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话 朝向目标的第一步

『咦?我会去问问店长,她有说过需要人手,所以应该没问题喔。』

隔天也休息,于是周立刻联系了在前几天的文化祭准备中,换了联络方式的彩香,结果得到了相当干脆的回覆。

就算要打工,周原本也烦恼着不知道该去哪里,随后起前几天彩香邀请过他,为了社会学习和改善自己待人接物的问题,周便找上了她。

周给真昼一个惊喜,不被她听见,所以就在公寓入口附近和彩香打电话谈。

自己在第一次邀请时拒绝,现在却又突然提出来,周原以为即使是宽容的彩香也会面露难色,没到她回答得这么爽快,反而令人感到困惑。

「不,那个,不用面试什么的吗……」

『面试大概会有,但你应该能直接通过吧?因为是我介绍的,这就表示人品没有问题。别看我这样,我在打工的时候可是很认真的好孩子,所以店长对我也很信任。』

虽然没什么出乎意料的,不过彩香在打工的地方似乎也因为本人的好格而受到信赖。她可靠、容易亲近、而且直爽朗,就连认识来往不久的周也明白这些,当然会被人喜欢了。

周几乎可以像电话另一头的彩香「嘿嘿」一声,得意地挺起膛的模样,不由得笑了起来。

『要我介绍是没问题,不过藤宫同学你可以接受这份打工吗?』

「嗯,接待客人还是要靠习惯。」

『嗯──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有说服椎名同学,或是向她说明了吗?』

「不、没有,还没商量。」

『你们不好好商量一下可不行吧?我们这边的打工收入是不错,但是椎名同学她会不会吃醋呢?』

「呜!这个……」

现在周拜托介绍的打工地点,就是彩香的打工地点。

是在文化祭上出借服装给他们班的店家,也就是穿着那些制服接待客人的咖啡店。在那家咖啡店工的话,周当然也会像文化祭那样穿着制服接待客人。

假如他没有事先告知真昼就始打工,她得知这个事实后,怎么都会闹别扭。

文化祭时,周被女客人搭话要求联系方式的时候,真昼也闹别扭了,所以周不做让她太担心的事情。当然,他根本不可能劈腿,也相信真昼不会那么做,但心情上的问题是另一回事。

『说起来,你为什么突然打工?』

这是一个很单纯的疑问,周却闭口不语。

如果请她保密的话,彩香应该不会透露给真昼,只不过要把存钱买戒指的事情告诉她,还是让周感觉很难为情。

认识周的每个人大概都知道他很宠真昼了,他自己也知道这一点,但要说是为了送戒指还是有些犹豫。

然而,不解释清楚彩香是不会接受的,而且对帮自己介绍的人隐瞒事实也不太好。

「……那个,妳能不能别告诉任何人,特别是真昼?」

『啊──我懂了。原来你是送椎名同学礼物啊,我猜是圣诞礼物之类的?』

「也、也不是圣诞节……那个,可能要等到明年吧,呃,我送戒指……」

感觉自己的话音愈来愈小,周回答完后,接着是片刻的沉默。

难道这选择对一个学生来说太心急了吗?周内心焦急地等待彩香接话,而在沉默足足十秒钟之后,她小声嘀咕道:『啊──隔着电话被闪到了。』

『原来是这样。藤宫同学你的意图我知道了,也可以理解。』

「……嗯。呃,我是好好地靠自己的力量。」

『这样啊。那或许还是别来我们这边比较好。虽说你会为了椎名同学努力,但我椎名同学也不会喜欢男朋友在可能被女人缠上的地方打工。』

这话很有道理,于是周一边回答「对喔,抱歉,我得太简单了」,一边着接下来的计划,打算回家后再去征才网站看看其他工。这时,彩香的声音再次响起:

『相对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介绍其他咖啡店喔。是我阿姨的咖啡店,那边很安静,客人的年龄层也偏高,以你的格来说应该也很适合吧。』

「我很高兴……不过木户妳不在那里打工吗?」

既然有这样的门路,又是自己亲人,周认为她没有理由不在那里工。电话另一头的彩香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含糊地接着说:

