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其他文库 > 灰与幻想的格林姆迦尔 > level.17 有朝一日跟战斗的日子告别吧

6.强者们实现梦想的前与后(3/4)

「你、你赶快接受治疗──」

即使梅莉询问,基穆拉像是听不进。他逼近尤克伊身旁,往挥锤矛,但是招根本。吧,又被躲掉了。尤克伊朝着基穆拉接连投掷刀,就像在说「你不再闹了」。此次丢了三,分别命中右臂、右腿左腿。

「──痛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基穆拉终不支倒。

「你那子是痛爆了吧……!」

蓝德冲了,挥刀砍向尤克伊。相每动很的蓝德,尤克伊的动显洗练。伸缩手肘、翻动手腕的动挥舞长剑,讲更精确一点应该是主动抵住蓝德的刀。蓝德是双手持刀,尤克伊则是右手单手拿长剑。明是此,现在反是蓝德受压制。

「──喔喔喔!?伙……!?」

「蓝德,你点……!」

哈尔希洛忍不住声提醒。尤克伊左手空着,不知动什的攻击。

「闭嘴,帕尔匹洛霖……!」

蓝德跳至尤克伊的右侧,蹲姿静止在原。但是,在瞬间,他又现在尤克伊的左侧。蓝德是打算从尤克伊的右侧高速移动至左侧的同,一刀砍死吗?但是,尤克伊现在活的。

「──妙技,隼返……!连本爷招挡,妳真不是盖的耶!」

尤克伊静静走向蓝德,库萨克往猛扑。

「招……!」

尤克伊长剑巧妙挡库萨克的刀。果说尤克伊是库萨克孩玩弄或许太夸张,但是库萨克在被踢中口「哇……」仰,应该就感受同等悬殊的实力落差。库萨克蛮力挥舞刀,逼尤克伊往退,借此勉强重新站稳脚步。

「──人的身手非常了耶……!?」

「所你闪边啦,的东西……!」

蓝德再度尤克伊展锋。哈尔希洛虽很前往助阵,但是又不随便插手。基穆拉先前说「他的力已无法与相提并论」。那句话的意思是,前更强吗?

「嗯喀、唔呃……唔……」

基穆拉爬身。太乱了,再他死。梅莉冲往基穆拉身边,瑟朵拉梦儿一。

「──先处理刀,不办法治疗……!」

「妳快准备动魔法。」

瑟朵拉拔插在基穆拉额头的投掷刀。

「嗯奴!」

梦儿不停拔其他刀。

「呼呃、呼呃呃……」

基穆拉全身喷血,不停颤抖。梅丽将手抵在额头示意六芒星。

「光啊,在路密爱斯的庇佑……光奇迹(Sacrament)!」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基穆拉先是将身体拱拱桥般的姿势,接着像在比万岁般翻身体。他虽全身是血,但伤口应该已愈合。基穆拉虽十分悲壮,但比他,现在更值关注的应该是蓝德尤克伊的单挑战。哈尔希洛很清楚一点,不知何就是忍不住察基穆拉。他,该不察基穆拉已经变己的习惯了?养习惯是干嘛?

「那……梅莉姐,妳恩泽光阵(Circlet)吗?」

「……我──怎了吗?」

「在有策,需妳的协助,问题吧?照我说的做就了。妳听了,我接说的就是妳等等做的。」

梅莉连续点头。基穆拉的气势异常强,摆明非比寻常,梅莉在那情境根本无法拒绝协助,点头答应了吧。

「尤克伊必须由在收拾!」

基穆拉边「嗡嗡」力挥舞锤矛,边冲向尤克伊。

「你些伙……!快闪边!」

「等等,很危险……!?」

「──竟叫我是伙……!?」

基穆拉库萨克蓝德抛在头,挡在尤克伊的面前。

「光啊啊!在路密爱斯的庇佑!」

在基穆拉咏唱完祝祷词前,尤克伊几乎在同掷达三刀。虽无从知亡灵怪有有记忆或不思考,但从尤克伊的表现,感觉非常讨厌基穆拉。那投掷刀的方式,仿佛就像在喊「你脏东西,别靠近我」。基穆拉歪头躲一,但剩余两分别命中左肩右腿。

「──嗯奴啊!恩泽光阵!」

他拚尽所有力气,顺利动了光魔法。就在他站立的方,现了一闪烁摇曳光芒的光圆阵。

「喀啊啊啊……!」

投掷刀从基穆拉的左肩右腿掉了,伤口逐渐愈合。不,尤克伊就在基穆拉的咫尺处,不站在旁边着敌人重振旗鼓。错,世根本有理。尤克伊踏步伐,长剑砍中基穆拉。

「咿咿咿咿欸欸欸欸欸欸……!?」

基穆拉被砍中一刀蹲了。

尤克伊毫不留情疯狂挥砍长剑。基穆拉现在是待在光圆阵中任凭劈砍,圆盾锤矛勉强护住头脖子,情况惨不忍睹。

「──哔咿咿咿欸欸欸欸啊啊啊啊啊啊……!?」

「呼喔喔……」

梦儿睁了双眼。

「……那是什?」

瑟朵拉感惊讶。

「光啊!在路密爱斯的庇佑──恩泽光阵!」

梅莉动了光魔法,但是那基穆拉刚才施展的不是同的魔法吗?哈尔希洛其实有错。基穆拉现在待在光圆阵中任由尤克伊劈砍,不那圆阵的光芒像强了许。不,不是像,光芒就是变强了。难是基穆拉动的恩泽光阵梅莉动的恩泽光阵叠在一了?

