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角川文库 > 86-不存在的战区- > Ep.10 Fragmental neoteny

检伤分类黑卡的平凡日常


「──菲,关系,它扯掉。」


辛一手撑在抛锚的「破坏神」被压烂的座舱罩,从装甲变形空的细缝窥视驾驶舱内部说。面的同袍已经回乏术了。

库丘(注:原译「九条」)待在己受命待机的「破坏神」,光荧幕的影像就明白了一点。

真说,一旦侧腹部被突击的近距猎兵型撞正着,「破坏神」说,面的处理终端绝别活命。

共国引傲的拙劣机体「破坏神」令人难相信的是,驾驶舱周边的框架竟接合不够紧密,一遭受攻击有就导致躯干部位分,是连同面的处理终端一。战场,很快就习惯同袍半身被裂飞走的框架拔断,惨不忍睹的尸体。

被命名菲的旧型「清夫」运喷枪与重吊臂拆座舱罩,辛弯身探向暴露在外的驾驶舱。被菲的巨身躯挡住,其他处理终端不见驾驶舱内部。

虽说「军团」本队已经撤退,但战斗才刚结束,说不定有脚程较慢的走雷──机身内藏高炸药与指向破片,丑不啦叽的人形爆兵器──留在附近,候离驾驶舱处理终端说无异杀,辛显毫无戒。一手拎着的动手枪必不是了卫携带。

辛朝颓躺卧的「某东西」伸手,碰了碰。但他站直身子仍有举手枪的动,库丘喟叹闭眼睛。已经有呼吸了,有必帮解。

「算运气」。不同与生命维持功直接相关的中枢神经系统与循环系统──头部或部,腹部的损伤即使是致命伤无法迅速死亡,运气背的候甚至痛苦几死不了。运气真。

反正死,死轻松点最。

检伤分类卡(Triage tag):黑区(Black)──一息尚存但迟早死,不须治疗的濒临战死者。早在被扔进战场前就全被列入一类的八六,点有共识。

话虽此,那伙终究命不感觉身体遭受致命破坏的痛楚与己死亡的瞬间就逝。

──谁……救救我。

知觉同步捕捉的不知谁的微弱声音重回耳朵深处。库丘救,保护。正在战斗,库丘就连待在那早在分先锋战队前就已并肩战年并一同活,像他妹妹一的战友身边,送最一程办不。

不,米娜。最妳做点什。

库丘向神祈祷死获最码的安息,画了十字。部队除了他外,人做祈祷的动。八六长期暴露在无处逃的蛮横待与苦难中,不信那些什不肯拯救的神。更何况统领战队的是无头死神──司掌处理终端说是令人忌讳的结局,是唯一绝安息的「死亡」。

米娜此,分战队一死的马修是……有我阵亡,带我前往安息的,绝不是连存在令人怀疑的老爷。

在光荧幕,他的战队长让机械食腐者随侍左右,站在同袍的遗体与四脚蜘蛛的尸骸旁边,一他的绰号,仿佛恐怖不祥却又令人仰慕的丽死神。



话虽此,每边着怎死边日子太蠢了。

『距离退伍有一三二日!愿那该死的光荣归先锋战队!』

「写了。」

今照常改写机库深处那每日更新、色彩缤纷的倒数计,库丘拍掉手掌沾的粉笔屑。南方黑特有的黑皮肤、头与眼睛,在共国内已经属少数族群的八六中更是少见。头高结实,紧紧绑的三条辫子尾端垂落在脖子附近。

不管是无法改变的困境是命运,统统一笑置尽情享受人生,是一人迫害行做的最是最棒的抵抗。

走进队舍餐厅,早餐已经准备差不了,安琪在吧台面的厨房木杓搅拌锅子,莱登钝器般的平底锅一次处理几人份的欧姆蛋。赛欧与蕾娜餐具整齐放在吧台,凯耶在喂饭给前戴亚捡的猫。其他队员与整备组员坐在桌边各聊,辛一平常与些喧闹声稍微保持距离,在最面的座位书。

无意间,遥远昔日的记忆闪脑海,库丘眯了眼睛。

候每早,己的客厅是像,母亲在厨房忙,弟弟妹妹在周围与餐桌边又笑又闹,父亲坐在更面的沙报纸──

那是强制收容前,一不返的回忆。

今,他已经不在了。

有果辛说爸爸或是莱登比喻妈妈,遭咖啡加入量砂糖类的无聊报复,所他不说口。附带一提,前一再拿件取笑他的奇诺就实际被报复。

安琪摘包长的三角巾,从吧台探身说:

「煮了,端吧。有,库丘你先洗手,粉笔屑拍的拍不干净。」

「啊,喔。」

乒乒乓乓从座位站(板安装太差,很边角翘了),库丘暂离餐厅洗手。

回已经有人帮他饭端了。「谢啦。」他旁边的人说完就座。

早餐是热的罐头面包、兔浓汤与蔬菜欧姆蛋附柳橙与莓果甜点,替代咖啡(Ersatz kaffee)是蒲公英做的,每食物是从弃守的市废墟找、采附近森林,或是在队舍面栽的植物。弄不手的东西不了餐桌,所菜色算是比较简单,但习惯了生产工厂难吃的……不说味的合粮食的他说,已经够丰盛了。

库丘餐桌边缘有准备了早餐的空位,不禁眨眨眼睛。

周围的同袍注意他的视线,往那边瞄了一眼。动传染给餐厅的所有人,恐怕同注意了。

那是昨阵亡的米娜的座位。

霎间,沉重的死寂降临餐厅。

面同袍死,处理终端言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所死亡很快就。抵说,那同袍阵亡的晚严肃哀悼,隔就恢复平常的己。至少表面装。

但是在战场充斥着太死亡,太理所,却总是手段恶毒──所不像,攻其不备般逼他那无穷无尽的失落感,像逼他面平常是勉强遗忘才笑,己够预期的凄惨未。

沉郁的寂静支配着在早晨阳光照,原本满室食物香味令人情舒适的餐厅。

库丘握紧了双手。

笑不就输了,不乐在其中就输了。

他一旦绝望,就等他丢进战场的白猪认输投降。

他才不认输。

「我说啊!三的满月那,不『赏月』怎!」

──你知吗,库丘?月亮有兔子喔。

──喔,月亮。

库丘突声说头脑的话,让同袍惊讶转头他。

库丘不在意,急着继续说:

「就是陆东部的一祭典,我试试吧。感觉应该就跟次的『赏花』差不吧?不,凯耶!」

忽被问的凯耶急忙点头,极东黑特有的乌黑马尾配合著动弹跳。

「啊!啊,概吧。我不太清楚,但应该差不。」

「听说是月亮喝酒玩痛快!虽我不喝酒!」

不库丘,处理终端是滴酒不沾。因喝醉了就不战斗。他的尊不允许他在无法战斗的状态遭「军团」袭击,无力抵抗,白白被杀。

莱登似乎听他提议的意思了,咧嘴一笑。

「啊,挺不错的。反正很闲,趁机转换一情。」

战队副长同意了。往旁偷瞄一眼,基最年长的整备班长在苦笑,其他队员与整备组员的反应不错。

是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