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薰的过去是修罗场

两人走出公园,相互无言漫步。

一直精神满满的爱酱,今天异常的安静。默默盯着自己厚底运动鞋的前端。上次见面又是不同的鞋子呀。因为是帕奇柠檬的模特,所以会送来各式各的款式吧。平时会说些「真是乱使唤人呢,夏川制人」「虽然没时间穿自己的服」什么的,一路说笑吧。

这次不是去惯例那家有女服务员的旧式咖啡店,而是走进购物中心的新式茶店。

「小太,还记得这里?」

「啊啊,当然记得」

一年级暑假讲习的时候,与薰三人来过的店。甜点丰富,有大份巴菲卖的店铺。爱酱与薰并排吃着满满的香蕉巴菲。

「那个时候能和小太一起去烟花大会,多亏了薰的协力呢」

「啊啊,是呢」

爱酱闭上双眼。

「——现在回起来,做了无比残酷的事呢。虽然当时什么都不知,罪孽还是无比深重」

「…………」

现在还无法理解。

按照顺序,为了说出一切,才来到这里。

坐进里面的包厢。

旁边的女子初中生二人组,瞥了一眼这边,又继续闲聊。

「其实这里,最近刚和薰来过哦」

「两人都是这里的熟客吧。果然,两人都还是香蕉巴菲?」

「我的是呢。不过,薰的是香蕉蛋糕呀。那明明,是香喜欢吃的」

「…………什么意思?」

服务员过来点单。我的是可乐,爱酱的是混合咖啡。我们现在都没有吃甜点的心情。

透过咖啡的热气与可乐的气泡,注视着爱酱。

「说吗。薰的秘密」

「该说是秘密吗…………」

爱酱避视线。

「说实话,薰并非有意不让说。只是,随随便便说出去属于NG话题所以要自重。还有,我自己也不是完全了解呢」

「我明白了」

爱酱一脸正经,正直的她,当然会这吧。

「即使如此,还是很在意要不要说出来吧?」

「唔嗯…………」

爱酱,哈啊,深呼吸一口气。

「因为,现在这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一个人也没法解决的问题。薰对我来说不仅是青梅竹马,更是朋友,所以不能再这下去啦。——内,小太。对你来说,薰也是朋友吧?」

「当然。唯一的亲友」

进羽根高中以来,结果,没认识一个新朋友。对于组成四人少女后宫的我,谁都不愿意接近。好不容易,最卡拉夕OK会邀请去卡拉OK,不过那家伙只要能唱歌是谁都行。

对于号称孤独的后宫王、前中二病患者的我。

薰。

只有薰。

是唯一的理解者。

「这一点,无论听到什么都不会动摇?」

「不会动摇」

爱酱,嗯,深深点头。


「薰的心呢,是女孩子哦」


事实听完之后,不过就这呀。

然而,言语之下的含义如海洋般广阔、深奥。

「那指的是,体虽然是男,但是精神是女的意思吗?」

「我也不太清楚,也买过相关资料,有个词叫做『LGBT』对吧?」

「啊啊」

LGBT是向少数派的统称。L是Lesbian,G是Gay,B是Bisexuality,最后T是「Transgender」,特指身体的别与心灵的别不一致的人。

也就是说,薰,被分类为最后的——Transgender?

「分类与定义什么的,怎么都好」

满脑子相关理论的自己,摇头甩掉思绪。

「总之,薰的内心是女孩子,因此,产生各各的烦恼对吧?」

爱酱点点头。

「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呢。还在教室养金鱼哦」

「金鱼?」

「那个时候,学校挺流行的呢。班上的谁带过来的,还是老师带过来的,已经不记得了,但是教室后面放着的水槽,养着三、四只。我和薰为『生物委员』,负责换水喂饵。我兼任生活委员虽然有点不满,不过薰很心哦。『金鱼,好可爱呢』。粉色的尾巴与背鳍,摇来摇去,非常可爱呀。现在回起来,倒不如说,我觉得那的薰更可爱」

确实,那份感,很可爱。

爱酱也是非常少女的女孩子,然而薰,持有在此之上的少女感吧。

「那个时候,还这么说哦。『爱酱真好呐,能穿裙子』。『爱酱真是少女呢。好羡慕呐。是多亏有裙子吗』。都说到这个份上啦,就借给他穿一次。体育课换衣服的时候,用他的裤子换」

