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真凉不在的修罗场


『积攒二十年的信赖,失去只需要五分钟』


某位大投资家的名言。

刚接触这篇英语的长篇阅读时,还没怎么理解。没错,如同白质。平淡,感觉说是某处零落的「警句」也不为过。简而言之,不过是一句「短语」。不过只是单纯的文字排列。

现在却不同。

这句名言伴随着实感,从现实降临于我身。

「…………切」

早晨的班会。

厌恶与眼镜般配的班主任,与我对视之后发出的声音。移眼可见的厌恶视线,接过手里的一份文书。啊啊讨厌讨厌,因为是工所以没办法,正是那的态度。

回到座位的途中,对视同学们的视线,果然和班主任一,立刻移视线。明明之前还说「考试加油!」「教我功课!」什么的,现在只剩无视。才不认识你,与我无关,正是那的态度。好手搓螺旋丸,流仪神沙风。给我死。

积攒两年五个月的信赖。

失去只需要一天。

入学以来一直维持学年第一所积攒的信赖,由于推荐入试当天迟到的失态而化灰烬。眼镜班主任的称赞,同班同学的尊敬,全部消散。

我的心情一半「真没办法」,一半「就这吧」。往好处,要突破这个逆境,必须在二月的一般入试合格,再一次让这群家伙刮目相看!因此得振奋起来全力以赴。

但是——。

「…………唔…………」

在座位展文书,一阵吟。

这是,暑假在学校进行全国模考的考试结果。

神通大学医学部,合格判定「C」。

也就是百分比的50%,通过率只有五五的数字。还附带一句「取决于之后的努力,尽量弥补短板吧」的短评。顺便一提A和B判定的短评是「在合格圈内。就这努力下去吧」。

如果说这是彩票的话,大学入试合格率只有50%这一数字可谈不上多好。决定摇摇坠的命运却无法心安的数字。而且还是,为三年生的十月这一时期。不得不重新考虑第一志愿的数字。

但是,我除了神通大学医学部以外没有选择。离家近的医学部,只有这一所。「落选也不会失学哦」虽然冴子桑对我这么说,但是我尽可能不改变选择。先不论家人,不对正是因为是家人,所以减轻冴子桑的负担。

正因如此,有着无论如何都不得不面对的状况…………

瞄了一眼旁边的座位,那里空无一人。

不用说也知,那是我的强敌前女友·夏川真凉的座位。

这家伙缺席的事,谁都不觉得奇怪。二学期始都是三日一休的状态。帕奇柠檬被一流出版社俊英社提拔以来,一直往返东京与羽根之山之间,今天也去哪会了吧。

但是,今天的心情无故乱。

昨晚,真凉留给我的话语。


——这一定,既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骗子罕见的发言过于在意也没办法,却隐隐地担心。

虽说,今天能在学校见面就安心呐…………。

「锐太」

叫我名字的是,站在身边的游井薰。刚取回模考结果的子。

与平时同的微笑。

我的亲友。

「怎么啦?一脸忧郁」

「…………啊,啊啊。因为,模考的结果呐」

「给我看看」

自然地从手中递过,薰的话没必要担心。虽感到一丝违和感,却也没有隐藏的必要,就这递给他吧。

「…………原来如此。C呀。有点严峻呢」

「啊啊,得更加努力才行呐」

薰直率地摇摇头。

「我认为,锐太的实力已经足够了。只是,环境不够充分呢。」

「环境?」

「为了创造能更加集中精神学习的环境。因此,周围的理解是不可或缺的哦」

同时薰环视教室。以锐利的眼神扫视班主任和同学们,不知处的严肃眼神,刚才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吗?是在替我生气吗?

