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话 童年虚幻的愿望与残骸

嘶嘶嘶,厨房里传来了清脆的有节奏感的声音。真昼则是一边感受着传出来的热气,一边写着业。

一般的话,真昼会选择在自己房间里做业,但当小雪来的时候,她就会跑到厨房旁边,一边听着小雪做饭的声音一边写业。

坦白说,业这东西对于真昼而言很轻松就能完成,但是不论是从厨房传来的切菜声、烧烤声、食材的沸腾声,还是随着烹饪的过程飘来的各香气,都让真昼感到舒适,在一旁慢慢地写业就是她最喜欢的事了。

而且,真昼知,在这里的话,她努力的子就会被小雪看到,会被小雪夸奖。

真昼一边感受着小雪偶尔的关心,一边兴高采烈地写着业。

慢慢地,慢慢地写业,直到小雪亲手将饭菜做好为止。

虽然肚子饿了,但是这段时光让真昼很心,要是能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因为只有这,小雪陪在自己身旁的时间才会变长。

「大小姐,饭做好了」

「好~」

过了一会儿,听到盼望已久的小雪的声音,真昼兴奋地回应了一声,便急忙合上了桌上的笔记本。

虽然要慢点写完,但总之最后也做完了业,所以这并不算是假装做骗取夸奖的行为吧。真昼着,反正确实有好好完成业了,所以应该没有问题吧,笑容悄悄地出现在了她的脸上。

如果不好好收拾的话,就会被准备摆菜的小雪会责备,所以真昼仔细地捡起垃圾扔进了垃圾桶,然后把把写满字的笔记本和算术习题整理好后放在了客厅的桌子上。

接着,真昼带着微笑走进厨房,只见小雪正着围裙,她脸上挂着柔和的笑容。

「今天也努力做业了呢。」

「是的」

果然,是有在关心真昼的吧。

兼顾家务代理和家庭教师的小雪,脸上依然带着柔和的笑容,一边把刚下来的围裙收好,一边对着真昼轻声地说「请先洗手吧,我会先把菜摆上桌的」。真昼点了点头之后,就走向了洗手台。

真昼伸了个懒腰后,一边在水槽里洗手,一边偷偷地看向摆在餐桌上的各料理,脸上露出了笑容。

今天好像是和食。

在真昼的周围,和食的评价并不太好,但对真昼来说算是比较喜欢的一类。虽然她也喜欢西餐,但是从安心的角度来说,和食的味差异较小所以不会突然出现特别讨厌的菜式吧。

小雪说:「从小时候就尝试各味,锻炼一下味觉吧。」所以会端出各各的料理,而和食正是真昼最喜欢的一。

真昼仔细洗过手后,坐到餐桌前,小雪则坐到她的正对面。

没有小雪的那份。

哪怕就一次也好,真昼和小雪一起吃饭,但小雪终究只是「管家」,并不是真昼的家人。

小雪带着歉意委婉地拒绝了真昼的请求,所以真昼只好自己一个人吃。

(明明很和她一起吃)

但是,因为知再这任会让小雪为难,所以并没有将自己的法说出口。

真昼悄悄地叹了口气,看着桌子上摆好的料理。



今天是一如往常的米饭、味增汤、高汤鸡蛋卷、鸡和炖菜,还有芝麻拌菠菜等日式料理。

「看起来很好吃的子。」

「今天也做了很多拿手菜呢。趁着还没凉赶快吃吧。」

「好。」

真昼点点头,双手合十,乖乖地念叨着「我动了」,然后轻轻尝了一小口味增汤。

温暖的味渗入体内,这令人安心的柔和滋味,正是真昼最喜欢的味。一口汤下了肚后,感觉身体里面渐渐变得暖和,幸福感悄悄地从中渗了出来。

真昼一语不发地将面前的味一点一点的送入口中,小雪则是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



「为什么,小雪阿姨,能做出这么好吃的饭呢?」

吃完饭后,正在帮着小雪收拾餐具真昼,提出了自己内心的法。

小雪做的料理非常味。虽然拿来和学校的伙食相比不太合适,但和学校相比,小雪做的料理显然更符合真昼的喜好。这让真昼感到很不可思议。

「这个嘛,我的年纪比大小姐大好几倍,每天也会给女儿们做饭。成为了母亲之后,做的饭自然就会很好吃哦」

「那我的母亲也很擅长做饭吗?」

虽然只是单纯的疑问,但随即小雪的笑容变得僵硬起来。

但是她很快就恢复了平时温和的表情,温柔地看向了真昼。

「......小夜大人,怎么说呢?虽然她什么事情都很擅长,但我从来没见过她做饭的子。」

「这啊」

既然连小雪都没见过,那就没办法了,真昼也就没再追问。

(一次就好,真尝一下啊)

母亲几乎从不露脸,沉默寡言,忙碌地四处奔走。

听说一般大部分家庭都是父母中有人在家做饭的时候,真昼没能掩饰住自己的惊讶。

家里有管家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也是在真昼懂事之后才稍微察觉到的。

「大小姐,您吃小夜大人做的料理吗?」

听到小雪这么问,真昼把头左右摇了摇。

「母亲大人,也很少回来......我不让你为难」

真昼见到母亲子的次数,用手都数得出来。

每年只能见到一两次身影,就算看见了,她也不会回过头多看真昼一眼,仅仅只是忙完自己的事后,就又出门了。

比起母亲,父亲在工方面似乎更加忙碌,就算回到家中,他也会把视线从真昼身上移,然后再次离家里。

在真昼记事起,小雪就在身旁照顾她了,在小雪的安排下,真昼在生活方面并没有什么令她困扰的事情。

只是,寂寞的情感在心中慢慢累积罢了。

被父母抛弃的真昼,就算说吃妈妈的料理,也不可能实现吧。真昼自己也明白这点,因为害怕被拒绝,所以不愿去拜托小雪。

真昼摇了摇头,头发也稍稍卷了起来。小雪则是垂下眉梢,困扰地摆弄起了双手。

「嗯,我喜欢小雪阿姨的料理。每天都很好吃,我很心。所以,没关系的。」

真昼不让小雪伤心,所以慌慌张张地摇着头露出笑容。但小雪的表情更加沉,让真昼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只是那表情很快就从小雪脸上就消失了,她又恢复了平时的笑容。

