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其他文库 > 灰与幻想的格林姆迦尔 > level.17 有朝一日跟战斗的日子告别吧

6.强者们实现梦想的前与后(2)

就叫热情的视线吗。

「我喜欢你。」

「……啊,喔。」

底怎面才?

总先就,反正接包含摩莉莉在内的奇涅队分行动。不,是暂分,预计马就合,毕竟无法合是问题,但是一直担的无济。务急是集中精神,专做眼前的。

穿门扉的走静谧令人毛骨悚。己是姑且,不,是战战兢兢睁眼睛竖耳朵,提高警觉往前迈进,但一路有碰任何状况。

「有关我接的礼拜堂──」

基穆拉口说话。

「根据在所知,那间房间每次是同一敌人盘踞在那边。恐怕次一──」

讲话的人明明是基穆拉,但什在笑?基穆拉不像前那笑,甚至觉他不是基穆拉,且除了不劲的感觉外,让人有不祥的预感。

「那是什的敌人?」

瑟朵拉冷淡的语调,斩钉截铁询问。

基穆拉往推了圆眼镜的镜框,但镜片有亮闪光。他果怪怪的,虽不停让镜片反闪光更奇怪就是了。

「我猎户座称呼那敌人叫亡灵怪(Wraith)。」

结果,抵达礼拜堂前的路遇敌人。

礼拜堂不同先前经的方,光线从挑高的花板照,头相明亮。花板嵌着彩绘玻璃般的物品,光源像就在另一侧。此处应该位底,所不是光线。虽不清楚那究竟是什的亮光,但很庆幸眼前不是一片昏暗。

亏光线明亮,礼拜堂的构造一目了,是间直径二十公尺左右的圆筒形房间,中央呈现石阶状隆。

有人坐在那座石阶。

方怎是人类。

总共有六人。

他无论是体格、外表年龄、服装不相同,但差异应该是理所。六人有共通点,那就是他的穿着打扮哈尔希洛他非常相似,全是义勇兵风格。

「我猎户座『人怪』称呼亡灵怪。」

基穆拉将锤矛握在右手,左手拿圆盾,始往前进。

「,有不少义勇兵在座墓失命。动的人偶就是模仿那些丧命的男女义勇兵──」

石阶的亡灵怪缓缓站身。

仔细一,相年轻的男子、中年男相高的女子三人应该是战士。长相精悍的年轻男子的是剑,中年男子的是斧头,高女战士则是手拿长剑型盾牌。

另一名年约四、五十岁的男子,头中混有白,基穆拉一身穿着白色衣服,应是神官。头斑白的神官双手持拿的锡杖装饰,但被那武器打中的话,绝不全身退。

有一名头戴三角帽的极瘦男子,巴留着长长的胡子,外表是魔法师,手拿着一应该不是木制的白色法杖。

哈尔希洛格外注意的是体格十分健壮、已经拔长剑的女子。的握剑方式有些独特,手背是朝向我方。且不知是不是携带刀,腰际腿挂着非常刀鞘。从鞘的尺寸,装的有是投掷的刀。女子头戴铁盔,不长相,身穿了铠护腿等最低限的防具。从行动的步伐重变化,女子生前,不,应该说亡灵怪模仿的女子,肯定是相干练的老手。

「你听了。」

基穆拉盯着亡灵怪轻声说。

「等等一定尽全力打倒牠。虽说我猎户座的信源,有曾是在恋人的尤克伊,他的力已无法与相提并论,但依旧非常强。」

他刚刚是不是云淡风轻说了一件相惊人的?不的算是惊人吗?仔细,像惊人的步。

「达鲁姆•海尔•安•特利姆•葛•阿尔芙。」

不惊不惊人像一点不重。留着巴胡的极瘦魔法师,在石阶最高处法杖描绘了元素文字,咏唱了咒文。

「……那是火炎壁(FireWall)!」

梅莉喊。火焰往窜升,俨就是火炎形的墙壁。今在火焰的遮挡,已经不见石阶了。在火焰遮挡视线的前一秒,人怪展了行动。从我方的方向,那名体格健壮的女子走石阶,剑男往右手边,斧头男剑盾女战士则往左手边移动。