薰的视线,固定在某一处。

那边是班级的中心人物坂上弟弟,正在和背头的男生在谈。坂上弟弟眼神忧虑,背头的男生看着我暗暗地笑。

「宫下君哦」

薰说。

「他是羽根高中隐藏网站的管理人哦。」

「隐藏网站?我们学校还有这玩意!」

不时在电视和杂志能看到的话题。大多数学生会制非官方的网站,说教师和学生的坏话、告密什么的,表面不说的东西全都会写上去。我们平平凡凡的学校,好像也有这隐藏的玩意。

「话说回来,如今不都是SNS的时代嘛?」

「羽根高中也有哦。宫下君好像是接手过哥哥制的网站呢,现在还在那上面写着什么」

「呼唔…………」

也就是说,薰看过的吧。

虽然我也有点兴趣…………算了,别看。别看更好。如今对我的坏话最多。(网站)估计都变成尽情发泄的出气筒了吧。

知网站后再重新审视班级,原来如此,无形中达成一致。正因为大家都在网站上共享对我的反感、恶意,才酝酿出这的氛围吧。

「宫下君,有点沾沾自喜呢。因为利用对锐太的坏话来赚小钱」

「誒,什么?」

「会员广告」

「…………啊—」

连会员广告也有呐。弹出的烦人广告,点击就会跳转到商品页。那阅览数,与点击数关联,网站主就能从广告公司得到收入的做法。

该不会,利用对我的坏话赚钱的家伙就在这个班里吧…………。

真凉要是知了,会说什么呢。「划时代的idea呢」高度赞扬吧。

「嘛,没办法哦。毕竟我是背叛了学校期待的“叛徒”」

玩笑地说。

但是,薰一脸认真地摇头,重重地握住我的手。

女孩子般洁白、纤细的手。

「没事的。全部,给我吧」

「誒?」

「为了锐太能不断地在希望的路前进,我会来整理一切。各各的事情,都给我呢」

无法立刻回答。

整理,这一词语微妙地回响。同时,说出那词语的薰的嘴有些绯红、湿润、光泽。不由得看出神。

薰的视线移动。

注视着我身旁的空座位——真凉的座位。

「夏川桑,缺席了呢」

「……………………」

薰的右脸微微上挑。

「该不会,再也不来了啊?」

那声音像是在嘲笑。

「…………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没什么深刻的含义哦?只是,有这的预感罢了」

薰从喉咙深处发出的笑声。

与平时清爽的笑容远远不同,是有某企图的笑容。



放学后的部室,弥漫着沉重的空气。

不在平时的座位,而在榻榻米上并排正坐的三人。

从右的顺序是千和、公主、爱酱,从进门视线就一直注视着我。


「小太。来这边坐好」


像是三人的代表一般,爱酱口说。表情一脸严肃。脸颊红肿,看起来有点生气。跟千和与真凉一。从不同寻常的红肿能体会到,我不在的部室里上演了什么的修罗场。

「我们听说了哦。小太迟到的理由」

「唔…………」

「关于那件事,我们四人,正式聊聊」

四人,爱酱说。果然,真凉没有包含在内。

「锐太…………」

视线转到囔囔自语的公主,脸也肿起来。平时那么可爱的公主变成这,不免有些担心。这又是,不同寻常。

掉鞋子坐上榻榻米,平时公主她们绘画同人志的台子上摆着两件物品。

吊坠和扇子。

汉字「乙」字形的吊坠,一年级暑假合宿时千和三人制的,全员佩戴的礼物。过意不去的真凉,后悔自己欺骗三人的罪孽,最后变成我在舞台上进行「罪的告白」。代表着,我们关系转折点的物品。也是「部员之证」般的物品。

然后扇子,二年级暑假东京旅行真凉送给大家的礼物。为吊坠的回礼——那位银发恶魔当然不会直接这么说。而是以「免费的赠品」这没过几秒就识破的谎言。我们苦笑中收下的礼物。



两件物品摆在台子上的意义。

「那是,夏川留下的哦」

注视着吊坠,千和说。

「扇子是我的。虽然已经还给夏川,但是果然留在这就回去了」

我无可奈何地注视千和。

「只是和平时一吵架了吧?好啦,你们啊,一直吵架,然后又和好,不是关系很好吗。这次一定…………」

千和摇头否认。标志般的短双马尾,大幅跳动。

「大概,和夏川,已经不再是朋友了」

「……………………」

坚定的话语。

对我来说,千和称夏川为「朋友」使我微微震惊。大概,还是第一次吧。当然,虽然有「这群家伙是朋友」的意识,但从本人口中说出来,却是另一番感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