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讲谈社 > 铳皇无尽的法夫纳 > 第十五卷 无尽之光

第四章 铳皇无尽的法夫纳(3)

受住。

忍耐,忍耐,忍耐……!

脑内闪过的,是琦莉的脸。

琦莉的话,一定会笑着应对这股疼痛吧。无论什么时候她应该都会表现出自己的强气。

我通过双翼的反喷控制住要被吹向地球的身体。

总算重整姿势后,我仰面看向被爆炎所覆盖的宇宙。

不要胆怯,不要害怕。我回想起了和巴哈姆特以及奈亚拉托提普战斗时大声报出自己的名字的紫音的勇气。

因为爆炎和冲击波,我看不到安哥鲁莫亚。

但这对对方来说也是一样。

——这次轮到我了。

我以爆炎障目储备力量。

安哥鲁莫亚放出了数千热能射线,但是我集中能量,做出了五颗火球。

我想到的,是菲莉尔的技能。

——五重爆炎(Flare·Burst·Qui)!!

五颗苍色火球同时射出。

其余波冲散爆炎,让安哥鲁莫亚的身姿暴露了出来。

看到迫近的火球,安哥鲁莫亚用翅膀包覆身体。是判断来不及迎击采取了防御态势吧。

火球命中,安哥鲁莫亚被爆炎吞没。

但是我已经没有停下攻击步调。这是数量的力量。

我想起的,是恋的身姿。

恋压倒性的上位元素生成量每次都帮到了我们。我亲眼看到了其威力和效果。

因此,我解放了在体内翻滚胀大的能量,继续发动饱和攻击。

不能给安哥鲁莫亚反击的空间。

要是再次发生会卷入地球的大规模共计,我无法保证能全部防住。

——要在这里分出胜负!

我不断以炎弹发动攻击,同时把剩下的能量集中于口中——集中于一点。

积蓄,积蓄,压缩。

在继续下去会让身体炸开的时候,我停止了炎弹的连射。

安哥鲁莫亚解除了防御,打算反击的瞬间——我看准这个时机,射出收束的苍炎。

就像莉莎用“永恒之枪”射出的一击那样。

——贯穿吧,闪光!!

这是用这个肉体能放出的最大威力的攻击。

留下苍色波纹的同时奔腾而出的光芒。

漆黑的宇宙染上了苍白色。

锐利的光尖从微微张开的安哥鲁莫亚的两翼的缝隙间刺入。

安哥鲁莫亚的巨型身躯被爆光吞没。

但在确认攻击的效果之前,我就朝安哥鲁莫亚发动了突击。

——大概靠那招是杀不掉的。

如预料的一样,光芒中浮现出了安哥鲁莫亚的轮廓。

虽然因为爆炸的冲击后仰身体,但是看不出他的身上有明显的缺损。

和普通攻击无法造成损伤的外壳一样。

要刻以足以让其走向死亡命运的“致命伤”,在精神上同时给予伤害是必要的。

——在这种状态下能用吗?不,不能用的话就完了。

我挥去迷茫,把意识集中到了自己的心脏。

——灵显粒子!

权能回应了我的意志。

金色粒子从全身上下溢出。我把这些集中到自己的牙齿,包覆住。

外壳能用灵显粒子子弹打碎,所以这牙应该也能做到。

我用裹着金色粒子的牙齿瞄准那家伙的脖子。

安哥鲁莫亚也注意到了接近中的我,张开了大嘴。

这是第一击的再现,不过这次不会打歪。

我已经能熟悉使用自己的肉体,支配自己的肉体,完美的驱动着自己的肉体。锐利,宛如轻灵地战斗的艾列拉一般——

加速,冲撞。

因为身体相互碰撞,我伸出脖子。

安哥鲁莫亚也瞄准了我的喉咙。

双方一口咬下几乎发生在同时。

剧痛窜过。脖子上的骨头碎裂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但是我的——用灵显粒子包覆的牙齿,也深深刺入了安哥鲁莫亚的脖子。

——会被杀。

这不是预感,而是确信。

脖子一旦折断,我一定会死。

因为人类的身体现在并非我的本体,这副肉体才是我。

但我没有畏缩,也没有胆怯。绝对不会让他逃掉。

为了先一步咬碎安哥鲁莫亚的脖子,我使尽全力。

只往前看。瞄准未来。

就像伊莉丝——一直做得那样!!

疼痛在脑内达到了最高潮。

从接触的牙齿和骨头处传出的异样声响,是两边都在碎裂的证据吗。

哔叽——

伴随着破灭的声音一起出现的是闪回的影像。如走马灯一般的记忆片段。

面向赫卡同克瑞斯的深月的娇小后背。

拒绝利维坦,战斗着的伊莉丝的侧颜。

与来夺走缇娅的琦莉之间的战斗。

尝试从火山背面狙击巴西利斯克的莉莎。

决意迎击破风天鹫的菲莉尔的凛然表情。

为了生成大量灵显粒子而拼命自己和我的精神同调的恋的脸。

为了支配世界树的中枢而飞出的缇娅的背影。

呼唤着克拉肯·兹拜的贞德那拼命的声音。

竭尽全力的与洛基少佐的决战。

从纳吉尔法的炮击中守下了米德加尔的艾列拉的微笑。

称呼我为同志的弗栗多。

紫音朝奈亚拉托提普放出反物质弹的努力身影。

虽然曾作为敌人,但在最后把希望托付给了我的筱宫都——

跨越过的形形色色的危机。

各式各样的战场从眼前闪过。许许多多的相遇。

现在,奇迹般的让我身处此处的经历。

但是……这里并非终结之所。

我和大家谈到了未来,做出了将来的约定。

所以——我不能在这里破碎四散。

啪叽!!

致命的冲击传来。

通过我的牙传来。

光正在循环的结晶骨骼碎裂,碎片四散。

咬着我的脖子的安哥鲁莫亚的牙齿没了力道。

大概只是一瞬之差。

我并不知道区分生死与胜负的是什么。

但是我的——恶龙之牙,毫无疑问给安哥鲁莫亚刻上了致命伤。

安哥鲁莫亚的头部和身体分离。

在无重力空间中呼呼回转,飞洒着碎片,同时渐渐崩坏。

我的牙齿,触及到了安哥鲁莫亚的命运。

已经被确定了必死之果的安哥鲁莫亚已经不被允许停留于世。

已经死去的躯体,迎来了真正的灭亡吧。

——我赢了吗?

在我呆然考虑着这件事的时候,崩坏中的安哥鲁莫亚的身体动了。

用手脚束缚住我的身体,从翅膀处喷射出了火焰。

——这家伙,做什么……!?

被安哥鲁莫亚推入地球的重力圈的我的身体朝地面坠落。

透过飞散的灵显粒子传来的,是强烈的憎恶,嫉妒与愤怒——

尽管时时刻刻在崩坏着,安哥鲁莫亚仍要向我复仇。

要让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东西——这颗星球,以及在星球上的同伴们做自己的旅伴,

——是打算让我的身体坠落地面,引发大灾难吗。

这件事带来的能量,恐怕能匹敌小行星撞击地球吧。

安哥鲁莫亚知道。某人认为某人很重要的感情——正因为他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