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角川文库 > 86-不存在的战区- > Ep.10 Fragmental neoteny

忘川之畔


滔滔奔流的河一片蓝,河面宽阔毫无必。

具体说,从莱登目前所在的岸边岸,目测距离约莫数百公尺,刚刚远让人那兴致尝试游泳渡河。不在已是深秋,气温骤降的期,本就人游什泳。

即使此,假先锋战队的其他人在世,悠人、戴亚或库丘概已经跳水了吧──莱登此,鼻子哼了一声。

他进行特别侦察──刻意让存活的八六阵亡的决死行,现在已经了半月有余。他故意关掉了惯导航系统显示的定位资讯,因此无从知离一战区的最那座基远。

因不容易才场难的由旅,他不希望最抱着「原才走了点路」的遗憾逝。

「……『破坏神』……应该不吧。」

「那说吗?」

同辛从旁做的冷漠回应,「破坏神」有渡河力。

毕竟是撑几年就不错了的赶制品,几乎等即丢的特攻兵器。设计与组装说粗制滥造,即使关闭座舱罩,跟本体间是留一丝空隙。了抵挡核生化(NBC)武器攻击理应保持气密的驾驶舱部分做了,其他部位的防水知。

继续前进,说底桥,桥梁古就是军冲。换言,支配此的「军团」言,桥梁同是重的移动路径。

他三前抵达河畔,往东移动的「军团」部队正在通附近的桥梁。

渡河导致部队战力分散至两边河岸,是极其危险的行动。附近一带已经设警戒的侦察部队,先锋战队岂止无法靠近桥梁,连正常移动不行,被迫找方藏身。

倒楣的是抵达的同一又刮了暴风雨,他足足淋了三的冷雨。

所幸附近有遮风挡雨的方,状况允许他生火,否则特别侦察原本就已经将他累坏,必有人因此病倒。

了避涨的水位,他潜藏在高台一座被遗忘的老旧碉堡,从见群「军团」正在桥。

浓黑厚重的蔽雨云造整白不见阳光,再加黑压压的倾盆暴雨。源源不绝进军淹整片河畔带,连绵不断渡河川,消失在遥远东方的铁青色集团形非现实的光景,像是一场恶梦──一场永不清醒的恶梦。前所未见的型军势,规模恐怕相师团。

那庞的数量,那些「军团」轻易就生产,送往战。

他──就连向临危不乱的辛不例外──全哑口无言注视着那场行军,概是觉从中再次目睹了人类的未吧。

场战争,是人类输了。

暴风雨在昨深夜离,「军团」的最一队伍差不是在那了桥。「军团」即使是最轻量的斥候型超十吨重,重战车型更是重达一百吨,现在有几万架机体桥,花长的间。

就亮,今气晴朗像昨止的雨是一场错觉,原本数量那般庞的「军团」走一不剩。

即使此,他仍留在河岸的一边,是因辛说先不急着前进。他说安全见,今最整留在观察情形。

……莱登猜他八是被雨困住了三不动,现在不容易由行动,气又放晴了,不愿意再被关进狭窄的「破坏神」驾驶舱一整,但说口。跟他一被闷坏了,况且不是需赶路的旅程。

安琪说日子正适合洗衣服,干劲十足忙了一整早。现在太阳已经升中,穿旧了的沙漠迷彩野战服与单薄的毛毯挂在临晒衣竿的菲的重吊臂与「破坏神」的炮身飘动。

片景象岂止傻气,甚至有莫名闲适的风情,让人难相信是「军团」的支配区域──他人类说是必死。

莱登重新眼前铺展的风景。

万无云的碧蓝空亮刺眼,高远无垠澄澈,仿佛连遥远高空的星海与摇荡的黑暗望见。缓的河流被蓝倒影染琉璃色,在秋日的透明阳光水晶般璀璨。

整片视野,全是无边无际的耀眼蓝色。

一片离现实的奇幻光景。

着有敌人但有半人类,纯粹静谧丽的光景──让他有奇妙的感觉,像今就是世界末日。

「该怎说咧……风景,就觉全世界像剩我几了。」

他一说完,辛稍微瞄了他一眼。

莱登回他,继续说。

记有人说蓝色是陆各神话共通的堂色彩,无论哪文化认亡魂必须先渡河才前往死世界──话是那老婆婆说的,是辛说的?

「是说,我其实早就死光了,是堂的入口……什的?」

辛继续侧眼着他,一副像觉很有趣的表情。

「……干嘛啊?」

「『最果见流星雨(),那不赖』──你是说的吗?」

莱登喉咙「咕」一声。那是两年一点前的了,回恍隔世。战场有他俩活,莱登在那百年一度的流星夜,不讲了感。

辛摆明了挖苦人的口气接着说:

「不你挺诗意的。」

「……你管。」

他龇牙咧嘴低吼,辛声笑了。

莱登怀着少许意外的情,着辛无忧无虑晃动肩膀偷笑的模。

从那候……半月前,在八十六区的最一战中诛杀了哥哥,辛就变很爱笑。

莱登感觉他的表情变比往柔了些,变常玩笑,始跟着闲扯淡。

像是卡在膛的疙瘩除了,像是从背负的刑罚获解放。

必是长达五年在战场寻找哥哥,最终让他安息,肩膀的重担卸了吧。

踏初次获的由旅程,或许让他有海阔空的情。

最重的是,伙总算让己了些微的救赎。

他死神愿意带着并肩战先走一步的战友,及他几最段旅程的旅伴,扛着他每一人的名字与灵,步向他己的生命尽头。

本最倒毙尽头的他己应该无法灵寄托给任何人──不最的最,伙竟找了值托付的象。找一人让他说「请不忘了我」、「在我倒,请妳继续活」,留己的愿。


──我先走一步了,少校。


够留那句话,伙言,必是真正弥足珍贵的救赎吧。

辛晃动着肩膀笑瘾,接着耸了耸肩。

「不我,我应该死。死人直接消失,在黑暗底层慢慢融化……不留任何意志与意识。」

辛够听见死不瞑目的亡灵声,似乎感觉那亡灵完全死消失的瞬间。且那感觉不同五感,像是莱登有的一感官,因此辛每次提那感觉,莱登基本听不太懂。

……黑暗底层?

总言……

「就像那些比我早走的伙……是吗?」

「是啊。」

就像辛带着路的,包括哥哥在内的五百七十六名战死者。

八十六区战场的他每一人,一定从的景色。

话说,现在衣物洗了正在晾,不有衣服换,所他身盖着从附近民宅拿的床单等等,其实满逊的。

两人不做太的动,是随便拿些树枝、绳线与金属片,现场做了根钓竿插在河滩,边聊边热中钓鱼。

其他同袍差不是同一副模。安琪边胡乱哼歌边染色的花染指甲玩;赛欧被片风景勾了创,却有任何东西画,两手手指焦虑合合;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