「敌人了喔!」

哈尔希洛眼神身体动达指示,库萨克往右,梦儿往左。蓝德则是已经朝左方飞奔。

不一儿,剑男就从火炎壁右侧,斧头男女战士从左侧飞扑。库萨克负责付剑男,蓝德梦儿则是分别迎战斧头男女战士。

「──基穆拉先生……!?」

基穆拉杵在火炎壁的正前方。那人是在干嘛?

他是在那边等候敌人的吗?

象是那名体格健壮的女子,应该是基穆拉的恋人,名字像叫做尤克伊。尤克伊毫不在意穿火炎壁,砍向基穆拉。

「哇啊……!?」

基穆拉圆盾挡尤克伊的长剑,准备向挥锤矛。虽手不是本人,但他面前的恋人,不无法积极攻击的胯?

但是,尤克伊轻易举就长剑挡锤矛,攻向基穆拉,展一连串猛攻。基穆拉运圆盾锤矛勉强抵御尤克伊的激烈攻势,但终究无法彻底防御,身处遭砍伤,转眼间就遍体麟伤。

「唔嘻咿咿咿咿咿咿!尤克伊伊伊伊伊伊伊伊伊伊伊伊……!」

他像非常,但子真的是被重重砍伤,所必须赶快伸援手。己准备前搭救基穆拉,被瑟朵拉制止了。

「你付魔法师……!」

「……那基穆拉就拜托妳了!」

哈尔希洛决定让瑟朵拉前掩护基穆拉,接着冲库萨克剑男身旁,绕火炎壁方。留着巴胡的极瘦魔法师头斑白的四、五十岁神官,目前待在石阶。两人像早就料哈尔希洛攻。

「达鲁姆•海尔•安•冯•阿尔芙。」

极瘦魔法师再次动了魔法。魔法是……

「──……!?」

一阵火烫的热风迎面。热,瞬间眼球干燥,口干舌燥。但风势并未刮走己,站稳脚步,且勉强逆风前进。但是──

「达鲁姆•海尔•安•伊葛•阿尔芙。」

又是魔法。火球飞了,且不一颗。哈尔希洛眼见两颗、三颗火球「嗖、嗖、嗖」,立刻放弃抗热风的阻力,快被热风吹仰倒的姿势,扭动身体闪火球。由三颗火球太靠近,因头有些烧焦,最总算是功躲波攻势。

「──唔……!?」

次的攻击不是魔法,是头斑白的神官。他杀了,狠狠横向扫锡杖。他的攻击范围实在有够。哈尔希洛弯身体低头,让锡杖挥空。不,锡杖──应该说是头斑白的神官──并未因此停攻势。他的身体连同锡杖旋转一圈,接着再直接旋转二圈。哈尔希洛横向跳。被招打中,不死半条命。

「达鲁姆•海尔•安•利葛•阿尔芙。」

那名极瘦魔法师密集动魔法。现场窜火柱,像是名火炎柱(Fire Pillar)的魔法。哈尔希洛差一点就撞火柱。

「唔……!」

哈尔希洛急忙退,但极瘦魔法师又再动了火炎柱。

「达鲁姆•海尔•安•利葛•阿尔芙。」

「──烫……!?」

次的火柱现在背咫尺处。今前有火柱,往左或右移动了。哈尔希洛在陷入迟疑前,选择往右前进。头斑白的神官已在前方摩拳擦掌严阵待,他朝哈尔希洛挥锡杖。

「喔……!?」

若头脑先思考再行动不及反应,因此哈尔希洛直接给身体的反动。锡杖擦左耳,但未命中。哈尔希洛窜头斑白的神官侧面,错身般的姿势使扫腿。头斑白的神官在翻倒的同,咏唱了光魔法的祝祷词。

「光啊,在路密爱斯的庇佑……!」

他「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