对于小雪脸上表情的变化感到惊讶的真昼,猜不出她现在在什么。

她只知小雪露出了温柔的笑容,试图让真昼安心。

「谢谢。能听见大小姐这么说,我很高兴。」

「那个,不是奉承的话哦?不是的,是真的很好吃。」

「是啊,大小姐总是吃得津津有味,这我是知的。」

「太好了」

小雪做的料理真的让人打心底觉得好吃,要是被误会成谎言就伤脑筋了。

看到小雪恢复了和往常一的笑容,真昼松了口气,注视着她将晚饭吃剩下的部分塞进保鲜盒里。

晚饭的剩菜就这放进保鲜盒中,成为真昼第二天的早饭。毕竟小雪也不可能一大早就过来这边,早饭实在是没办法帮真昼做,所以小雪才会这为她准备隔天的份。

多亏于此,真昼并不会因为没早餐吃而困扰,但每天早上一个人吃饭还是会感到很寂寞。由于真昼不提那些任的要求,所以只好每天把空虚的感觉吞回去,留在肚子里。

「对了。大小姐下次也来一起做饭吧?」

小雪准备好了第二天早上的饭后,看到真昼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些料理,便温柔地口说。

因为可能会有危险,所以真昼一直被严格要求远离火源,对于她来说,小雪的这个提议出乎了她的意料,她不由得把眼睛睁得大大的,抬头看向小雪。

「可以吗?」

「可以。只要能遵守我必须在场,在一旁看着的约定就好。」

「我,我会遵守的!」

就是这一个简单的约定。

要是违背约定的话,小雪可能就会生气然后跑走,所以真昼没有违背约定的打算。而且,小雪愿意在一旁教她,让她很心,自己一个人做饭反而没什么意思。

「好。如果大小姐学会做料理的话,今后遇到的困扰的事就会减少了。」

「困扰......?」

「嗯,比如说,大小姐长大后要一个人住的时候。」

「现在也是一个人哦?」

「......长大以后,要靠自己的力量生活的时候。不会做饭的话,大小姐要怎么办呢?」

「......我肚子饿了。」

「说的也是。肚子饿了呢。那么,您打算怎么做呢?」

「嗯,怎么做......?」

如果自己不会做饭的话,真昼只能出在外面的饭店吃饭,或者买食材回去,然后雇佣小雪这的管家之类的。

「在外面买也不错,但是可能买不到自己喜欢的料理。吃喜欢的料理的时候,要怎么办呢?」

「......不自己做就不行吗?」

「是这。大小姐,你有很多喜欢的料理吧。等你学会自己做料理之后,你不觉得每天都会很心吗?」

「我学!」

虽然现在的真昼无法象自己会做料理的子,但是她相信,若果让小雪来教她的话,应该就能学会了。

如果能像小雪一,做出各各的料理的话,一定会很心吧。

小雪每天都会给真昼做各式各的料理,所以真昼每天都对吃饭充满期待,如果自己也能学会做料理的话,会更加心吧。

真昼率直地这么着,朝气蓬勃地回应了之后,小雪似乎也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了柔和地微笑。

「太好了,大小姐也对做料理很感兴趣啊。只要是我能教的东西,我都会教给你。」

「今晚松软的炖菜也行吗?」

「是的,不管是蛋包饭、炖牛、味增汤、还是今天的炖菜,学完之后就都可以自己做了。」

「真的吗?」

「嗯。」

听说小雪用她那双充满魔力的手做出来的料理,自己也能自己做出来,真昼的内心躁动了起来。

「爸爸妈妈喜欢的食物,也能学会吗?」

如果能做各各的料理的话。

现在不肯关注自己的父母,哪怕只是一眼,会不会看一下自己呢。

会不会和自己一起吃饭呢?

真昼怀着这的期待,却只是在喉咙里打了个转,转而这么问了小雪一句,小雪微微垂下了目光,但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微笑,抚摸着真昼的头。

平时几乎不会出碰到的小雪的手掌,就这温柔地描摹着自己头发,真昼眯着眼睛,仔细地享受着这份舒适。

「也是呢,我总有一天会做出来的。」

「那我会努力的!」

真昼充满干劲兴奋地回应了之后,一边听着小雪「时间已经很晚了,不可以大喊大叫」的告诫,一边抱着努力的话可能会被父母关注的淡淡的期待,期盼着料理制的学习。



(哎呀,怎么会有这么方便的事呢)

真昼看了一眼日记本,上面罗列着稍显年幼的字体,以不会被身旁的周发现的声音,悄悄地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理所当然的,即使真昼学会了做饭,也没有引起父母丝毫的关注。

倒不如说,就算有机会稍微接触,如果对方对自己毫不关心的话,真昼也没什么可说的。

小雪应该已经向他们报告过了,只要好好的看过报告书的话,肯定也知真昼学会做饭了吧。

虽然从现在真昼的角度来看,引起注意什么的,她早就放弃了,但是对于年幼时的真昼,所有的努力都没有换来认可,是很残酷的事实。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