薰与爱酱为青梅竹马的理由,此时终于明白了。

爱酱,谁看了都觉得超少女。所谓「女子力」高。憧憬「少女风」的薰,会与爱酱关系好,可以说是必然。

「穿着裙子的薰,那当然,比班上任何一位女孩子都可爱多啦。女生们呀啊呀啊动起来。烦人的男生们,也痴痴地看入迷。别的班好多人都过来看,变成巨大的动了哇」

「薰的话,确实呐」

现在穿裙子也会变成那吧。一定比学校大部分女孩子看起来,都要漂亮可爱。

「大家一片赞赏,薰也很心。少有地害羞了。无数次无数次,转圈圈。裙子也随之飘舞,看起来就像金鱼的鱼鳍一。薰可爱的就像粉色的金鱼」

教室里薰起舞的身姿,游来游去金鱼的身姿,在我脑海里浮现。一直沉着冷静的亲友另类的子,不由得回忆起小时候的薰。

「不过呢,那天晚上——」

小小的叹息散落在桌子上。

「游井家打来了电话。是薰的爷爷。气势汹汹呢。因为我借裙子的事生气了。母亲还在世的时候哦。看着母亲无数次无数次对着电话低头歉,为什么要生气到那地步呢,总觉得不可思议。电话挂断后,母亲并没有训斥我。只是,叹着气说。『游井君的家庭,真难办哦』」

「我也是最近才知,薰的家世居然是羽根之山的大地主。居然是这座城市巨大的权力者?」

「算是呢。但是,那还不是最糟糕的」

爱酱再次叹气。

「问题是游井家的规矩——很久很久以前传下来的理不尽的规矩,薰不得不遵从的东西」

「规矩?类似定下的家规?」

「说是迷信更接近吧。比如说,平时会换座位对吧?要么老师决定,要么抽签决定,总之各各的方法,但是薰的话爷爷会在前一天占卜决定」

「…………什么啊。又不是帕奇柠檬的占卜角」

「可不是那可爱的东西哦。之前跟小太也说过的吧?又要烧香又要贴符还要烧龟甲,相当正经的仪式。由爷爷决定『运气好的座位』,然后薰就坐在哪里。老师和学校也只能唯命是从」

「…………是,这吗…………」

那也太离常轨了吧。

「但是啊,我,从中学就认识薰了,可没有听说那些事哦?换座位,也很普通」

「那是因为,爷爷那个时候就一病不起了呢。但是,在病床上似乎还不停下达指示。不到吧?」

「说起来…………」

学校的大型活动,薰往往都不参加。游泳和体育课都缺席。理由也感觉有点敷衍。「稍微有点事情」般的模糊感。

「虽然没有直接询问,不过那的家庭,当然,对于薰『成为女孩子的心情』,不会理解哦。」

爱酱一脸悲哀地摇头。

「那通电话之后隔天早上哦。金鱼的水槽全都消失了」

「教室的,金鱼吗?」

「没错。不只我们班,其他教室也包括在内」

「……………………」

「『与学习无关的东西罢了』『教师会议的决定』,老师是这么说的。薰什么也没说。只是,对我,这么说了。『金鱼,真不自由呢』『怎么也没法离水槽呢』」

一阵沉默之后。

「LGBT,对普通的家庭也是难题呐」

「没错呢」

关于自己「别」的问题,不时也会从电视还有网络看到。职场和学校也会产生(coming out)相关议论,新闻里政治家出「同爱者无助于生产」的发言也是问题…………啊啊,说起来,学生会室里薰也聊过这个话题…………。

「现在回起来,释放过不少信号呐」

迟钝的我,却没能注意到那事。

…………无二的亲友,明明近在咫尺,却那么痛苦…………。

「没办法的事哦。毕竟薰,从没跟小太说过」

爱酱的安慰。

大概,那是事实吧。

「但是,那与『香』的存在,有什么联系吗?游井香是确实存在的吧?」

爱酱点点头。

「薰双子的妹妹,香。虽然我没见过几次,不过容貌与薰完全一致」

「东京的寄宿学校,是这吧?」

「没错哦。羽根之山那所Fifnel女子中学的姐妹校。小太也知呢?」

「啊啊。实际上…………」

高一的暑假,我与「香」进行约会。

约会途中,在电车里遇到了爱酱的弟弟勇树君,他的语气似乎知香的事。然而,却不知「香」的事。现在起来,真是奇妙的矛盾。

「没错。勇树刚好在那呢」

「那个时候,与我约会的对象,是东京那位香没错吧?」

爱酱静静地摇头。

「那一定是,薰哦。以香的打扮,以香的姿态,都是薰本人」

我手心的汗染在裤子上。

「该不会,薰是双重人格吧?」

爱酱摇摇头。

「大概,有点不同。香只是演出来的。不过,扮成香的时候,确实完全变成了她呢。喜欢吃的食物还有其它什么,全都变成『香』的啦哦」

「从什么时候始?」

「金鱼那件事之后哦。借裙子的事,我果然觉得有责任。向薰歉。之后,薰这么说了哦。『已经不能在学校穿了』『相对的,能去爱酱家,穿裙子吗?』。最后,薰以『香』的形态来家里玩啦。穿着我的服,拍了好多照片。所以,勇树只知『香』,不知薰的事。…………嘛,毕竟保险起见,不在我的家人面前换裙子呢。」

「还真是不得了的事呐」

爱酱一脸正经。

「也就是说,不觉得薰,只是在平日里压抑自我吗?」

「…………啊啊。确实感觉」

知事实后,薰的「飒爽笑容」瞬间只觉得悲伤。

现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