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带盗贼孩回家(2)

然而少女已经上升到了屋顶的高度。

她再次发射新的蛛丝,飞到别的房屋上头。

逃跑的速度相当惊人。

啊啊,原来是这样。

她就是用那个从手腕射出的蛛丝,摸走了我的钱包啊。

原来如此。这样一来即使是站在远处,也能偷走别人的东西。

我恍然大悟。


#014. 逮住盗贼女孩并教训一顿 「赢了的话、就吃了你?」


「『丝珂鲁缇亚』……是一种魔物的名字。」

莫琳一面吃着晚餐一面说道。

她优雅地用着刀叉,切下肉块送入口中。

坐在一旁的亚蕾妲,努力想要模仿莫琳的动作使用刀叉,但看起来实在是惨不忍睹。

亚蕾妲至今仍未习惯以餐具来用餐。

不过,她至少已经不会做出直接用手抓食物,这种会被我狠狠教训的行为——

如果只有我和莫琳两人,莫琳只会在一旁服侍我用餐。

而要是有亚蕾妲同席,莫琳便会放下伺候的工作,一起用餐。

因为我很想和莫琳一块儿吃饭,所以非常欢迎亚蕾妲同席。

「这种名为丝珂鲁缇亚的魔物,是外形巨大的蜘蛛魔物……它们拥有一种让人有点困扰的习性。」

「是什么样的习性啊?——『让人困扰』?」

亚蕾妲问道。

「该说是『好色』吗?雄性丝珂鲁缇亚会掳走人类女性,并让对方生下自己的孩子——」

「呜哇……」

亚蕾妲露出超级反胃的表情。

她的表情像是在说「早知道就别问了」。

这个话题的确不太适合在吃饭时提起。

「而且在让女子生下孩子后,丝珂鲁缇亚便会把她吃掉——」

「呜哇……」

「如果女子不是美人,丝珂鲁缇亚甚至会在生下孩子前就把她吃掉——」

「呜哇……」

「换作雌性的丝珂鲁缇亚的话,掳走的就不是女性,而是男性——」

「呜哇……」

完全没有食欲了啦——亚蕾妲露出这种表情,放下了刀叉。

我和莫琳依旧张口大嚼。

若是出外冒险,在尸体一旁吃饭也不是什么稀罕的情形。

人类女性被魔物掳走搞大肚子,如果是亲眼目睹自然另当别论,但只是作为话题提起,根本影响不了我们的食欲。

「……然后呢?被那个魔物搞大肚子而生下来的孩子,属于哪一方啊?」

我向莫琳询问道。

「拜、拜托……别用『搞大肚子』这种说法好吗!」

亚蕾妲抱怨道。但我觉得换个说法反而更历历在目耶……?像「受孕」之类的。

「生下来的孩子不属于任何一方,也就是『混血儿』。这样的孩子是兼具人类及蜘蛛双方特征的杂种。」

「……这样啊。」

「如果能提升等级、并到达等级上限,混血儿便能够进化为完全的丝珂鲁缇亚……只不过,大多数混血儿都走不到这一步。」

「为什么?」

「因为他们是一种模棱两可的存在,遭到魔物和人类共同排挤。那些被生下来的孩子,都活不了太长的时间……在多数情况下。」

莫琳补上了一句「在多数情况下」。

也就是说,凡事皆有例外。

而那名女孩,就属于这样的例外吧……

在被人类和魔物共同排挤的情况下,她一个人坚强地活了下来。

虽然拥有说话的能力,但讲起话来之所以结结巴巴,也是因为这个缘故——

她几乎没有和『其他人』接触的机会吧。

「那个,御主,您难不成是想……?」

莫琳直勾勾地盯着我。

「嗯?啊啊,没有啦……」

我只是觉得有那么一点不错。

那双眼睛。

我瞥了亚蕾妲一眼。

「咦?干嘛看我?」

这家伙也是呢。想当初她还在木笼里的时候。

有着一双精悍野生动物般的眼睛。

但沉浸在温暖的床铺、美味的餐点,以及有着充足热水的浴室里的亚蕾妲。

如今已变得懒懒散散,成了一只不折不扣的『劣犬』。

眼神也变得跟劣犬一样了啊。

我为了不让这只劣犬沦为寄生在别人底下的奴隶,正在对她施行严格的管教,好让她获得自食其力的能力。

