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带盗贼孩回家

#013. 被盗贼女孩扒走了钱包 「杀得掉。杀不掉。」

作为一名冒险者,亚蕾妲虽然还称不上能独当一面——

不过感觉已算是略具雏形,姑且有资格自称为一名「战士」。

那一天,我和亚蕾妲一同去城里进行采购。

因为亚蕾妲这家伙一直嚷嚷什么「那么多东西我一个人拿不动」,所以我主要是跟来搬东西的。

话说回来……

你的「力量」已经达到多少啦?

应该足以扛着一只牛奔跑了吧?

有那个需要吗?……需要找我来帮你搬东西?

我们买了蔬菜、肉品、水果、面包。

买了各式各样的东西。

莫琳的购物清单堪称完美无缺——只要按照清单的顺序采购,就能以一笔画的路线,在城里进行最短距离的移动。

这样固然很好……

但是,这家伙居然让身为主人的我搬一半的东西,还兴高采烈地踩着雀跃的步伐。

「欧里昂……主人?您不觉得……我们两个……就像是在约会吗?」

「啥啊啊?」

我以流氓般的语气反问。

这家伙脑筋烧坏了吗?

任谁来看,都只会觉得我是个被抓来搬东西,因而不爽到了顶点的男子吧?

就算退一百万步来讲,假设我们真的是在『约会』好了——帮忙搬东西这种事,我也只觉得是一种处罚游戏。

「啊——那种水果,您认识吗?虽然有一点点酸,但是非常好吃喔。我可以买几个吗?只要两三个就好了。虽然不在莫琳小姐的购物清单上。」

「嗯,随你便吧。」

我说道。

这家伙——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对我用敬语。

但是——

这下又要增加东西了是吗?

然后要负责掏钱的人是我吗?

不过,我想天底下也没有主人和奴隶一同购物时,不是负责掏钱的那一方……

「不好意思,请给我三个——不,五个。」

喂,这哪叫两三个啊。

要装不下了啦。

算了,就这样吧。

我伸手去掏钱包。

我那个装着金币的皮袋……皮袋……

咦?怪了?

「总共是一二五G。」

「哦,你等我一下。」

我找着钱包。

将拿着的东西全都先搁到地上,认真地找起钱包。

「……你搞丢了是吗?」

「怎么可能。」

因为我记得先前付钱时,钱袋还挂在我腰上——

「……什么嘛,就是搞丢了嘛。」

这家伙。

就只有在这种时候不对我用敬语。

「我怎么可能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你以为老子是什么人啊?」

但我就是找不到钱包。

「……就是搞丢了嘛,看吧~」

「看吧」你个头啊。

这是洋洋得意的时候吗?小心老子宰了你喔。

「不好意思,那个水果——」

一直在旁等待的店员向我询问道——

「我来付——给你,一二五G。」

亚蕾妲掏出自己的钱包,很干脆地把钱付了。

我真不敢相信,世上居然有这种让主人颜面扫地的女奴隶——

「弄丢钱包的糊涂主人——请问接下来的购物行程,您打算怎么办呢?」

亚蕾妲笑脸盈盈地向我这么问道。

「……去找出来。」

「你要去找掉了的钱包?——好逊啊。」

「错了。」

如果我的钱包不是自己掉的,能得出的结论就只有一个——

是被人扒走了。

但是从上次付钱的店家到这里的路上——靠近我身边的人就只有亚蕾妲。

除了她以外,我身边几公尺内都没有其他人靠近。

由于亚蕾妲不可能会偷我的钱包——要是她真的偷了,那就有她好瞧的了。

因此偷走我钱包的人,应该位于路上的某个地方。

而且那家伙还能在不靠近我的情况下,从至少几公尺以外的地方摸走我的钱包。

只是——对方是怎么办到的?

