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讲谈社 > 铳皇无尽的法夫纳 > 第十五卷 无尽之光

第四章 铳皇无尽的法夫纳(2)

,就只能带它走了。

去往能把对周围的危害控制到最小程度的战场。

维持着斥力场的同时,我望向宇宙。在此期间,安哥鲁莫亚的巨型身躯也在继续显现着。

气温急剧下降,空气渐渐稀薄。肺部呼吸困难,出现了冻结般的疼痛感。

离地面越来越远。可是大家放出的光芒不管哪里都能传到。

所以我不害怕。

只不过……我的视野和意识朦胧了起来。

氧气不足。现在这样已经是极限了

我明白自己也该进行变换的时机到来了。

举向空中的左手上那泛着苍蓝光芒的龙纹微微染上了黑色。

这是被弗栗多选中的证据。她和我通过这个龙纹联系着。

只要弗栗多许可,发动完全的第七权能——无限制的上位元素生成和生体变换就会成为可能。

——弗栗多,把力量借给我。

我在心中呼唤后,回答直接传入了我的脑内。

“恩,随意使用吧——同志。”

龙纹的侵蚀一口气扩散。有八成左右染成了黑色的龙纹处溢出了庞大的上位元素。

上位元素是还未分化的可能性,未来的碎片。

现在的我——不管是什么都能变成。

即使是被称为创造种的异界之龙也是。

天空已经失去了蓝色,宇宙的昏暗弥漫开来。

——宇宙。

这本是生于星球,生于世界中的人们所无法踏足的领域。

是入手了以新世界为目标的力量、文明才能初次涉足的世界的缝隙。

是只有达到了创造种的境界的生命才能通过无垠之海。

在脱离大气层之前,我宣告道。

“安哥鲁莫亚——杀死你的,是你自己。”

我用生成的上位元素包覆全身——变换成“肉体”。

我放弃了为人。

张开手臂,化作畅游星际的翅膀。

让双脚膨胀。入手即使在宇宙中也能飞行的喷射机关。

扩大头部,大脑,意识。构筑不管离了几亿光年都能目视看到星星——看到世界的瞳孔,和能把光变换成能量的器官。

强劲的全能感。仿佛认知到了宇宙的一切般的感觉。

甚至连自己都能通过俯瞰认知,甚至连地上的同伴们的表情都能看个真切。

伊莉丝她们也正看着吧。

在脱离地球的引力圈的遥远宇宙中,两只怪物如镜像一般现身的样子——

——来,开始吧。怪物间的战斗。

在地球与月亮的夹缝中。

在真空的宇宙中出现的第九灾厄。

其姿态依然是残骸。没有肉,没有皮肤,只由骨头构成的身姿。

但,这个之前还在和我们战斗的外壳在印象上不同。要举出最接近的形象的话,那便是高密度的多边形框架。

轮廓就和我记忆中看到的翼龙一样。以表皮——其质地从上剥落的状态。

骨头是透明的结晶体,里面流动着如血液一般的光芒。以此,安哥鲁莫亚全身放光,比过去的姿态更具神圣庄严。

但是,我并不崇拜这个灾厄,也不肯定这个灾厄。

这个家伙已经不是注视自己的世界,疼爱自己的世界的神了,而是连同异界吞食自己的孩子的怪物。

不可存在。对活于当下的生物们的世界而言,这种东西并不需要。

因此——要杀死。

用杀死同种的力量,用被称作废弃权能的致死之刃,结果他的性命。

所以,我模仿做出安哥鲁莫亚的身姿——模仿做出生时的白银翼龙之姿,降临到了宇宙之中。

结晶骨骼上披着强韧的肌肉纤维和鳞片,体内生成的能量通过双翼的末端和双脚放射,满溢而出的力量以苍炎的形式从口中放出。

——咆哮。

没有空气的宇宙中没有声音,但是我的战意却化作炎柱熊熊燃烧。

对面的安哥鲁莫亚也把在结晶骨骼内循环的光芒集中到末端,以火焰的形式放射而出。不过,大概是因为肉体器官缺损的关系,红黑色的火焰并不安定,摇曳晃动。

面对面的“同种”的怪物。

缠着苍炎的白龙,和包覆着朱红暗炎的死龙。

我知道憎恶,愤怒正投向这边。

我是敌人,是必须要打倒的对象,那家伙也明白了这件事。

在无声的世界中展开的敌意。

——想象吧,描绘这家伙的“死”。

我集中意识,尝试通过废弃权能改变命运。

废弃权能的本质,是利用同种这一性质进行的量子干涉。

哔叽!!

——咕……!?

但是,构筑中的想象突然切断。一阵剧痛从眉间附近刺入脑内。

——难道,被弹开了?

被称为创造种的存在,或许对量子干涉有着耐性。

但我不会绝望。

和同样能够干涉因果的人战斗,这并非是第一次。

通过想象无法确定命令的话,那用行动把那家伙导向死亡就可以了。

就像过去——我在米德加尔和洛基少佐战斗的时候一样。

咆哮,在宇宙中冲出。

安哥鲁莫亚同时展开了行动。

我们的獠牙都对准了对方的脖子。

我一边突进一边从双翼喷出火焰,强行扭转身体。这是为了躲开安哥鲁莫亚的攻击而进行的机动。

但是安哥鲁莫亚也以几乎相同的动作躲开了我的獠牙。

完全没有接触——但在极为接近的距离交错。我和安哥鲁莫亚以高速互换了位置关系。

安哥鲁莫亚顺势飞起,以月亮为背景张开双翼。

于全身的结晶骨骼流动的光芒收束在了那家伙的翅膀上,他的翅膀如同星星一样泛着无数光芒。

——那家伙……!

我的后背冻结住了。

我现在背后是地球,要是避开安哥鲁莫亚的攻击,地上会化作焦土。

——我守给你看!

我也张开白衣,集中巡回于体内的力量。

不管会来什么样的攻击,我都不会让这颗星球受到半分伤害。

这是我们生活的地方。

所以要正面对抗。

就像年幼的深月为了守护小镇而挑战赫卡同克瑞斯那样——

安哥鲁莫亚放出了赤红闪光。

那是向地球倾注的死亡之雨。

把握住数量数千的弹道,分析,计算,预测。

现在的我应该有这样的能力。

我在脑内构筑回路,让电信号高效传递,提高计算速度。就像支配全知回路的缇娅那样——

越是集中,处理速度越是提高,弹道计算瞬间就完成了。

为了迎击,我张开了苍炎的弹幕。

一发都不会漏掉。

要确实击穿——就像贞德那样。

赤红与苍蓝光芒激烈碰撞。

爆炎于黑暗的宇宙中飞散。没有一处落向星球的光芒。

没有放过一处——但因为被占了先手,时间上没有迎击全弹的余裕。漏掉的,是三发。用我自己的身体挡住了。

——咕!?啊啊啊啊啊!?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