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少女文库 > 浅草鬼妻日记 > 第四卷 妖怪夫妇未知的挚友之名

第一章 冬夜

「茨木童子大人~茨木童子大人~」

大半夜里听到有声音呼唤我,让我睡眼惺忪地慢慢从被窝爬起来。

我叫做茨木真纪,茨木童子是上辈子的名字,也有人唤我「茨姬」。

原本睡在我身旁的企鹅雏鸟小麻糬滚出被窝外,我赶紧将他拉回被子里。

「大半夜的,到底是什么事呀?」

窗户上紧紧黏着三只手鞠河童。我打开窗,冰冷空气窜进房间,身体不禁发抖。

「怎么啦?你们还跑到这里来。」

「隅田川出大事惹~」

「一艘坐着妖怪的小船爆炸惹~」

「啊?什么意思?」

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将窗户开大,深深吸了一口冬夜寒冷的空气。

确实……周遭气息比平常紧绷得多,四处可听见妖怪们窃窃私语的声音,代表真的有事发生了。

「我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去看看好了。」

身为茨木童子的转世,常会有浅草妖怪来拜托我帮忙解决麻烦事。这次也不例外。

我在睡衣外头披上一件厚重的开襟针织衫,朝正睡得香甜的小麻糬低声说「要乖喔」,亲了一下他的额头,就走到阳台套上木屐,拿起惯用的钉棒,纵身一跃跳下院子──立刻响起匡啷匡啷的铃声。

这、这是……陷阱!

「真纪!大半夜的你是想去哪里!」

正下方房间的窗户滑开,馨一脸气愤地探出头。

「果然是你设下的陷阱。」

「果然个头啦!还不是你每天晚上都因为妖怪来求助就在外头乱晃,这可不是一个高中女生该有的生活,太危险了。乖喔,我给你点心吃,赶快回房间去。」

「我老公真的是很爱瞎操心耶,我又不是去找外遇对象幽会。」

「喂,我不是在担心这个!」

伸手抓头的这名高中男生,名叫天酒馨。

他上辈子的名字是酒吞童子,号称史上最强的鬼,同时是我的老公。

我也不是不能明白他在担心什么,但我们可是前大妖怪,不是一般高中生。

「馨,你看,手鞠河童紧紧黏在我脸上不肯走,一直催我快点快点,他们说隅田川有艘船爆炸了。」

「啊?船爆炸了?这么严重的情况,根本不是我们该插手的事吧?应该要去报警呀。」

「但他们说上面坐的是妖怪。这不太对劲吧?而且空气中的气息也不太寻常。」

馨察觉到我话中涵义,也抬头望向天空。

「……的确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喂,那我也一起去。我穿个外套,你等我一下。还有围巾呢?围巾放哪里去了?」

「要穿暖一点喔。」

「这句话我原封不动地还给你,这种季节还穿那么少。」

馨准备出门时,我在我们住的破烂公寓「野原庄」的院子里来回走动。

「啊,是石莲花耶,开得好漂亮喔,是房东种的吗?」

院子花圃里,花儿正娇艳绽放。因为房东平常有用心在照料。

植物真是了不起,一入夜就会像这般输送新鲜灵气到空气中,所以绿意丰沛的场所很适合妖怪生存。

只是最近这种场所越来越少了……

「咦?阿熊跟阿虎的房间还亮着耶。」

引起我注意的是这栋公寓的一○一号房。

里头住的是前世也和我们有深厚关系的兽道姐弟。现在他们俩是炙手可热的人气漫画家,三更半夜也还在工作吧。

这时,包得密不透风的馨刚好从阳台走出来。

「欸,馨,阿熊和阿虎好像还醒着耶。」

「他们两个就是日夜颠倒呀。那部漫画的动画版就快开播了,现在工作应该堆到天花板了吧。好,我们赶快去吧。」

馨将自己的围巾绕上我的脖子。

真是的,老公太爱我了,真令人困扰呢……

「所以咧,是怎样?隅田川怎么了?」

「有外来种~」

「爆炸时,他从船上摔下来惹~」

我和馨对望一眼。

现在时间大概是半夜两点,为了别让警察伯伯抓去辅导,我们专挑小巷走,偶尔灵巧地跳过浅草大楼的屋顶移动,最后降落在隅田川铺着地砖的岸边。

川中巨大的水流看起来与白天略有不同,深暗且幽黑。

对岸的晴空塔也已经熄灯,这一带显得十分寂静。

「喂,没有什么爆炸的船呀?根本安静得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可是,果然……有股味道。烧焦的臭味,还有血的气味。」

