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MF文库J > 游戏人生No game No life > 第十卷 游戏玩家兄妹似乎被迫为过去付出代价

第三章 一般论

哈登费尔首都依然听得见工业声响。

自从与维格相过后,如今已过两天,地下都市里纸张飘飞。

有的纸张被贴在大街上,有的则是到处飘飞。

『纸张(传单)』上有一张照片,照片里的少女衣服一开一阖,羞得面红耳赤。

照片旁则是用地精语附注以下的文字……

《寻找走失地精种》

缇儿 84岁 女生

特徵是白板

发现的话 给我联络『  (空白)』

■■■

「就是如此……我们在寻找逃过天翼种追捕的缇儿。」

「……有人知道……她可能去哪儿了吗……?」

「……………………呃~……你们说的是真的吗?」

没错——她完全逃过认真追来的吉普莉尔……

她成功通过艰困的魔鬼游戏,达成前无古人的伟大功业。

空与白询问缇儿的下落,菲尔听了则是不禁怀疑自己的耳朵。

要怎样才能逃过能自由自在空间转移的天翼种?菲尔惊讶到说不出话来。

「……非常抱歉,主人,属下该死……我事前就该料想到的。」

吉普莉尔低著头,拳头与声音颤抖,流著泪道歉。

「确实,我无法追到『阴间』!!我并没有打算把她逼到那种地步……!!让制造主人们灵装的匠师逃走,阻碍主人们的胜利,这样的大罪……我、我该如何才能赎罪……!!」

「嗯,你还是一样搞错道歉的点啊……还有,她没有死啦!!」

大、大概……不,肯定没死!

空在内心说服自己,然后回想两天前发生的事。

没错……那是自称废物地鼠——不会飞的鸟起飞的瞬间——

『果、果然我没有容身之处啊啊啊啊!!』

吉普莉尔逼近,缇儿哭喊著,她的灵装顿时发出闪耀的光芒。

大槌的前端敲在地面的瞬间——缇儿飞了起来……

是啊……她确实飞了起来……与其说是飞,不如说是……

————被炸飞了……

巨响和冲击震撼首都……她留下『大爆炸』,消失得无影无踪。

除了损坏严重的灵装(大槌)残骸之外,缇儿甚至没留下精灵的残渣便消失了。

「那不是自爆啦……缇儿不会做那种事。」

「……也就是说……她完全逃脱(全破)了……要颁给她……过关奖励(白金奖杯)……」

吉普莉尔确信她已死亡,但空与白反而更加深信她还活著。

那也代表他们确信某个『推测』,不过——这先姑且不论。

空与白从一开始就知道菲尔不晓得缇儿下落。

如果连吉普莉尔都断定没有缇儿的精灵反应,那么——她就已经不在首都了。

「所以我们寻找可能知道她下落的人,打听她的行踪,不过……」

因此他们才会来到这里。

他们想要从监察室俯视工业设施,寻找制造『人型机械』的地精种。

但是,在那之前,空半睁双眼,目光回到坐在椅子上的森精种少女。

虽然是以森精种的方式,不过菲尔也可以使用刻印术式。那么依照维格的约定,只要把刻印术式的设计图交给她,就能依照设计图制造机体——资材和人才都可以借用。

……只不过借来的人才似乎太忠实了一点。

「……我先问一下『我可以打听情报吗』——首先就从那张椅子开始。」

菲尔悠然地跷著脚,坐在地精种身上,空则是指著那名地精种问道:

「~~~~~~~~~~~~!!」

「嗯~?椅子先生是得到谁的许可,竟然敢说话呢~❤」

那大概是地精语吧,空与白虽不知那名地精种在说什么,不过看到菲尔脚踢地精种,把人才当成奴隶使唤,两人一同脸颊抽搐。

维格确实说过也会出借人才——也就是『命人协助』,不过——

「我说啊……那样已经超出『借用人才』的范畴了吧……?」

……维格没说要把人才『送人』吧?

话说刚才的脚踢不也完全违反『盟约』吗?空问道。

「借用?我向地鼠借人吗?这玩笑开大了呢❤」

菲尔露出有如热带沙漠的太阳般的笑容回应。

「因为他『向盟约宣誓』,舔著地板说『菲尔大人,为了偿还我诞生在世上的罪孽,我愿意做任何事』,所以我才勉为其难,准许他帮助我哦~他可是感动得流泪啜泣哦❤」

菲尔再度踩在她所谓感动落泪的地精种身上说道。

——意译就是『以盟约逼迫他服从』……

虽然相当残忍,不过既然是游戏的结果,那就是地精种(输的人)的错。

而且,这样一来,就能命令凭感觉造物的地精种,忠实地替他们制造。

因为灵装的素材只有地精种可以加工,但是地精种又不可信任——所以用盟约逼迫服从很合理。

可是,即便是菲尔,有那么容易骗过感性的种族赢得胜利吗?

「——『两个人』一起上的话,那就轻松自如了哦❤」

解答空疑问的并不是菲尔的这句话。

——叩、叩……

「……?哎呀,这不是空吗……两天不见了呢……呵呵……」

而是踩著高跟鞋进入室内的克拉米。不,正确地说是——

「视察——只是你的藉口吧?虽然嘴上不承认,你果然还是想念『巨乳(我)』吧。可以的哦?只要你跪下来求我,我可以让你看看我的巨乳……啾❤」

搔首弄姿地拋出飞吻的伪巨乳(克拉米)。

……不过就是一对巨乳,竟然能让她变得如此得意忘形……

想到造成这股反作用力的因素,空都快忍不住落泪。

「……哥、哥……有了巨乳……就能有那样的自信吗……?」

意思就像在说——那么白也应该不要解除才对……

白后悔不已,内心挣扎,不过空温柔地微笑,摸了摸她的头。

「我说克拉米,你能做到那个吗?」

空取出手机。

……不过他只是取出,甚至没有递给克拉米。

却见克拉米露出得意的笑容,从空的手上一把抓过手机。

——她的脸上带著百年难得一见的得意表情,将手机放在胸口……

「妹妹啊,你明白了吧?她什么也没变,终究和乳房相同,她的自信也是假的。」

「什、什么!?在你的记忆里,问一个巨乳用手机『能做到的事』就是这个吧?」

在空的苦笑和白的拍照声下,克拉米一下子便原形毕露。

「哼……仔细听好了,贫、乳、女、王。」

「——哼……你在说谁呢?小、弟、弟。」

「别反应那么大……看来你也有自觉……你知道吗?」

克拉米赶紧重新戴上自信的面具,空则是对她说明。

「真正的巨乳被问『能做到吗?』,不会以巨乳做为限定条件来思考啊!!」

「————咕呜!?」

「再说,我只是拿出手机而已哦!?你就不会想说是我要拿来拍照吗!?你应该有很多事可以做吧!?比如摆出巨乳写真女郎的姿势之类等等。可是你却毫不犹豫地把手机放在胸口!看你这么拚命,我实在不忍苛责,总觉得对你很抱歉啊!?」

「……………对、对不起……都是白不好……」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