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MF文库J > 游戏人生No game No life > 外传 实践性战争游戏

三次重复棋局

——无论是什么样的大事件,其开端都基本上是一些很无聊的琐碎问题。

毫无例外的,这一次也同样是以非常无聊的琐碎事作为开端。

那就是某两位不干活的国王,和迫与无奈地替他们做这些工作的少女互相宣泄的——

——史蒂芙,你真的是个笨蛋呢。

——我可不想被你这样的废人说这种话。

归根究底,真的就只是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

然后,也就是说,这正是引发「在某种意义上的大事件」的那五天的开始。

——————…………

第三天——深夜

正在从艾尔奇亚王国向艾尔奇亚『联邦』转换的制度改革中的某个国家。

在草木皆寐的丑时三刻,城内忽然响起了异样的叫喊声:

「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就是赢不了呀~~!!」

趴在桌子上掉着眼泪的,正是被唤作「笨蛋」的红发少女。

那就是史蒂芬妮•多拉——被向来不处理内政的两位国王赋予了宰相这个便于使唤的官衔,并且被迫肩负起各种麻烦工作的可怜少女的叫喊声。

「就算你问为什么我也很困扰啊……?」

「……很困扰哦……?」

另一方面,以半眯着的眼睛看着她的,则是被唤作『废人』的两位国王。

空——穿着印有『I Love 人类』字样的T恤,黑发黑眼的青年。

白——仿佛以兄长的膝盖作为周定座位的、一头白色长发加上红色眼眸的——头顶套着小裤裤的少女。

在地板上散乱放置着的,是这三天来史蒂芙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笨蛋而果敢地向两位国王——人类种最强的游戏玩家『(空白)』发起挑战却惨败得一塌糊涂的痕迹——无数的游戏。

——不,正确来说并不是「(空白)」。

是向把自己唤作笨蛋的其中一方——空个人发起挑战,结果还是输得一塌糊涂的痕迹。

「这太不合道理了!明明模仿了空的欺骗手法,也做了准确的预判,为什么还是赢不了呢!?」

——是的,史蒂芙为了战胜空。

为了促使他收回笨蛋这个称呼并让他协助工作,已经连续三天晚上来访空和白的房间和他玩游戏,在迎来第二天的朝阳的同时又回去继续工作,过着这种废寝忘食的生活。

然而,作为结果——全战全败。

而且每输一次都被剥掉一件衣服,现在其中的一件正套在白的头上。

——的确,如果是以『(空白)』为对手的话,她的确不认为自己有取胜的可能。

但是如果只是以空一个人为对手的话,就算出现那么一点点的胜机也不算过分吧。

但是不管玩多少次也完全不是对手,就像大人敷衍小孩子似的一下子就输掉了。

看到对这种不合道理的现状发出哭诉的史蒂芙——大概还

是觉得有点于心不忍吧。

「……嗯,这个嘛……就稍微教你一点吧……毕竟这样下去也太提不起劲了。」

在这么嘀咕着的空的膝盖上,白仰望着兄长也叹了口气。

——我可以教你一些招数,继续努力吧。本来老实这么说就好了嘛——

然而,史蒂芙听了空的这句话马上歪起趴着的脸,老实地听着他的说话。

「在游戏中,扑克脸的重要性我想你总该明白了吧?」

面对重新加以确认的空,史蒂芙也不禁皱着脸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也太把我当傻瓜了吧——史蒂芙刚想这么回答,空却打断了她继续说道:

「不过,实际上扑克脸也是有限度的,是没用的啊。」

「——什么?」

扑克脸是没用的——那么到底该怎么做才好啊?在露出这样的疑问眼神的史蒂芙面前,空说道:

「我们原本的世界,这个世界的人类种,不知为什么连天翼种和兽人种也是——都存在着『微表情』。」

「你说『微表情』……吗?」

那是自己不曾听说过的单词和概念——在做出这个判断的瞬间。

史蒂芙立刻抬起泪流满面的脸,迅速拿出了笔记本。

像是觉得很愉快似的看着她的这番举动的空——并没有拿起平板电脑:

「在我们原来的世界,有一位名叫保罗•艾克曼的心理学家。」以流畅的声音毫不吝惜地将自己的『特技之一告诉了史蒂芙。

「据那个人所说,『表情』跟出身和文化无关,无论再怎么下意识地控制,也总会有一瞬间毫无意义地把『感情』表露在脸上一虽然只是不足0.25秒的时间——那就叫做『微表情』了。」

——在这么叙述的同时,空也在内心苦笑起来。

在自己懂事的时候,就已经对这一点有着笼统的理解了。

事到如今还需要你这学者大人说三道四吗——他忍不住在内心这么吐槽道。

然而,史蒂芙自然对空的内心不得而知,只是在热心的做着笔记。看到她的这个样子,空猛地摇摇头笑道:

「嗯~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人类种以外的种族也有这个特征,不过在我们原来的世界里,甚至还利用这个原理开发出了视觉性的测谎器。所谓『眼睛比嘴巴更会说话』——就是这样了。」

「那、那就是说……事实上已经被读懂了心思吗!?」

正在做笔记的史蒂芙猛地抬起头叫道。

那几乎是魔法——至少也达到兽人种的超感觉领域了吧。

史蒂芙不仅对空他们原来世界的技术感到恐惧,然而空却苦笑着摇了摇头:

「并本是那么万能的东西……就仅限于能通过『微表情』读取到的感情而已。比如说——」

说到这里,空就向史蒂芙提出了一个突兀的——实在是非常矣兀的「问题」:

「史蒂芙,你被脱掉内裤其实是觉得很兴奋的吧?」

————

「——啊、啊啊~~!?那怎么可能嘛!」

停顿了一拍后,史蒂芙发出了极其意外的尖叫。然而,对于她

的这种反应——

「……咦,呜哇,真的?」

提出问题的空反而大吃一惊,同时半带困惑地接着说道:

「啊、唔唔,能读取到的『只有感情』……所以,这是通过观察对提问的瞬间反应的技术——」

也就是说,刚才那个问题,完全是为了观察史蒂芙对突如其来的提问产生的「微表情」而提出的。

但是史蒂芙所浮现出来的微表情——是不是可以直接告诉她呢。

对此感到踌躇的空,注意到史蒂芙那询问意图的眼神,只好搔着脑袋解说道:

「史蒂芙的脸上最初浮现出来的微表情——是『羞耻』。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也可以理解为对难为情的问题做出的反应,不过在大叫之前表达『愤怒』眉毛并没有皱起来,反而是上扬了。」——这个反应所显示的事实,就是……

「是『惊愕』——为什么会被发现,这个意思。难道史蒂芙你有那样的爱好——」

「我•绝•对!不是那样的呀啊啊啊啊啊!!」

面红耳赤的史蒂芙打断了空的话继续加以否定,但是……

空发出了「呜哇……」的声音,倒退一步说道:

「这一次是『喜悦』和『兴奋』……没有愤怒的迹象……真的假的啊,史蒂芙!」

「……史蒂芙……是真正的……抖M?」

套着史蒂芙的小裤裤读着书的白小声嘀咕道。

强忍着想要再次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