「我记得,应该是在这一带……?」

我止住脚步。

在道路的某个地方,我感觉到了奇怪的气息。

仔细一想,钱包或许就是在那时被扒走的。

我还记得那股气息的感觉。

如果对方还在附近,应该就能找到。

我闭上眼睛。

将感觉扩散到极致,专注于周遭的气息搜寻。

我现在发动的,虽然是极为普通的技能《察觉敌人》——

但是我的使用方式有点特殊,和一般的方式不相同。

我将五感逐一《献祭》出去——

让视觉、听觉、嗅觉、触觉,以及味觉——全都暂时消失。

如此一来,《察觉敌人》的技能效果,便会获得飞跃性的提升——

有了。找到了。

这个小毛贼。

可别以为扒了前勇者的钱包还能跑掉!

我的脸上浮现狰狞的笑容。

「你已经无处可逃啰。」

我将小偷逼到小巷深处。

那家伙——

全身上下都蒙在一件破烂的斗篷里。

就连斗篷底下是大人还是小孩都看不出来。

从体格来看,应该是小孩或老人——身材十分矮小。

但是,从深深的兜帽内侧露出的那双眼睛,散发野生动物般的光彩——

感觉要是糊里糊涂地靠近,便会被一口吞下肚。

「……眼神好恐怖啊,好像会被一口吞下肚。」

亚蕾妲的这番话,和我心里所想的完全一样——

所以我苦笑了起来。

「你当初也是用那样的眼神,从木笼里瞪着我的喔。」

「不是吧!?」

「因此我才会把你买下。」

「那、那……这算是好事一件啰?」

我向小偷逼近一步。

「还给我吧。」

对于拥有这种眼神的小偷——我稍微有点中意。

「这是、丝珂鲁缇亚的、东西。」

小偷语调生涩地说道。她的话语以字词为单位断开,仿佛不习惯说话。

是女性的声音,而且相当年轻。

「不对。那是我的钱包吧。可不是你的东西。所以给我还来。」

「丝珂鲁缇亚、不还。」

「还有,我没问你的名字。」

「丝珂鲁缇亚——」

「就说我没在问你名字啦。」

「…………」

小偷沉默了下来。

话说回来……

不晓得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她从兜帽里露出的眼睛,似乎有六颗还是八颗……?

然后那些眼睛,好像全部都瞪着我?

「你们俩在唱什么双簧啊?」

亚蕾妲叹着气说道。

「这种时候应该要说是『相声』才对。」

「那是什么鬼?」

亚蕾妲露出一脸不解的表情。异世界人不晓得什么是「相声」吧。莫琳的话感觉应该知道。

「和小偷啰唆这么多,也只是白费口舌——我来收拾她吧。」

或许是前些天的事情让亚蕾妲有了自信,她向前踏出一步。

「不可能、你杀不掉、丝珂……」

小偷似乎是觉得如果说出全名,又会遭到我吐槽,因此省略了后半部分。

好,这家伙的名字就叫「*阿助」吧,决定了。(译注:「丝珂」日文为「スケ」,写成汉字即为「助」,和日本的长寿电视剧《水户黄门》里,陪伴水户黄门四处惩奸除恶的随从——「佐佐木助三郎」的匿称正好相同。)

「你、杀得掉。」

小偷用手指着亚蕾妲说道。

接着将手指转向我——

「……杀不掉。」

并这么说道。

她说得没错。

如果没有评估对手实力的能力,可没资格自称为前勇者。

小偷说她「杀得掉」亚蕾妲,很有可能是「事实」。

而她说「杀不掉」我,则是——百分之百、毋庸置疑的「现实」。

「杀不掉、所以……丝珂、要逃了。」

小偷举起一只手。

正当我思索她打算做什么时——

从她手掌根处的手腕一带,「咻」的一声——射出了某种东西。

从她掌根射出的东西,似乎是某种具有黏性的液体。

那像是蜘蛛丝一样的东西,自她手腕射出之后,准确无误地命中房屋的上方。

接着立刻凝固,黏在房屋上。

少女的身子迅速上升。

「咦!不是吧!?——你给我等一下~!别跑~!?」

亚蕾妲大叫。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