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仓库是修罗场

「SEX。呼呼呼呼呼呼呼。SEX!」


仓库。

有仓库的家。

羽根之山市,自古以来就是以耕水稻为荣的地域。车站前发商刚建好的崭新大厦并立,然而再走几步就显出原形,露出无尽的田野。就是这发极不平衡的小镇。

从车站往南走三公里,也就是从我家徒步走十五分钟的距离,全是广阔的田园地带。十一月的这个时期,收割已经结束的原野化游戏场,是附近的小孩子的风物诗。

光秃秃的田野空出巨大房屋。

那栋房子,还建有仓库。


「SEX!这里非SEX不可对吧,SEX!」


…………呀,「不是不SEX就出不去的仓库」啦。只是普通的仓库。




建有仓库的房子,几乎都是祖上有钱。例如「建仓库」这特别费钱的事,现在就算再怎么有钱,也不是二十一世纪的建筑师「好啊,在院子里盖仓库吧!」一句话就能搞定的。我与千和的家那一带新兴住宅地,带仓库的房子可是一栋都没有。

但是,这栋房子有仓库。

MY SWEET•HONEY,也就是秋筱姬香祖父母的家。

老铺旅馆「秋筱」自父方祖母始经营,母方则是古老的农场主。因为高龄已经从农场引退,因为没有继承人、田地全部委托的状况,住宅独立出去的大型仓库一直被放置。

以工室的名义,被同人团体「金色的暗黑天使团」借用。

至今为止都在咖啡店业,但总不能因为漫画业长时间赖着不走,于是选择这间仓库为「新Creative的发源地(豚桑语)」。

话说,这间仓库从刚才始就一直传来烦人的声音。

「SEXSEXSEX!二十四页中,二十四次SEX!SEX!」


周日的大白天就始,SEX。

顺便一提喊的人还是处女(推定)。

夏川真那桑。

终于前几天迎来生日,到达十七岁了。

虽然发言内容属于R18。

「但是,加入这么色情的画面?运营那边可能会说什么吧」

大天使公主呈上谏言。

「不行哦公主,不能被形势所限!我们这零星小团体的品,不能和其它社团一!非得破坏限制才行!也就是SEX!」

「呐呐呐呐、呐~、呐~」

「话说回来松鼠子!为啥非得屈服于运营那边的霸王条款啊!我们无论如何,无论如何!都追求创的自由!所以SEX!!」

也就是说,描绘(男同士)的意志似乎不会动摇。

只要是休息日,公主和真那,还有松鼠子三人就会在这间仓库,共同制同人志。内部完全改装成普通的房间,空调与自来水都完备。如果没有望不到头的天花板,都还不知是在仓库里。

面对白热化的新的创讨论持续,我只能,呆呆地远望。

虽然是为了打听真凉的位置,所以来询问真那。

……好尴尬……。

在远离三人的地方坐下,总之先等讨论结束。

一小时过去,终于等来机会。一直站着演说的真那坐下,端起桌上早已冷却的茶水,撇了一眼我们这边。

「切,恶心死宅。今天又有什么事?」

「啊—,嘛,有事情问问你呐」

为猪尾巴的双马尾哼的,向上跳起。似乎已经从失恋的打击重新振,但是看起来至今为止创的热情,都来自于尚未振的反用。

我轻咳一声始询问。

「知不知真凉这段时间的行踪。听说了吧,被那个父亲劫去国的事」

「这是,真的?」

发出疑问的是公主。这件事,公主还是第一次知。

「不知。毕竟是那个父亲说不定只是虚张声势。尽管如此,真凉确实陷入无法自由行动的状况。如果能自由行动的话,一定会联络为专属模特的你才对」

公主不安地点点头。

另一边,真那厌恶地哼地,嘟起嘴。

「这点事当然知啦。真是,笨蛋呢—。做了那么多,最后结果还不是对爸爸言听计从。真可怜。竹篮打水一场空?真是的,凉只是有嘴上功夫的女人罢了!」

一如既往对异母的姐姐毫无容赦。

「拜此所赐爸爸心情超不错哟。今早还娇声说『真那,有什么烦恼吗?』突然上来搭话啊。吓死我了。这个人,明明连我的名字都记不住。」

虽然是亲生父女,但是关系相当差啊。

「因为真凉屈服,而陶醉于胜利的酒中了吧」

「似乎不仅如此呢。我家妈妈还说,一直停滞的羽根之山度假村计划终于推进的子」

「这荒山野岭,建度假村…………」

虽然不认为会有很多人来,不过总感觉有连锁反应。

「夏川 羽根之山 度假村」

手机输入的提示音伴随检索,与此相关的新闻出现了。羽根之山本地新闻社运营的新闻网站刊登的短篇新闻。「夏川集团旗下的不动产会社银色之翼,与香羽商会合,发表大岛山附近度假村的建设预定」。香羽商会这一名字还是第一次听说。连在羽根之山出生长大的我都不知的话,不是什么大会社吧。

