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名为青梅竹马的诅咒的修罗场

与千和一起吃晚饭。

那对我来说,已经再正常不过。

父母还在家的时候就已经是这了。双亲都去工多数时间不在家,留守的千和晚上常常来我家。母亲常常这么说,「我们家啊,像是一家四口呢!」。父亲也这么说,「千和酱那的女孩的话,非常欢迎啊。要是我女儿就好了呢!」

先不管混蛋双亲怎么,实际上,我已经把千和当妹妹的存在了。家人般的存在。距离过于接近,以至于一直没能察觉到千和的感情。那一年夏天合宿最终日,我娇小姐大赛的隔天,千和向我告白——才第一次察觉到。


千和,为一位女孩子的感情。



今晚的菜单是,味增汤和炒猪。

猪为主菜,在我家并不稀奇。为了最喜欢吃的吉娃娃桑而准备大份,加上切成堆的卷心菜,过去老妈的手艺,如今也是我的手艺。

我炖好猪,千和切好卷心菜。

高一秋天才稍稍始学料理的千和的手艺,嘛,勉强及格吧。用料理师傅爱酱的话来说「还差得远呢」,从我看来千和仅仅手握厨具就令人感动了。其意味着,千和改变了。还有,我也改变了。如今的我们,父母要是看到会说什么呢。「长大了呐」会这称赞吧。还是会说「真不像你」这笑笑呢…………。

明明最喜欢的菜肴摆上桌,千和却高兴不起来。虽然只有两人围着饭桌却感觉热闹非凡,但是今晚我们的谈话只有「酱油在哪」「这个?」「不对,是红色那瓶」这哪都有的家常话。

默默无言地吃饭。青梅竹马的二人,在摆满猪的饭桌上默默动着筷子。千和到底说什么,我是明白的。然而,却不是在吃饭时该谈论的话题。

猪与卷心菜,从碗里消失之后——。


「青梅竹马,是诅咒吗」


自己倒满茶之前,千和如此说。

虽然唐突,我却立刻明白了。千和在着今天早上的谈话,部室的谈话。我也一。

「真凉,这么说的吗?」

面对茶水的热气,千和点点头。

「说我,是名为青梅竹马的诅咒。一直束缚着锐君的过去的诅咒化身。让我要有自觉」

「不亏是她会说的话…………」

那确实是过于强烈的话语。

对恶口毒舌满嘴恶言的那个银发家伙,已经不会有多少惊讶了。但是,不同。确实有点不同。与普通的毒舌有点不同,感觉其中蕴涵着什么特别含义。

「不同过去的大型修罗场展的理由,大概,就是这个吧」

千和点点头。

「居然说到那个份上,已经远远超出象。绝对不会原谅她了吧。现在未来,大概都不会和夏川和好了吧。但是…………内,锐君」

此时,千和的眼中有什么在颤抖。眼泪?不对。那是别的东西,至今为止千和眼中从未有过之物,在微微颤抖。

「锐君,现在,真的幸福?」

「……………………幸福哦」

回答,间隔了一点时间。但那绝不是动摇。

无论怎么向千和传达,也不会明白的吧。

「虽然在部室就说了,我一点也不后悔。向着成为医生的梦前进。比起什么目标都没有的初中时代,一直都很充实哦。那都是,多亏了有千和你在身边」

感激不尽。

正因为有千和在身边,我才能成为今天的自己。

然而,青梅竹马却摇摇小巧的脑袋。

「真的是这吗?」

「…………什么意思啊」

「虽然之前说过。我不仅喜欢现在的锐君,也喜欢以前的锐君哦。外披黑色披风,背着木刀,带露指手套上学的,初中时候的锐君。以Burning Fighting什么的名义,与看不见的敌人战斗时的锐君」

「那啥,…………所以在说什么啊」

完全无法理解。

也喜欢那时中二病的我什么的。不可思议啊。明明我早就把那玩意,忘却的过去,全都称「黑历史」了。

「比起志愿医学部的学年top优等生,中二病妄患者的问题儿童更有魅力什么的,还有谁会这么说哦。除你之外就没人了哦」

「不是还有薰吗?」

「薰?」

「因为薰成为锐君亲友的时候,不是高中而是初中对吧?不是成为优等生的锐君哦?」


「虽然确实是这」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