真希望有人来夸奖我一下。

「干嘛?什么事啦?你那眼神是什么意思?——你想说什么啊~!?你就说啊!……请您告诉我。」

「唉,真是拿您没办法。御主的这种低级趣味,也不是从今天才开始。」

「咦?……低级趣味?那、那个……我会被买下来……也是因为这种低级趣味吗?」

「这个嘛……不晓得呢。只要御主能感到幸福快乐,我就觉得心满意足了……所以请你自己去问御主吧。」

莫琳一脸开心地笑了起来。



「是在这一带吗?」

隔天,我们三人一同前往之前遇上盗贼女孩的地方。

莫琳做的不是女仆打扮,而是穿着贤者的长袍。

这让她比穿着女仆装时更加引人注目。

近来在上流阶层里,似乎流行让佣人做女仆打扮——因此就算穿着女仆装走在城里,也不会让人多看两眼。

但莫琳现在的打扮,很难不引来旁人侧目。

因为她随意佩带在身上的,每样都是传说级的装备。

尽管没有太多人了解她身上装备的价值——但凡是意识到这件事的路人,都惊讶地猛然回头。

「这样子太过引人注目了呢……下次还是先准备一套初学者用的装备好了。」

莫琳说道。

说得也是呢。

我们既不是要去打倒魔王,也不是要去挑战最后迷宫,更不是要去弑神。

附近武器店、防具店及魔法店销售的现成量贩商品,就已经足够应付了。

「她不一定还停留在这一带吧?……经历昨天的事情之后,她或许已经转移了阵地?」

「她昨天可是从容不迫地从我们手中逃走。所以她应该会认定,就算我们再来找她麻烦,自己也能立刻逃走。」

我回答道。

而且蜘蛛类的魔物,具有结网定居的习性。那女孩说不定也继承了这样的习性……

「那么,我开始搜寻了。」

莫琳用贤者之杖「咚」地敲击地面。

她发动《察觉敌人》的技能。

即使是同样技能,莫琳的技能等级和现在的我相比,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她的探测范围可以扩及整座城市。

「找到了。」

「在哪?」

「就在御主头顶上。」

「头顶上?」

我仰头看向头顶。

在没有任何支撑物的小巷上空。

有一名吊着蛛丝的女孩。

她身上只披着一件破烂的斗篷,全身上下仅有零碎的布料包裹。



女孩就以这种称不上有穿衣服,几近半裸或全裸的模样,头下脚上、上下颠倒地悬挂在半空中——

因此让我欣赏到了一副美景。

「喔。」

我举起一只手,向位于我头顶一公尺处的女孩打招呼。

「丝珂……败露、了。」

「这样啊,败露了是吗?话说回来,是什么事情败露了啊?」

「再偷、一次。」

原来如此。

不过……

这女孩见到我后不仅没有逃跑,甚至主动靠了过来。

「完全就是自己掉下来的馅饼呢。」

「『掉下来的馅饼』、是什么?」

「这很难说明呢。」

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异世界没有这样的谚语。

「总之,把你昨天从老子这偷走的钱包还来。」

我向女孩说道。一个皮袋被抛了过来。

「里头的东西也给我还来。」

「丝珂、不还。」

「那是老子的东西,还来。」

「丝珂的、东西。」

真是倔强的女孩。我本来还想说,她要是乖乖把钱包还来,就稍微网开一面……

处罚的时间到了。

我朝头顶上施展炎之魔法。

这道火球魔法,是用来烧尽遍布于半空中的罗网。

「好烫。」

蛛丝烧毁后,女孩掉到了地上。

她身手敏捷地再次窜向房子的墙壁。

和只能平面移动的人类不同,能够进行立体机动的蜘蛛子,选择的移动路线十分独特。

但是我早就料到她会朝墙边移动。

所以已经先一步来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