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MF文库J > 游戏人生No game No life > 第十卷 游戏玩家兄妹似乎被迫为过去付出代价

Crash/END

然后一夜过去——哈登费尔的首都。

打破种族极限的激烈战斗,兴奋的热度尚未冷却的地底都市的一隅。

在一间小酒吧中,有一群人围著桌子举杯庆祝。

那是赢得那场激战胜利的当事者们,更正确地说是——

「【开议】第一回『结果主人的喜好到底是什么』彻底考察会议。YA~」

「「「「YA~」」」」

「不,没什么好YA~的吧!?啥?这不是庆功宴吗!?」

空发出如此悲鸣,却见四名女性走近围住空……

……菲尔与克拉米不知是早早回去了,还是去别的地方避难了吧。

不管怎样,除了她们两人之外,吉普莉尔、依蜜尔爱因、史蒂芙……甚至连白也在。

以庆功宴为名的众会开始,空遭到女性成员们『审判』。

「你说『结果』是什么意思!?所以我说要平等地爱护胸部吧!?」

空立刻表达抗议,却被间不容发的连续回答否决。

「【否定】此主张是诉求思想自由、包容喜好,主人自己的喜好并未回答。」

「另外,主人也说过,主人的性癖没有廉价到能够轻易说出……」

「……必然……哥有……哥的主张……只是……没说出口。」

然后彷佛摆出证据质问被告一般——

「【播放】——『不管白会不会变成巨乳,或者是变成老太婆,甚或变成男人都一样!!哥哥不可能讨厌白』、『无论变成什么模样,白都是哥哥最喜欢的白』,本机记录到以上的发言。」

「谁叫你擅自记录的啊!?」

「……依蜜尔爱因,我想要……那些声音档……!」

空在游戏中说过的话被大声播出,兄妹发出意义不同的悲鸣。

但是另一方面,依蜜尔爱因与吉普莉尔则是不慌不忙地追问……

「【整理】主人的喜好推测有幼女取向(萝莉控),扩大至不限年龄性别,必须再考察。」

「但是另一方面,主人只对年幼的外表表现出好感反应……再加上——」

「【新证】主人以自由意志,享用无名无姓女性的乳房,综合以上情报推定——」

然后,依蜜尔爱因陈述她推理的结论,即是——!

「【结论】主人的喜好断定为『兽耳褐色巨乳伪娘萝莉老太婆』……!」

「我的喜好也太挑了吧!?有哪个生物有那么多属性的啊!?」

——空大吼,与其被那样指控,还不如被说凡是女性来者不拒还比较好。

随之而来的是少女的声音——那是红著脸,微微低头发问的史蒂芙的声音——

「既、既然如此,空……你为什么……那个……只有揉我的胸部呢?」

——(静~)

在寂静笼罩之下,空受到目光注视,他不发一语,抬头仰望上方——心里在想:

为什么……

虚构作品中的存在——在现实中会遭到情杀,从人生退场的存在。

——『万人迷』才该受到的对待,为什么是自己在承受?

自己的身分无法享受主角特权,如今却吸著女性战场的空气,空在内心回答:

——我为什么揉史蒂芙的胸部?

因为妹妹白许可了啊,没别的原因!!

空从未以自己的意志,靠自己的手享受过艳福!

因此空十八岁处男与万人迷之间没有共通点,他无法理解现在的状况。

即使如此,空拥有比别人更会判读心理的能力……因为说谎的人偶才有的『天赋』,让他确信一件事……

——这时候如果照实回答,就会发生某种不好的事……!!

「…………♪」

对……白脸上一副『来,快说吧』的表情就是最大的铁证。

因为哥哥知道那副表情,那是期待哥哥犯错的表情。

但是为什么?到底会发生什么坏事,然后白会因此得胜——!?

各式各样的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空感到苦恼不已,这时候突然——

「哼、哼哼!!甩、甩掉了……我成功脱逃——啊!?」

「缇~~儿~~!!真是的,等你好久,我差点就死了,你怎么来得这么晚!?」

杀气腾腾的法庭中,救世主突然出现,空朝她扑了过去。

然后——呿!女性成员们齐声啧舌。

缇儿当然不知道,那是因为主宾到场,她们在惋惜审判被强制结束。

只见缇儿拚命调整呼吸,深深地低头道歉。

「抱歉,我来晚了。我费了一番工夫才摆脱『追兵』……」

缇儿敬了一个礼,然后忸忸怩怩地说出迟到的理由。

「我、我一醒来……不知为何大批地精种朝我围了过来……我差点就被绑架了,好可怕!不过,我也是逃跑专家,不会被他们抓住!!」

她以自信满满的语气,毅然决然地——

「他、他们是想抹杀赢过首领的我!!哼哼,不过我才不会让他们得逞!!不、不会让他们得逞对吧?救、救命啊……!」

……求救。

看到缇儿畏惧地恳求,空与白相视苦笑——

「是啊,不会让他们抹杀你——应该说没人能杀你。」

「……因为这个国家的……全部……都是属于缇儿的……哦♪」

————

听到他们说的话,缇儿侧著头感到疑惑。

「——欸……麻烦再说一遍?」

「所以说,你回想一下……宣誓的赌注内容。」

药钱……维格的全部财产(国家)是支付给胜者。也就是——

「所以维格的一切全归胜者——也就是属于缇儿所有了吧?」

「……对,一切……当然,全权代理的宝座也是……也就是说——」

不管怎样,空与白都必须把『药』卖给维格。

之后的问题就只是支付『药钱』与否——『药钱』就是这样付清了。

没错——

「超越维格的灵装工匠——缇儿就是新首领♪」

「「什么~~~~~~~~~~~~!?」」

——缇儿与史蒂芙发出悲鸣。

「啥?那、那样的话,你们不就什么也没得到吗!?」

那是为了什么而比赛游戏呀,史蒂芙夹杂著悲鸣问道。不过——

「嗯?想要的东西全部都得到了吧。」

另一位主宾悠然地踩著脚步声来到——回答史蒂芙的疑问。

——身穿婚礼服,右手拿著剑——左手拿著花束的男人。

拥有无比的才能与极限,如今甚至知道追求高峰,生著红锈的真灵银男人。

傲慢与谦虚、矜持与恭敬兼容并备——史蒂芙也不禁抽了一口气,空则反射性地啧舌——这个地精种盛装打扮之后,这次真的像是无可挑剔的好男人。

他就是维格•多劳布尼尔,正如同他接下来所说……

「打从一开始,本大爷中圈套时就输了。剩下的就只是能否成为朋友而已……」

没错——何况空他们的目的本来就不是支配,而是联手。

这次的游戏,空他们本来并没有必要答应。非但如此……

——甚至没有必要获胜……只不过——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