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MF文库J > 游戏人生No game No life > 外传 实践性战争游戏

后记

——War.Warneverges.

译:(人总是会重复犯错。)

出自《FallOut》系列OP—节

——人类的历史,那就是『战史』——也就是延绵不绝的『犯猎』的历史。

有史以来,众多的国家和文明,如繁星般闪耀又不断重复着餐亡的过程。

时代变迁,技术不断发达,到了现代。

发展为连胜者也得不到好处的战争……然而——

人还是会继续争斗的吧。

即使核战争导致世界灭亡。又再从头开始——拿起石器,或&是铁器。

简直就是原文的直译——就是说「战争绝对不会发生改变」无论其手段和道具发生如何翻天覆地的变化……

………………——————

……嗯。

如果是悲观主义者,大概就说到这里为止了。不过but但是!

在这里,我希望各位重新冷静地回头思考一下。

……也不是因为喜欢才不停地这样反复吧?

话说率先想发动战争的抖M什么的谁也不愿意接近吧?

因为啊~那绝对是很痛的吧?

被枪打到可不是只痛那么简单哦?

以常识来考虑,那样扭曲的抖M如果是多数派的话,人类应该就已经灭亡了吧。

——那么,为什么人这样也还是要争斗呢?没什么……只是很单纯的事情。

以前是『那样』——但现在就是『这样』。

上次是『那样』——但这次又『怎么样』啊。

——没错。

虽然有人说能从历史中了解到的,就只有「人类从来不会在历史中吸取教训」这一点——不对!!

只是单纯地因为,和过去发生的事情「完全一致的现在」根本是不存在的啊!

因此,人类就会想着「啊啊——这次一定要怎样,下次一定要怎样!

这样果敢地做梦,怀抱着希望性的观测——

就这样……进入了不断重复犯错的过程……

因此,各位读者朋友……请大家不要就此对人类失去信心。

铭刻在历史中的他们,只不过是想着「这次一定要怎样」「下次一定要怎样」——!

是不停挣扎、再挣扎、陷人烦恼——然后一路『挑战』过来的

啊啊,当然了……的确从结果来说那还是以犯错告终!但是即使如此,也还是留下了「那是错误的」——这样的『布石』啊!!

因此我们就要接受这个布石,勇于回首过去……

并不是心存『鄙视』而是怀着『敬意』

为了不重复犯同一个错误。

并不是把他们断定为罪人而割舍掉——而是明白我们也同样有可能犯错!

怀着这种确实的自觉,在此之上——为了下次不再重复犯

——是的,比如说,在这里的一个男人那样。

被责编告知『拜托你写个四十页左右的新短篇』后。

很轻松嘛。上次虽然因为「大战」的故事吃了不少苦头,但已经写过一次的话,这次就不同了。

以「欣可」视点描写的另一个终战?我三天就给你写出来了啊!

——连以森精种视点来写的困难之处,还有众多的描写也没有察觉到就这么大言不惭的男人。

在比去便利店的路更常走的路上往返过无数次的人类!请大家不要失去信心,要怀着敬意回首过去。也就是说!!——胡乱做什么蠢事啊——!就这样。

那么,各位好久不见了。

我是在全身体检的脑检查时被告知「正常」的时候难以掩饰内心惊讶的那类男人,

老是会重复那一类错误的人类,榎宫祐。

「那么!马上就怀着敬意再说一点,让我们回首历史吧!(笑脸) 」

啊!你好你好,责任编辑T先生!

关于您解决了我的「踢皮球疑惑」的续投,真的非常感谢!!

哎呀呀~虽然平时说这说那的~还是那么关照我——

「为什么会来了个新篇故事『一百八十页』的初稿呢。(僵硬的笑脸) 」

————

——嗯,唔。

那个……是为了讲解战争为什么会发生的解说性的复杂故事。

所以,这里就应该更有建设性一点,不是问为什么会变成那样——而是……

针对为什么没有能制止事态变成这样子——这一点开始考察吧。

为了不重复犯错!考虑预防对策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吗!

在第一次把纲要给您看的时候,责编先生,您是怎么说来着?

「真的很有去呢就这么定了吧(笑脸)我是这么说的啊?(困惑) 」

YES!没错就是这样!

就是这里了!您还记得吗!?

如果在这里比如说叮嘱一句——

——「这份纲要,怎么可能在四十页内写得完啊!」——!!

如果责编先生这么说的话,你觉得结果会如何呢!?

我想应该不会变成这样的状况……

「………………(微笑)」

是不可能的呢!?

这点程度的事你应该自己把握!应该是这样才对呢~~!!

话说我看到了「我会试着塞进去给你看的哈哈哈」这样的自己的身影啊!

况且比起本篇反而是先在番外做了地精种的描写,这当然是不行的呢!?

我是爱好绑得太紧结果作茧自缚的游戏人人敬而远之的抖M,真的很对不起~!

但、但是!那个那个!

我、我还是想办法压缩了,勉强收进了规定页数之内,而且还赶上了截稿日!

而、而且这还是——

锐意制作中的「剧场版•游戏人生」之类的!?

还有好评连载中的「游戏人生、得斯!」之类的!?

这些作品也请大家多多关照像是那个的纲要商讨或者监修什么的!?

在做了各种各样工作的同时纳稿——这难道不可以说脖子还连着一层皮的情况吗……!

「连着一层皮?我从以前开始就这么想了那应该已经死掉了巴(笑脸)。」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