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〇 修罗场残留的掌印


早上,邻居的青梅竹马过来叫我起床。


「早上了哦,⚪君。早饭做好啦,快点吃完去学校?」


漫画和动画中的恋爱喜剧频频出现的场景,我为季堂锐太每天都有机会体验,然而实际的次数屈指可数。小学时代有几次呢,也就那点程度吧。中学时代的千和为了剑部的练习,早早离家,才没有叫我起床的空闲,高中时代的我几乎从没睡过头,谁叫谁起床还不一定。现实什么的就是这。

话说回来——。


「早上了哦,锐君」


伴随那的声音睁双眼,在那的是满眼担忧的青梅竹马。

揉揉稀松的睡眼,视线变得明亮。周围是我的房间——不对,客厅的沙发。好像昨晚就在这睡着了。好像是吧,只剩下暧昧的记忆。


只记得昨晚和真凉在一起,然而最后,不记得怎么就睡着了。

「真稀奇呢。就在这地方睡着。不在床上睡不累吗?」

「啊,啊啊…………」

昨晚,一直在与真凉谈。

说了好多话,直到深夜。

在这之后——。

「真凉呢?」

糟糕,下意识的捂住嘴。

「夏川?」

但是,已经迟了。千和明确地听到了。皱起眉头。

「夏川在这里吗?」

「不,怎么可能呢。…………昨天,虽说昨天应该联络帕奇柠檬那边,结果还是没有联络」

唔,自言自语的千和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沉重。基本上,总是朝向事物阳光那一面的青梅竹马,看起来有些消沉。

千和一脸这的表情,说明——。

「和真凉,发生了什么吗?」

千和叹了一口气。

「果然,锐君一看就能明白啊——」

「嘛」

毕竟,一起生活那么长时间。光从语调,我们就能听出对方今天的精神状况。

更何况,本次还有更容易理解的证物。

「那张脸,有什么吗?」

千和的右脸烙印着深红的掌印。

不是睡觉留下的痕迹。而是耳光的痕迹,能与千和吵成这的对手,这世上只有一人。

…………话说回来。

昨天真凉的脸上,也有同的痕迹。

「和夏川,稍微…………」

「吵架了吗?」

「吵架了…………」

没法继续说下去,千和的视线飘忽。


「锐君,话说回来,时间」

「…………啊」

看着客厅的时钟,已经快八点了。再不出门就赶不上了。要走快点。推荐入试迟到的我,再迟到可说不过去。千和也很在意这点吧。

「与爱衣和公主一起,到部室有话要说哦。可以吗?」

「我知了」

虽然因为真凉的名字出现很在意,但是现在没有那的余裕。总之先换好衣服。洗洗脸,整理好睡相,吃完早饭就出门。应该能在打铃前赶上。

上二楼取制服的时候。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一个小小的黑色物体。那是SD卡。不是我的。是冴子桑的?不对,昨晚还没有那东西。

也就是说,放这东西的,是昨晚和我在一起的人。

「怎么啦?」

千和察觉到我的视线。

「啊啊,冴子桑忘记的吧。得送过去才行」

取过SD卡,放进口袋。

大步走进房间,换好制服前,搬出笔记本电脑。这玩意跟以前的电话簿一厚。生父遗留的古董。我明白现在不是做这事情的时候,但是,还是忍不住要确认。

PC缓缓运转,读取SD卡的数据。伴随着上古光驱般特有的轰鸣声,加载出无数图片的缩略图。


「…………这是…………」


熟悉的东西。


我深重的罪孽。

誓约胜利之断章。

腐朽的时代。

守护我的四位·舞·天使。


这些那些,都是无数令人反胃的妄。

熟悉的东西——毕竟,写下这些的人就是我。

中学时代的妄所编写成的「黑历史笔记本」。记载着我隐瞒的所有黑历史,只有我和「她」才知的笔记本。每一页都被扫描成电子图片,收录到文件夹中。

「真凉那家伙…………」

实物的笔记本,伪男友解约的时候已经归还,藏在房间的阁楼里。一直奇怪居然会还回来,原来是有以防不备的电子存档。果然狡猾那家伙。不由得冷笑。

真是的,那个银发恶魔…………。

「…………啊」

回忆起昨晚的记忆。

谈到真凉来我家几次的时候,真凉是这回答的。「三次」。这与我的记忆没有矛盾。所以没有追问下去,但是那个时候,真凉一反常态有些迟疑。

不对!

不是三次,是四次。

真凉来还笔记本的那次,没有算进去。

因为那个时候,真凉什么也没说就回去了。笔记本留在庭院的窗户下,没和我见面就回去了。

为何,默默回去了?

那是,去年的九月。学园祭前夕。我染上流感发烧意识朦胧,从学校的楼梯摔下失去意识。醒来的时候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硬要起来的时候被贴上来的千和阻止——然后,与千和接吻了。

非日常的状况发生,异氛围的接吻。

千和也很在意吧。之后,这件事我们从未提起。

但是,那光景真凉看到了吧。

透过庭院的窗帘,偶然,目击到了吧。

至今没有确认,但是从昨晚的态度可以看出没有弄错。为了解除伪男友,为了归还笔记本,特地造访我家的「女友」,当然有可能看到我与千和接吻啊。

「…………可恶,我都干了什么啊」

至今为止,为何都忘记了啊。

所以才被叫迟钝的主人公啊!

「………………·。……………………………………………………」

骂自己一顿后,我的内心浮现的是纯粹的疑问。

为何,真凉留下这个就走了?

虽不是实物,真凉所有的数据,为何要给我?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含义。是什么,是什么,含义呢…………。


——这一定,既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该不会…………」

昨晚真凉的台词涌上心头,不祥的象扩散。

该不会,真凉,已经从我,不对,从我们身边——,

「锐君,再不快点就要迟到了!」

从楼梯下传来千和的呼声。

「…………就来了!」

对了,快迟到了。得赶紧换好衣服。

下T恤的时候,残留的余香穿过鼻孔。

那是,昨晚在一起「女友」的气息。



真凉残留的,余香。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