「既然说是外来种,那就是外国来的妖怪吧?像狼人鲁那样。」

「馨,你看,是血迹。」

我们在岸边发现了血痕。那家伙从水里爬出来,点点血迹横越过人行步道,消失在隅田公园的花坛。是用泥土掩盖住鲜血的气味吗……?

「好像是从河边爬上来的,会是鱼类妖怪吗?」

「不是鱼类,更圆一点、胖一点。」

「很像大象吧~」

「大象?」

有什么妖怪外表长得像大象吗?搞不好异国有这种妖怪,但那超出我的认知范围了。

手鞠河童提供的线索跟往常一样,实在太过笼统,根本帮不上忙。

「既然血的气味断了,那就得追踪灵力的气息,可是完全找不到耶。」

「啊,那个东西没有什么特别的气息喔~」

「不像我们浑身腥臭味呢~」

的确,手鞠河童就连灵力都散发着一股腥臭味。

「是难以察觉的妖怪吗?」

「偶尔会有些妖怪没有气味,鵺也属于那一类。」

我们在讨论的绝非体臭,而是灵力的气味。

妖怪的嗅觉十分敏锐,能够借着嗅闻灵力的气味来找出对方的藏身之处,或是估量对方的力量。

但也存在一些妖怪,可说是完全没有气味。这种家伙就算混进人群之中,也很难发现他其实是妖怪。

「不过他流了这么多血,应该没救了吧?」

「但要是身受重伤,应该走不远才对。我想救他……」

我们在附近搜索一会儿,但仍没发现手鞠河童口中的外来种踪迹。

不知不觉中,四周已经满满都是从巢穴爬出来的无数手鞠河童。

虽然请他们帮忙一起找,但还是连个影子都没看到。那家伙大概是已经逃到别的地方吧。

「明天去找浅草地下街的大和组长商量吧。在事情变得棘手之前。」

「也对,跟他说一下比较好。」

结果,那一天我们毫无斩获地回家去了。

隔天是我们高中的结业式。

今天起,期盼已久的寒假终于到来。

「哦,原来发生了这种事,难怪你们两个今天看起来都有点困。」

在民俗学研究社的社办里,正将有如装着新年料理般的多层木盒一一打开来的人是继见由理彦。

由理也和我跟馨一样,上辈子是妖怪,在这一世转生为人类。

只不过,他有一点跟我们不同,经历略为奇特。在千年前的平安时代,他不仅是称作「鵺」的妖怪,同时是名为「藤原公任」的人类。

我们这个前妖怪三人组,老是像这样窝在民俗学研究社的社办,整理现世妖怪的资讯,解决迎面而来的难题,或者是思考拥有怪异出身的自己,究竟该如何才能获得幸福。

「哇!今天的便当也很豪华耶,我最喜欢由理妈妈做的菜了。」

更何况,美味的食物是幸福不可或缺的要素之一。

由理今天带的便当,是他妈妈特别为了庆祝学期结束所做的,味道与高级日式料亭相比丝毫不逊色。

而且由理妈妈总是会连同我跟馨的份一起准备,叫由理带来。

「我们待会儿要去浅草地下街,由理也一起来吗?」

「啊啊,抱歉。今天我要去上茶道课,然后得跟我妈会合,陪她去买东西。我爸圣诞夜生日,她说要去银座的百货公司买条新的领带,叫我帮忙挑选。」

「哦~」

我跟馨一边吃个不停,一边出声应和。

其实我们从来没进过银座的百货公司,也没有机会进去。

这个富家少爷……

「哎,比起这个,我更在意的是若叶。」

「嗯?若叶怎么了吗?」

若叶是由理的妹妹,就读国中一年级,一位甜美可人的女孩。

「平常要是去银座买东西她都会跟,今天却说她不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