「咧咿咿咿咿咿咿!效果高涨啊啊啊啊……!」

拜魔法效果提升所赐,基穆拉被尤克伊砍伤,就立即痊愈──应该是。

难基穆拉所说的策,就是一回吗?

梅莉紧握法杖低着头。

「我、我……是照他说的做已。」

「呗呼喀呼喔兹咿啊!?痛痛痛,真的痛!所痛痛飞走!通通飞走啊啊啊啊……!?」

「……那已经算是他的特殊癖了吧?」

库萨克虽已经撇半张脸,但是在奇驱使从旁观。

蓝德则是刀收进刀鞘中。

「爷我才不跟他一块瞎哄……」

「……!?」

此尤克伊左手抽投掷刀,是刀像已经完了。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踹了基穆拉。应该是基穆拉踢光圆阵吧。

「奴奴奴奴奴奴奴奴奴奴奴奴奴奴奴奴奴奴……」

不基穆拉像乌龟一撑住了,此一战况再度陷入胶着。尤克伊双手高高举长剑,接着朝基穆拉挥。就在候。

「──奴喝啊!」

基穆拉的圆眼镜闪耀神秘的亮光,圆盾挡住尤克伊的长剑,锤矛挥嗡鸣声。他攻击的目标是胯,终究是胯。尤克伊被锤矛击中胯的瞬间,整副躯体「砰」碎裂,化泥土骨头。

「喀喀、噗、喀……」

基穆拉从双重光圆阵的中央,摇摇晃晃爬身。插在身体四处的刀逐渐化泥土,身所有伤口转眼间全愈合。

「在够感受、感受爱喔喔喔。但些是……在中的爱的残渣……」

基穆拉踩踏的碎土块。

「妳不是在深爱的尤克伊,是玷污在回忆的邪恶存在。尤克伊,妳已经不再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怎哭呼抢了啊……」

感傻眼的不蓝德,现场所有人是相同反应。不,有人不同。

「他一定是很爱尤克伊呀……」

梦儿眼眶微微泛泪,「嗯嗯嗯」点着头。

「我真的很爱很爱唷唷。」

基穆拉将沾满鲜血、眼泪鼻涕的脸转向梦儿。

「是在一,是最一最爱的女,尤克伊Forever……」

「嘛……」

蓝德「嘿」笑了一声。

「爷我是不清楚实情,但你深爱步,那女的应该很幸福了吧……」

「在爱尤克伊是件非常幸福的,但一切已经是了。」

基穆拉单膝跪,锤矛圆盾摆,接着摘圆眼镜,拿毛巾在脸力回擦拭。再圆眼镜戴回脸,已经是一副什生的模了。

「了了,我间在悠哉闲晃了,赶快前进吧。」

哈尔希洛有很说的,但全部往肚子吞。他先让同伴,正准备跟,现基穆拉待在原不动。子基穆拉沉浸在感伤中。

「基穆拉先生……?」

「哈尔希洛先生。」

基穆拉让圆眼镜微微闪了一亮光招了招手。

「喂,你俩──」

蓝德拉面具,露纳闷的神情着边。

基穆拉的圆眼镜现在持续反着微弱亮光,他是传达什吗?

哈尔希洛蓝德使了眼色。蓝德应该是懂了他的意思,因面具戴回,接着喊了声「走了啦」,踢了停脚步的库萨克屁股往前走。

「前辈,不踢我的屁股嘛……」

「吵死了。」

「……怎了吗?」

哈尔希洛刻意压低询问的声音。基穆拉鞠了躬。

「刚刚实在很抱歉。」

「不……我是有点吓已。」

「在实在觉己做的有够丢脸。直现在,在再遇,是很容易乱阵脚。,那怪物不是。」

「……我觉不怪你,毕竟外观非常像吧?根本长一模一吧?」

「信源等,在几同伴在座墓失命。」

「信源先生是巴留胡子的那位吗?」

「。我猎户座说,是孽缘。你觉什?」

「……什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不奇什我猎户座即使付了那牺牲,但是坚持攻略墓吗?」

「嘛……」

「一原因是算是近乎未知的冒险场域,明明离欧鲁达那不远,众的义勇兵却几乎人攻略。猎户座果彻底揭座墓的神秘面纱,我的集团名称应该半永久流传世吧。算是在追求冒险的浪漫。」

「喔,原是在追求浪漫啊……」

「哈尔希洛先生,在知你不是关情的人。老实说,在跟你一。」

「咦?」

「攻略墓是希诺哈勒的夙愿。那位希诺哈勒果强烈希望实现件,我猎户座举所有人力完。有人有意见。」

「总觉……」

哈尔希洛摸着脸颊,由往窥探基穆拉的表情。基穆拉则是垂视线。

「……基穆拉先生,难你件情那感兴趣?」

「绝有那。」

基穆拉立刻回答,但是他的语调并有他选的词汇肯定。

「果有希诺哈勒,就不有猎户座了。他的包容力、洞悉力、判断力、条理分明的表达力、稀世的领导力、色的沟通力、强令人畏惧的协调力,果有些,根本无法创立猎户座。希诺哈勒拯救的人说,猎户座就是。我些突被遗弃在格林姆迦尔,有故乡够思念的人,猎户座就是My home……」

完全无法判断基穆拉现在是在玩笑,是在讲正经。

「你别希诺哈勒那,他的有一部分很浪漫。不管死了几同伴,他从未打消探查墓的念头。次一,他表面是攻打悲叹山岳,但实质是在座墓达他的目标。」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