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角川文库 > 86-不存在的战区- > Ep.10 Fragmental neoteny

幼态延续:断章〈烙印〉


3


「──辛苦啦,诺赞『副长』。」

辛将「破坏神」停放在机库的规定位置,从机体,一旁有人声叫他。

眼睛回望方,一头硬质金倒竖的青年冲着他露齿笑。

「奴那登队长。」

「叫我荣树就……说几遍了,你就是不肯改耶。不你人顽固。」

战队的战队长荣树•奴那登尉怀笑着,往辛边走。高的身材比辛高一头,朱红双眸显活泼欢快。

「你今一表现很。你救了我,救了队的其他人。」

「我是告知敌人的动向罢了。」

「够了。够避免遭奇袭,就已经有很帮助了。」

说完,荣树忽加深了笑意,朱绯特有的朱红眼睛呈现黄昏的色彩。

「你愿意告诉我,真的很了不。虽跟你同步迟早听,你做是很需勇气。谢谢你。」

谢谢你愿意相信我。

「……不。」

什。

因就同他所说的,跟他继续同步,件迟早被现。

荣树苦笑。

「我在称赞你,你老实接受就是了。我你一定很不懂何接受人的称赞或谢意吧。」

「…………」

哪有什懂不懂。

不是什被感谢的,所必接受已。

辛一副坚持不肯正视他的态度,荣树加深了苦笑,同换话题:

「……话说,你战场()就快满一年了吧?」

辛不懂他的意思,忍不住愣愣回他。见荣树意笑着说:

「那就……给你人代号或标志了!应该说,就由我帮你!」

「…………喔……」

辛与明明不关己的却显莫名的荣树正相反,有气无力的声音。

在战场存活了一年的处理终端,在通讯联系使固有的人代号代替队名称与编号组合的呼号(Call sign),同,机体画人标志,不是呼号。在八十六区,数处理终端在从军的一年内死亡,才有老规矩。

,不记录在共国军的官方文件,不基本默许。指挥管制官与他的长官人形猪猡的奇风异俗不感兴趣。

「你有有帮己?例比较哪感觉?」

「反正就是识别的记号罢了。名字、呼号是收容编号差。」

听辛的语气变有点不屑,荣树忽眯了眼睛。

「你讨厌己的名字吗,辛?」

「…………」

霎间,记忆底层鲜明强烈复甦的嗓音与双眸,让辛力咬紧了牙关。

辛(SIN)。

是你的错。

一切是你的错。

「……有。」

回话的声音带有些微的生硬。

己的声调不知何让辛感一阵厌恶,目光向低垂。不知不觉间,拳头竟使劲握紧皮肤摩擦声。

荣树似乎贴打算假装注意。

「有特别哪的话,就我吧。嘛……」

了一儿,他露一点子的表情竖了食指。

「『火眼』怎?是某神祇的绰号。听说是率领战士英灵的战神,有着火焰般的眼睛。因你像鬼神一强悍,又守着那份约定……且有丽的红眼睛。」

辛不由头一凛,回望荣树,见他一副意洋洋的神情再次露齿笑。

他那像哥哥弟弟恶剧功般的表情,辛有点慌张移视线。

因让他联一人,希望那人他,但他不不配。

他已经记不那人的长相与笑的表情了。

「……那不合我的。」

「吗?我是觉既取,就该取帅气掉渣的代号。反正……」

辛抬头他,荣树维持着笑容轻轻耸了耸肩。

「就像你说的,说穿了是识别的记号,反正是我满足的角色扮演游戏嘛。」



荣树目送战队副长的细瘦背影走机库,眼睛转向待在稍远处旁观他话的整备班长。

「不又麻烦你就是了,塞亚整备班长阁。」

「整备与修理是我的工,无所谓……但是,荣树……」

从幼年校就跟荣树同班,又一被遗弃在战场的老友整备班长,维持着像已经固定不变的苦涩表情,视线转向旁边他。他有着近乎银色的金,及据说北方邻国移民血统的淡紫色眼睛。

「真佩服你愿意理那令人毛骨悚的鬼。」

「什吗?」

「光是今就死了几人?从那伙分呢?」

「喔……」

荣树轻叹一口气。原是件啊。

关两月前分战队,直接就任副长──附带一提,八十六区的指挥体系战斗力决定军阶──的红眼少年,打从一始就有不吉利的谣言跟着他。

「我觉不是他害的啦。」

「很难说吧。毕竟有那件……据说那伙至今服役的所有战队,除了他外,所有人阵亡了不是吗?」

荣树无奈弯嘴角。他朋友人不坏,是该怎说?他喜欢跟不喜欢的人有差别待遇就是了。

荣树明白那是因他重感情,万分不愿意己人受伤害,并极度排斥造伤害的原因。

「唉,那件概就是真的了……那伙……」

他往某处瞄一眼,视线示意机库墙壁的方,战队副长在队舍的人房间。

辛除了有必的候,在那房间独处,从他跟年龄相仿的其他少年兵聊。

「且他从不叫任何人的名字。既抱着那份约定,应该不是不记住的名字──概是即使此,是划清界线吧。」

与迟早先走一步的同袍划清界线。

长命获人代号的处理终端──「代号者」,有一段期表现像他那态度。荣树那情绪不是毫无印象。

因一旦超乎必产生感情,失特别痛苦。

荣树他些「代号者」失的物令人无法承受。从军的处理终端,每年活的人不千分一。

是,正因此……

「那不是那伙的错。」

八六本就死。在八十六区,每人死。

死太简单。

且不是任何人的错。

「荣树……」

「卡珊德拉是一语谶的毁灭先知,即使是……」

纵……

将预言者毁灭的原因,分明是无避免的悲惨结局,却千方百计寻找指责的原因,是人类社常有的现象……

同共国逼八六承担战争与败战的罪责,将他赶进战……

「不是卡珊德拉唤毁灭,更不是期望此吧。」



2


「……荣树是说的,但实际是怎?你底是先知(卡珊德拉),是瘟神?」

替「破坏神」修理的部位做完整动测试,塞亚唐突问,被问的辛则回无精打采的一瞥。熄灯间将近,前线基的机库除了他俩外有别人。

无视年龄与体格的幅差距,击垮原本的副长坐位子的辛,在抗「军团」的战场同挥了无人并驾齐驱的战斗力。反说,由他倾向求「破坏神」做超乎本身的激烈动,在机的损伤与损耗率方面无人比。

因他每次战总是「破坏神」破烂不堪,最近甚至不及整备与修理,替他准备专的备机轮流使,才不至窗。

但不知何,本人却受什重伤。塞亚回望着他那度端正,连是不是有血有的人令人存疑的白皙脸庞,感十分不思议。

着他那双与十岁头的年龄毫不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