不知为何有点在意,打香羽商会的主页。

看到企业概要,代表董事名为「游井香太郎」。

「游井,可是稀有的姓氏呐。至少在这羽根之山中」

「肯定」

纯原住民•公主也点头同意。没错。这要当偶然也太勉强了。大概,香太郎这一人物是薰的父亲或是亲族吧。游井家经营的企业,与夏川集团联手。其中的接线人,就是薰吧。如本人在公园所说的一。

松鼠子「呐~?」地叫出声。一副理解不能的表情。仿佛快点回到漫画的世界,一脸贫乏。

然而真那,避过所有人的视线,一脸不高兴地面对仓库的墙壁。出现游井的名字,有点不高兴吧。即使是这猪头,也有不愿触及的部分吧。明明前几天,才接受失恋。埋头于创中逃避,心情怎么会好。

「呐,真那。关于真凉的位置,能帮忙从你的父亲那里打听一下?」

「哈?为什么是我」

「除你以外没有能够拜托的人了」

「才不要,真傻。为啥我非得帮助凉啊。政治结婚也好还是其他什么都好。我才不管哦?」

意料之中的回答。呀,说的真对。真那没有理由,为了关系最恶劣的姐姐,而非得惹父亲不高兴吧。

但是,不能在此停下。

「可不是为了真凉哦。而是为了你哦」

「哈~?为了我~?」

特地延长语气尾音来说服猪头。

「如果能帮上真凉的话,可是卖那家伙一个人情哦。不觉得是机不可失的机会吗?那个桀骜不驯旁若无人的女人哭着感谢你的场景,象一下哦」

真那的细眉微微一动。似乎有点兴趣。但是,眉间仍然挤出皱纹。这甜言蜜语也才松动三成皱纹。

那就这吧。

「你,这么下去真的好吗。薰的事」

「…………」

猪头的眉毛哗哗上挑。

「这么逃避,就忘的了吗?就当没发生?这,什么都不知就被甩了真的好吗?」

猪头小吸一口气,肩膀收缩。

风暴来临之前,只有片刻,瞬间的宁静。

一脸平静看着我,然后发出灵魂的咆哮。



「所以说才没被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混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S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X!!」


最后还加了句多余的,总之,气势传达到了。

「好啊!都说到这个份上的话就尽点mouse的力量吧」

「…………哦,好」

明明是金毛英语却不怎么。与语气混在一起。

「通过妈妈与安冈,暗中调查凉的位置。但是,如果真的在国要怎么办?你会去带她回来吗?」

「正有此意」

之前也不是没考虑过,但是这句话居然会亲口说出来。

「就这么与真凉分别,还是算了吧。受了这么单方面的恩情,怎么可能保持沉默啊。我也好千和也好,还有好多话说啊。」

「我也是!!」

公主异常地大声。

「与会长约好了。之所以成为帕奇柠檬专属的模特。那是因为,会长为制人。如果是其他人担任的话,我才不会帮忙!」

那语气还有眼神,没有任何迷茫。公主就是公主,把自己的未来托付于真凉。某意义上,处于比我更易受真凉不在的影响所波及的位置。

「先不论公主,你可是考生哦?学习呢?」

「飞机上也能学习」

即使被卷入自演乙的各混乱,三年间我也能确保学习的时间。不论时间地点正是书呆子的特点。

「旅费呢?住宿费还有机票,对于庶民来说可是相当高的哦?」

「经费由蜜柑编辑长垫付。只要能带真凉回来,真凉会支付的」

帮助别人却指望对方的钱包真是莫名其妙,但是我和真凉不是勇者和公主的关系。各取所需等价换。更适合形容我们。

猪头桑似乎仍未接受地摇头。

「退一百步哦?只要知凉在国的哪里,就会去见她?可没法保证凉一定会乖乖回来啊?虽然不知是不是胁迫,但也是接受了爸爸的安排对吧?」

确实说的对。

比起距离的问题还有父亲的阻碍,说不定那才是最大的难关。

但是,

「那些,见面后再考虑」

不只猪头,松鼠子也一脸「誒誒…………?」的表情。

但是,旁边的公主大人嗯嗯地点头。

「很有我们的风格。先要挑战,再管胜负,才是少女的做法」

「不过只是困兽之斗罢了」

按常识而言,大概真那的评价才是正确的吧。

但是,没有必要现在才来遵从什么常识。

没有必要遵从规则。

自从宣言后宫王以来,我就已经在常识之外生存了。在无序之下生存。

那么就,肆意妄为到最后吧。

「啊啊,公主也被你满脑子浆糊感染,突然这么热血。鼻孔都膨胀啦」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