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MF文库J > 游戏人生No game No life > 第十卷 游戏玩家兄妹似乎被迫为过去付出代价

第五章 结果论

……神火炉的喷发声持续鸣响的会场……废弃处理场。

银色的巨大人型机械,踩著沉重的脚步,走在被铁屑埋没的地下废墟中。

灼眼浮现泪水,维格阴郁地嘀咕著生涯第一次的『烦恼』……

「……本大爷怎么会做出这么罪孽深重的事啊……」

没错,虽是莫名地苦战,他终于还是击碎两个核媒(灵魂)……

长有好素材的奇怪杂草们——那异样坚定(坚强)的『拒绝(灵魂)』。

让自己的核媒(剑)第一次出现龟裂——难以理解的强烈(棘手)『责备(灵魂)』。

维格阴郁地操纵机体,摇摇晃晃地走著。

他心想……本大爷到底做错什么了……

维格认为自己应该受到感谢,没有理由受到责备。

但是心中却只有二话不说刻印在灵魂上的神秘罪恶感。

最后他站在四肢全毁,倒卧在地,只剩一块铁块的机体前方。

「……喂……我说过我会迟到,但你们竟然打起瞌睡来,可真是从容啊……?」

维格以锐利的目光看著下方毁坏的机体,断定空等人是在装睡。

——在这个游戏中,彼此的攻击不会直接造成机体的损伤。

那么机体的毁坏,可能是因为术式失败爆炸而炸坏——或者是自行毁坏。

而真相是——『两者皆是』。

在感性的告知下,维格抓起全毁的铁块(机体),大声地吼道:

「喂~~!!对手是本大爷——你们就算败了也是理所当然!!」

对……以灵装争胜(这场游戏),空他们本来就不可能胜过维格。

因此败北也是无可厚非。不过——

「你们该不会完全不想让『灵魂』说话,打算保持沉默到底吧!?」

没错——他们与维格打得不相上下,发挥令人惊异的射击,对维格击出弹幕。

然而,子弹上却完全没有灵魂——与过于脆弱的『炮弹(灵魂)』相反,对于维格的『攻击(灵魂)』,他们只是说『NO』『拒绝』……

——他们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认同。

对于只是拒绝自己,并且持续忍耐的『机体』,维格咬著牙心想:

有这么厉害的本事,为什么————!

维格彷佛要抓住他们的前襟逼问,大声地对著全毁的铁块怒吼:

「对于本大爷的『问题(灵魂)』——你们什么时候才要回答!?」

——结果有人回答了。

《……就是现在,我来回答你的问题。》

……通信中有人这么说道,然后——

「——————嗯啊!?」

突然袭来的铁块(机体)『攻击(自爆)』上,含有强烈无比的灵魂洪流,也就是说——

回答维格的是强烈的『心灵风景(灵魂)』,足以在剎那间夺去维格的意识。

————…………

那里是昏暗狭小的洞穴底部。维格认识那位孤独地仰望天空,流著眼泪的少女。

憧憬飞得比任何人都高的鸟儿……她是维格非常熟识的、不会飞的少女。

——明知不会飞而持续仰望天空。

明明放弃了,却仍流著泪……一位矛盾的少女……

为什么逃避?为什么不锻炼?世界(声音)逼问她无法回答的问题,把她逼得走投无路。

终于世界问她为何哭……对她放弃了。把她当成不需要之物……遗弃在废弃场……

——少女孤独一人……流著泪挥动铁槌…………————

…………————

维格正想把手伸向她,但是……

轰一声,爆炸声响撼动地下空间(会场),维格脱离幻觉,向周围一瞥之后。

他立刻靠感性(直觉)察觉状况(一切)——带著凶猛的期待笑著大吼:

「有趣……你们打从一开始就是用遥控的方式『操控无人机体』吧……!?」

——原来如此,规则也没有规定非得乘坐在机体上。

如果是从机体外的操纵室操控,就可以毫不客气地把机体用完就丢。

但是即便是遥控操作——灵装仍有连接。

就如同毫不客气引爆,让机体『自爆』一般。

一个又一个,废弃物处理场的各处,连锁发生的爆炸造成地鸣。

—爆炸产生的精灵,宛如顺著刻印在会场的回路流动一般,画出光的线条。

『真正的机体』应该就在光之回路的最后集中处。

维格期待找到真正的操纵室的位置,于是追踪精灵光最后流向之处。

终于在会场的中央——扩大影像好不容易才能看见的远处。

在最高设备的顶端,一看到目标身影——维格吃惊得瞪大双眼。

只见在开启的操纵室的座位上,一位有著维格熟识的外表——

《问我为什么从这种世界逃走……?……这是蠢问题。》

——却又陌生的少女这么说道。

她眼中燃烧无可撼动的灿烂火焰,俯视眼下远方——维格的机体。

手上拿著大槌的少女,有如发表宣战布告一般。

她发自真心,非以客观事实,而是以主观情感,断定自己的灵魂——

《因为,我————『最讨厌』那样的世界了!》

■■■

缇儿毅然决然地如此宣言,不过她的声音和手脚同样在颤抖。

从敞开的操纵室往下看——维格的机体伫立在持续爆炸摇晃的会场。

她的右手握著闪耀的灵装(大槌),手上的颤抖却压抑不住。

「别担心,我们约定好了不是吗?我们会和你一起飞翔。」

「……哥……绝对会……遵守约定……相信他吧。」

前方座位传来空与白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愉快,却又毅然决然。

然后,缇儿感到左手被紧紧握住的触感,颤抖神奇地停止了,缇儿忍不住笑了出来。

她直视维格的机体,甚至注视著机体中的男人继续说道:

「……我『讨厌』这个世界(国家),『讨厌』哈登费尔。」

缇儿重新断定自己的心情,断定这份感情。

她讨厌要求她别逃避的那种傲慢(世界);她讨厌要求她别以失败为耻的那种强迫(世界)。

她讨厌永无休止的锻炼(生存方式)——缇儿抬起头,露出冷笑。

「我喜欢天空……这个世界(国家)——天空被遮蔽了。」

她看著地下空间的天花板,重新体认到。

在迷惘烦恼之下,回过神来,自己已在废弃场,这个国家(世界)却问她『为什么逃避』。

握在手上的触感是过去不知道的世界——如今认识两人(世界),缇儿可以确定。

对……我本来就不可能有安身之处。

——因为如果是那样的安身之处,我才不要——!!

所以——

「而那种世界(国家)的首领……我也『最讨厌』了……!」

大槌的光辉逐渐增强——宛如灼烧身体的痛楚,忍不住脱口而出的话语,但是回应她的是通信中寂寞悲伤的苦笑,缇儿不禁紧紧咬牙。

通信中的声音说明了一切。

…—他早就知道了,不——凭直觉想像(理解)得到。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