『啊──嗯,我啊……应该说,我不太擅长应对阿姨……』

「那妳还帮我介绍?真的很抱歉。」

『啊……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阿姨她、怎么说呢……她非常疼爱我。』

「疼爱?」

『没错。阿姨和我妈妈感情很好,所以她也很疼爱我……因为她太宠我了,反而让我无法独立。在工的时候,假如态度和待遇不同,职场上的其他人可能心里也会不平衡。』

彩香这话听起来不像嫌弃,而是感到为难,所以可能是像志保子对待真昼一样的宠爱方式吧。

志保子是看穿了真昼格坚强的一面,才会故意宠着她,跟彩香的情况似乎不同。

『所以说,我不是在阿姨那里工,而是去阿姨认识的人那里工。其实多少也有受到一些关照啦,但我自认为我的为人也有受人喜欢。』

「是啊。妳看起来就超级直爽,很容易吸引别人。」

『随口说这话,椎名同学可是会嫉妒的,所以要适可而止喔。先不说我,只要藤宫同学你不介意的话,我就去跟阿姨确认一下,确认以后再去参观,你觉得怎么样?你看过现场也可以做出判断,这样进行起来应该比较容易。』

「那可是帮了大忙……不过,这样麻烦妳可以吗?」

『没关系啦。我知道你喜欢椎名同学,就让我帮帮忙吧。我甚至可以接受关于戒指的谘询唷?』

「……这个,也许我到时候会一起拜托千岁和妳吧。」

『呵呵,包在我身上。』

周认为挑选戒指之类的饰品,最好也要采纳女的意见,最重要的是千岁一直守护着周和真昼的感情发展,没有理由不知会她一声。如果可以的话,周希望她们两个也能提供协助。

不过那应该还要等上一段时间,所以双方只是大略做了约定,并且在彩香说『那就再联络,或者就在学校通知你吧』之后,便挂了电话。


「……打工吗?」

周回到家,对在客厅里休息的真昼说明后,她便用诧异的眼神看了过来。

「为什么这个时期突然决定要打工?明年就是考生了,现在本来就该始准备考试了喔。」

因为不可能连打工的事情都瞒得过去,所以周坦白告诉了她,而真昼也提出了一个极为合理的疑问。

周希望在送出戒指前尽量对真昼隐瞒,但他自己也知道在二年级后半这个正式进入考试准备期间的时候始打工有些不自然。

「啊──那个,该说是无论如何都有要的东西吧。」

「要的东西?」

「还有,也是为了累积社会经验。我当然也不排班太多影响到学习,等明年始有同学退出社团活动的时候,我应该就存够需要的钱了,所以在正式始备考之前,应该就可以集中精力在课业上了。就算考虑到成绩,条件上也和搞社团的人差不多。成绩取决于我的努力,我不会让成绩退步,就算真的退步了,我也不会拿打工当借口。」

正因为之前没有打工,也没有加入社团,所以才比有社团的学生更有时间能集中精力学习,可是一旦始打工,需要付出的努力就会发生变化吧。

在学业方面,周知道自己算是比较抓得到窍门的,但如果还要花时间打工,要通过以往付出的劳力来维持成绩就有困难了。

然而,不管是升学还是与真昼的将来,周都丝毫不放弃,所以他会比以前更加努力自主学习,上课也会比现在更认真,试着在课堂上就把讲课内容记起来。

即使这是一相当劳神费力的行为,周也不打算屈服退缩。

他秉持这样的决心,严肃地凝视着真昼,真昼则是为难地垂下眉梢。

「不,这不是我能干涉的事情,既然你已经考虑到那地步了,那么我会尊重你的选择。呃,虽然在一起的时间减少,我会觉得很寂寞……」

她有些寂寞地微微一笑,几乎动摇了周的决心,但唯有这点他不能让步,只好轻笑着回应。

「对不起。不过,打工休息的时候,还是会优先和妳一起度过的。」

「你总是把我放在第一位,也是可以优先考虑自己唷?」

「优先考虑自己内心的结果,就是把妳放在第一位。」

说穿了,把自己放在第一位并不能让周得到满足。正是因为和真昼在一起,才能获得满足,所以如果真昼幸福的话,对他而言也是幸福的。

周知道自己对真昼迷恋不已,已经到了两人的幸福相等地联系在一起的地步。尽管有些害臊,但看到喜欢的人高兴的样子,还是能获得心灵上最大的满足。

周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眼中带有绝不会忽略、厌弃她的含意,真昼心里明白周的话是发自内心,于是紧闭双,将额头抵在他的手臂上磨蹭转动着。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