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少女文库 > 浅草鬼妻日记 > 第四卷 妖怪夫妇未知的挚友之名

瀑布倾泻声 早成绝响

然名声流传 今仍听闻

「欸,公任大人,这首和歌是什么意思呢?」

什么都还不晓得的年幼茨姬,从帘子另一头向「我」发问。

这首和歌是千年前的「我」──藤原公任,所吟唱的作品。

藤原公任是茨姬的亲戚,同时是她的和歌老师。

「这首和歌的内容是在说……瀑布枯竭,隆隆流水声在遥远过往就已绝响,但那道瀑布的名字,直至今日都还能听见人们提起。茨姬,你懂了吗?」

「唔……好像懂,又好像不太懂。」

茨姬手指抵着太阳穴,用小脑袋瓜努力思索的模样十分讨喜。

藤原公任,所有人都赞誉这时代中没人比得上他多才多艺,又拥有辉煌功绩。

然而,为什么「我」却吟唱描述着凋零景况的和歌呢?

「人类寿命极其短暂,但即使我死了,这个世界依旧会持续运转。我想相信藤原公任这个名字、我留下的和歌、我做过的事,会在将来对这个世界产生助益。」

没错,我曾不经意地吐露真心话。

但当时茨姬想必无法理解其中涵义吧。

「公任大人,别担心,你的名字一定会流传后世,毕竟你为这座京城贡献了这么多。而且我听说了喔,公任大人,你女儿嫁给藤原道长大人的公子──藤原教通大人对吧?我记得你女儿跟我一样,都能够『看得见』是吧?」

「她与其说看得见,顶多只是能感觉到而已。我女儿的力量没有像你这么强大。」

「但真好呢,能身为让父亲感到自豪的女儿……」

茨姬看似忧伤地垂下眼。

「我」珍爱自己的女儿,茨姬却不受父亲疼爱。

「千年以后,还会有人知道我的名字吗?」

「……茨姬?」

茨姬缓缓站起身,擅自掀开帘子走到外头,凝视着雪花纷飞的庭院。

「不,绝对不可能吧。我跟公任大人不同,既没有创作和歌的才能,又满头红发,连个结亲的对象都找不着。像我这种人……一定会在没有人知晓、没有人需要我的情况下,死在这儿吧。」

那头美丽的赤色发丝,宛如在冬季天空下燃烧的温暖火焰,但脸上神情却极为脆弱又寂寞。

可怜的小姑娘。

与生俱备稀有灵力、能够看见鬼怪的姑娘。

受这份力量所累,茨姬知道的世界就仅有自己的房间,还有能从窗户望见的庭园而已。异于常人的她,总是遭到人们嫌恶、幽禁。

「茨姬,肯定会有人找到你的。」

「……公任大人?」

「我没办法把你从这里救出来,可我一点都不认为,你会就这样无人知晓地死在这里,我总觉得你的名字将会流传后世。」

茨姬惊讶地睁大双眼。

就连公任本人,这时候也还不晓得,自己这句话究竟有什么依据。

但后来藤原公任找当时的妖怪挚友「酒吞童子」商量这件事,促使他与茨姬相遇。

那是一切命运的开端。

光阴的齿轮开始转动。

──欸,真纪、馨。

你们以极恶大妖怪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闻名后世,即便在千年后的现代日本,那些故事也仍旧流传着喔。

还有,藤原公任。

茨姬后来发现其实是大妖怪鵺的「我」,亦是如此。

我的名字将以辅佐平安时代的人类身份,并且同时以威胁平安时代的「大妖怪」身份,传诵千古。

我现在的名字是什么呀?

啊啊,对了,我是继见由理彦。

「好像……作了个令人怀念的梦。」

明明我平常几乎不作梦的。

内心泛起不可思议的感受,我从被窝中起身。

一如往常地打开窗户,深深吸一口新鲜空气。

好冷。有冬天的气味。

「……咦?」

我低头朝下方庭院望去,那间显得与日式风格庭园不搭调、拥有半球形屋顶的玻璃帷幕阳光房,里头盈满闪闪发亮的植物灵力,正静静地发光。

简直像是坠落漆黑湖水中的水晶一般清澄耀眼。

是有新的花朵绽放了吗?

「哇,好神奇,勿忘草居然在这么寒冷的季节开花。」

「……哥哥,浅蓝色小花既梦幻又可爱吧?」

那一天我上完茶道课回来,还穿着和服就探头进阳光房瞧瞧,发现妹妹若叶正专注地照料那些植物。

似乎是「勿忘草」搞错季节盛开了。

原来如此。

所以今天早上我从房里往下看阳光房时,里头才会充满新鲜的植物灵力。

「不愧是若叶呢。你用心爱护植物,它们也回应你的付出。」

「我只是凭感觉……我能听到植物们的低语:现在想要喝水,把我移到阳光更充足的地方,然后我就会漂漂亮亮地开花给你看喔。」

但若叶的表情逐渐蒙上一层阴影。

「可是,要是跟别人说这些……在学校就会被当成奇怪的人,所以我都不讲。我也不喜欢被人说是骗子。」

若叶确实常因为这个理由在学校遭到取笑。

不光是植物的声音。

偶尔会有不知名的影子追赶自己,看不见的东西对自己说话……

若叶确实看不见那些东西,但就是这样才棘手。

不晓得这个世界上有妖怪,却会察觉到奇异的气息和存在。

「……没关系,我很清楚喔。若叶不是骗子。」

所以,至少我想要成为懂她的那个人。

我轻抚若叶低垂的头后,她抬起脸,展露柔和的微笑。

接着伸手碰触眼前的勿忘草问我:

「欸,哥哥,你知道勿忘草的花语是什么吗?」

「嗯?印象中是……『别忘了我』。」

「……」

「若叶,怎么啦?」

「没什么,只是觉得哥哥的声音好不可思议。就连喃喃细语,那个声音都会停留在耳朵里,不会消失呢。」

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喉咙。

确实,我的声音有些特殊。那是肉体具备的能力,相当于真纪的「神命之血」和馨的「神通之眼」,而我的这种能力称为「神言之喉」。

所以我得更加小心才行。拜这个能力所赐,从我口中说出的话语,很容易化为言灵。

「欸,哥哥,你要不要留在这边喝茶?平常都是你帮别人泡茶,今天就让我为你沏一壶花草茶吧。」

「当然好呀,花草茶绝对是若叶泡得比我更好。」

「妈妈说她烤了舒芙蕾起司蛋糕,我去拿过来,你在这里等一下喔!」

「我也一起去吧?」

「不行!哥哥,你是我小庭院里的客人。」

若叶立刻准备这场下午茶宴,将洒水壶往桌上一放,朝门口跑去。

但她又想起什么,突然回过头看我。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