是修斗故意的。

只是,志保子似乎也起了那件事,轻轻叹了口气。修斗也有些后悔,心里着好像搞砸了。

「东城家的小少爷果然没变啊。」

「好像是。看着周回来时的表情就能知,感觉东城和以前没什么不同。反过来说,周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吓了我一跳。」

「哎呀,确实是变了呢。」

在说到周相比之前有没有变化,修斗和志保子齐齐点头。

为了养伤而被送出去的周,在当时的志保子看来,他说话的语气非常冷淡,内向而又讨厌与他人来往,有拒人千里之外的氛围。但是,看看现在回来的周,和之前完全不一。

大约从一年半前始,周便展现出令人难以置信的柔和与沉着,从内心渗出的自信让他的表情变得明朗起来。

虽然有一段时间很让人担心,不过周已经治愈了自己的伤口,成长到了不再需要志保子担心的程度。

「既然已经朝着好的方向发展,那我暂时就放心了。本来还着离了父母的照顾会变得怎,但总之看来放手是正确的。」

「是啊,一直呆在父母的庇护之下的话,有些东西就难免无法学到,所以他在远离我们的情况下独立成长,真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

「呵呵,真昼确实是周成长的契机呢,她现在也成为了藤宫家新的家人呢」

「毕竟爱可是足以卸下人所有心理防线的事物呢」

「如果没有契机的话,人是很难做出改变的吧。」

很少有人会无缘无故地会到要改变自己。大部分的人都是因为被某些契机推了一把,才始改变自己。

对于周而言,那个契机就是真昼吧。

「周趁早越过了这个坎,真是太好了......不过,我倒是很担心东城家的孩子会不会再找周的麻烦。你看,毕竟是会有怨恨的嘛。」

「毕竟有物理上的距离,我就放心了。再说,我认为他有足够的思考能力,就算走错了路,也不会做出最坏的选择。我觉得他没有胆量越过不该越过的界线。不论是好是坏,周就算比较小心谨慎,也会有强硬的一面。」

「不仅很直白,还莫名地很有把握呢。」

「我已经做过了一定程度的调查,也确认过现状后才做出这的判断。」

「......你效率真高啊。」

志保子露出了傻眼地表情回了一个微笑。

当时修斗调查过他,造成他这言行举止的原因,修斗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

从当时的家庭环境到现在的家庭环境,从父母的劳动环境到孩子的教育环境,可以调查的东西都了解过了,然后才在此之上做出了这的判断。

东城的本确实没有改变,即使上了高中,他的处事方式依然和初中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但终究只是停留在调皮捣蛋的范围之内。

他一面避免触犯法律,一面发泄着在家中积累的的怨气,所以还没到父母所教导的需要正当防卫的程度吧。至少在修斗眼中就是这。

「我怎么可能不去调查会危害儿子的人的言行和生活态度啊。我把能用的人脉都用了。他现在的老师和他的邻居里,都有我认识的人,所以我就请他们帮忙了。」

「会不会调查的太早了?」

「早一些调查的话,要是今后发生了什么也可以有更多选择吧?」

与其被迫处理问题,还是先发制人比较好。要是真的发生了什么再去处理就太迟了。如果能防范于未然,提前有所准备自然是最好。

「东城处于非常激烈的叛逆期,而他的父母试图压制他的本,结果反而爆发了,仅此而已。」

虽然和父母反目,心情郁闷,但又没有彻底堕落成坏孩子。

他现在的状况,就是这。

「哎,本来嘛......大概就算周毕业了,也不打算回到这里来。因为大学也计划着在那边升学。我也没有告诉周围的人周去了哪所高中,志保子不也只是说去了别的县吗?」

「嗯,以防万一。」

「大学毕业之后,就得去找工,不会再缠着周了吧。我他对周并没有执着到这个地步。」

如果东城已经走到了快要跌进深渊的地步,修斗也会相应提高警惕,但他还是勉强停住了脚步,没有造成无法挽回的结果。说起来,他应该也很清楚,就算一直纠缠着周也不会有结果的。

因为,周的视野里已经不再会有他的身影了。

「而且」

「而且?」

「不会有下次了。」

万一,他接下来还对周造成什么伤害的话,当然要采取相应的措施。

曾经宽恕过他一次了,不会再有第二次。

不管他有什么背景,不管他有什么理由,都没有任何宽恕的余地。

从受害者角度来说,加害者有什么理由之类的根本就无关紧要。既然他造成了危害,那么为了不让自己再受到伤害而进行正当防卫,仅此而已。

让他理解自己做过了什么,应该做些什么,然后收手,再也不要出现在周的面前。

「......修斗你生气了吧。」

「与其说是生气,不如说是如果他要成为周的障碍的话,把他排除掉自然比较妥当吧。」

如果有虫子要啃食正在成长的丽的树干的话,做出相应的应对措施也是理所当然的。至少在它成长起来之前,在它能依靠免疫力对付虫子之前之前,就该借用人类的手段来处理。

即使孩子要在遥远的地方扎根,建起属于自己的城堡,父母还是会要保护自己的孩子,这就是所谓的父母心吧。

「那不就是在生气吗?」

「嗯。我没有在生气,虽然我也没有原谅他。」

修斗并不会因为这件事而一直生气。这是浪费精力和思考空间的行为,如果东城往后什么都没有做的话,修斗也不会主动去找麻烦。

只不过,会把他所做过的事情牢记在心,也不会放任他继续胡非为,仅此而已。

「修斗,你比我的要强硬啊。」

「那是当然的。人生或许会受挫,但如果它被挥舞着的名恶意的斧头砍断,就必须要做出相应的对策才行。」

「当时我真的很害怕。在你动用人脉彻底地调查了这件事后,我切实地感受到了你身上极度的愤怒。」

「毕竟父母都会保护自己的孩子吧。多亏了有志保子帮我照顾着周,我能在背地里行动,你真是帮了大忙。」

「......你没做什么吧?」

「没做。因为是第一次,所以我只是警告了一下他们。」

「要是有第二次呢?」

「我可不是佛祖,我绝不会让第三次发生。」

修斗不会允许第二次暴行的发生。当然,修斗会尽力不然惨剧发生,但当这事真的发生了第二次的瞬间,这些施暴者就会被明确地当成敌人来排除。

「不过,只是孩子间的小打小闹的话,父母并不会做什么,但要是超过了那个限度,那就是大人之间的事情了。在自己的孩子崩溃之前,大人就应当做好对策才行。」

如果霸凌包含着诽谤、恐吓、暴力等行为,那么小孩子就无计可施了。

这时就需要大人的介入,让对方承担基于法律的处罚。

或许周对这件事已经不在乎了,但是做好万全的准备总是没错的。修斗将身体靠在了沙发上,这总结。

志保子也一脸严肃地回了句「说的也是」,就在她轻轻吐了口气的时候,走廊的空气推了客厅的门,涌了进来。

铰链嘎吱嘎吱的摩擦声穿透了寂静的夜晚。

夫妻俩将视线转向了那边,只见真昼小心翼翼地推了门,一脸尴尬地窥视着这里。

「哎呀真昼,这么晚了,是有什么事吗」

志保子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朗了起来,露出了笑容。真昼则是有些不好意思地垂着眉头,走进了客厅。

平时真昼并没有在这个时间起床的习惯,看起来是睡不着才中途起床吧。

「啊,不是,那个......我喝点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