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被囚禁的真凉

无聊的房间。

真凉所在的房间,阳光无法照进来。仅有的几扇窗全被封锁。明明是大白天却着吊灯,女王式的床铺与梳妆台被映照的闪闪发光。墙壁与家具全都是统一 的白色。虽然是上品的装饰,却只觉得病房般的没品位。明明桌子上再装饰几朵花更好。

——简直就是那个男人准备房间的风格。

目前 ,所谓禁闭室的地方。

真凉现在,处于父亲·夏川亮尔的软禁状态。

外出禁止,不允许从房间出去。一日三餐,都是由彪形大汉送来。网络完全没有。手机和PC全被拿走。完全与外界隔绝。

变成这的理由是。

借助持有神通大学医学部长关系的父亲的力量,为真凉行方便。季堂锐太,得以接受一般入试,等价换的请求。

自己并非没有代价。

父亲那边,以胁迫的形式提出涉。

『季堂君推荐入试的事,听说了哦。迟到?真是可惜呢』

『虽然很在一般入试加油,不过很难呢。重要的推荐都迟到的学生,大学那边留下的印象也不好吧。』

『果然,一般情况下能不能录取可不好说呢?』

『羽根高中的校长和我关系不错,不过现在相当不高兴呢』

『学校那边,季堂君一般情况下似乎不会被录取——呢?』(译者注:这里的“呢”请自行脑补(RE:0)罗兹瓦尔的句尾口癖)

着,该不会。

连羽根高中那边都握有权力吧。不对,先不论权力,说不定就会先劝告放弃考试。以「别给来年考试的后辈添麻烦」的论点的话,烂好人的书呆子混蛋,就会产生精神动摇。

相比而言真凉更重视的是,「一般情况下能不能录取可不好说」这一部分。

大人是爱面子的生物。地位越高,倾向越明显——也就是,嫉妒踏足商业界的真凉。大出版社的重役,时装业界的大牌,不动产之王。精明计算资产与利润的他,不时会做出不理智的判断。拘泥于面子与尊严,不合理的行动比其他人更多。

相对的,为精英的代名词的医生,也有着尊严的结晶。

那个培养医生的医学部的学长,一定也是同类。

他估计是这的吧?「我们光荣的医学部的推荐考试睡过头,真不像话。那的学生别来了!」。对于勉强达到及格线的锐太,只会更加不利吧。

『也就是,为向锐太行方便的代价,遵从我的命令。也就是这的胁迫对吧?父亲』

『胁迫?玩笑。怎么可能对我的宝石,做这事——』

笑着说完,亮尔就沉默了。

然后,以恐怖的眼神说。

『没错——就是这哦真凉。我正在胁迫你。如果不他遭遇不幸的话,就听我的话远渡国』

听完回复,真凉就确信。父亲动真格了。不顾羞耻与闲言,动用力量,强行让女儿服从。他着急了吧。自从三月的帕奇柠檬活动被击败以来,只能强行制服不按常理出牌的真凉。

真凉,接受了「胁迫」。

合理判断的结果……………………并不是。

真凉有着,掺入自己感情的自觉。

不对,比起感情,倒不如说——。

「真是自暴自弃呢,我啊」

被囚的鸟笼中,真凉落下一声叹息。

自己,为夏川真凉,非常生气啊。

生谁的气?

还用说嘛。

「…………春咲、千和…………」

这个名字,让现在的真凉相当苦恼。

千和,被真凉所认可的「真物」。

说是憧憬,也不为过。

那份正直。

那份格。

宛如春天的阳、过于明亮的心。

还有,对季堂锐太笔直的思念,那份恋心——。

真凉一直、一直,觉得耀眼。

有着自卑感的自觉。

那个千和,为锐太最珍贵之物,却没有察觉到。锐太「真正的心意」,没有察觉到。

那是因为,千和非常迟钝,没有重视锐太的事——并非如此。

倒不如说,相反。

「春咲千和,太坚强了」

「正因为对锐太的事相当,强烈、强烈的思念,所以才没有察觉到哦」

锐太成为医生的梦,是与千和共有之物。

成为治好千和的医生。

即使千和已经痊愈之后,也为一「目标」、一「象征」。成为「能」治好千和的医生。理地,就算现在锐太成为医生,那次事故也不会变成没有发生。比起懊悔过去,更要面向未来。那正是春咲千和这一少女,所特有的坚强,过于明亮了啊。

但是——。

谁也好他也好,都没有她那坚强。

眼前面向的,并非只有未来。

过去的懊悔,要重新来过。也有这思考的人存在。

「所以,才导致这的结局…………」

春咲千和并非「真物」吗?

——不对。

她是真物。

真凉,唯一承认的「真物」。

与人生的一切全是伪物、全是演技的自己正相反的少女。彻头彻尾,真心地生存、真实地生存。

与锐太的羁绊也是真物。

青梅竹马。

从小学一年级始一起积累的重量,属于二人的羁绊是真实的。比起仅与锐太相遇两年半,甚至还以秘密胁迫成为伪男友的自己,完全无法相比的真物。

现在还记得。

到锐太家归还黑历史笔记本的时候。

双合的倒影,透过窗帘目击的瞬间。

「…………好痛…………」

太阳好痛。

眼睛的深处,缓缓变得灼热。

院子里久久伫立的自己。脸上血色全无、指尖冰冷的感觉。那一天那一刻,无论是云层的颜色,还是草坪的气息,全都刻在脑海里。

二人的羁绊、二人的恋爱,真凉全都记得。

刻在心中。如同苍老的伤痕。

春咲千和,是真正的真物。

千和与锐太的羁绊,毫无疑问,是真物。

「那么,——也就是说?」

正因为春咲千和是真物。

正因为是真物,才弄错了。

所以才无法理解锐太的真心。

这,讽刺的反论,存在吗…………。

「唉…………」

再一次叹息,真凉整理自己的思绪。

我对你失望了。

春咲千和。

为青梅竹马的存在。

还有「恋爱」这一行为。

再次,幻灭了。

果然,这个世界不存在「爱」吗?

只是幻影吗?

说不定——。

这个世界的一切恋爱。

不对,「人的思念」这一行为全都只是「单相思」吗?

就在这时,响起敲门声。

请进,真凉回答的同时门被打,全身黑衣的大汉走出来,拿出平板终端。

「怎么啦?」

「同学来的电话」

真凉眉头一皱,看向男人的脸。

「谁?」

男人摇摇头,放下终端就走出房间。

奇妙的终端。除通话app以外什么都没装。万一需要网络联系,父亲才配备的吧。

那个通话app,响起来电声。

『呀啊,夏川桑』

画面映出的是,飒爽笑容的男子。

游井薰,正是此人。

「好久不见了呢。还好吗?」

「看不出来?」

面对投来的讽刺,薰耸耸肩。

『看来很不高兴呢。改天再来?』

「不用。我也听听你的事哦」

『誒。什么事?』

「向父亲出主意的是,你呢?游井君」

薰愉悦地说。

『为何会这么?』

「处于父亲软禁的我,如今还能与你通话这一状况,怎么也算证据对吧」

薰微微一笑。邪恶的笑容。在学校、锐太面前绝不会看到的笑容。

『你真的很聪明呢。说的没错哦。是我向你父亲提出的计策。只要这么做的话,令爱一定会听从呢』

「…………」

『正如我所预测的。你为了锐太,自愿落入父亲手中。甘愿成为他的具,做出自我牺牲啊』

真凉保持沉默。表情的变化,一瞬间也没有。

看到无反应,薰眉头一动。

『你,喜欢锐太吧?首先承认这点哦』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