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MF文库J > 游戏人生No game No life > 第九卷 听说游戏玩家兄妹要暂停休息一回合

第三章 演绎的决定

过了五天,挂了这么长时间的「休业中」的牌匾——终于被撤走了。

然后新挂在尖塔上的牌匾,还是堂而皇之地写着这么几个字。

——「演出会场」……

「啊啊……历史悠久富有传统的艾尔奇亚王国的王座和王座之间,竟然……!」

发出如此叹息的史蒂芙,正注视着跟前几天的现场演出有着天壤之别的——华丽的舞台。

由机凯种安装了无数器材和照明,简直是一个完美的音响空间。

但是——「因为高度正好」,首先是王座被撤走,改造成了舞台。

接着——「因为想增加可容纳人数」,实施了拆掉墙壁连通走廊的扩建工程。

事到如今,其本来的姿态——「富有传统的王座之间」已经面目全非了。

而且,看着就忍不住流泪的史蒂芙的悲叹,还遭到了进一步的打击——

「……真·是·的!为什么会集中过来呀!?这些先生女士们——!!」

在完全变了样的原本是王座的舞台前,可以看到有数千人正集中在那里等待着开演。

对史蒂芙的悲痛提问做出回答的声音——却是从背后传来的。

「上次在露台演出的时候或许也有路过的观众,但这次毕竟是‘城内’嘛。」

从舞台旁探出脸来的史蒂芙马上回头一看,只见在那短楼梯下的最里头——

可以看到坐在舞台侧的桌子旁的男人,以及在固定位置(膝盖上)的少女——笑嘻嘻的空和白的身影。

「……虽然是、让机凯种……做了……相当大量的、宣传……但是——」

「但是特意跑过来的人们——应该都是最可爱的经过训练的笨蛋吧?」

「……我真的不得不为国家的未来感到担忧……」

对于完成了那种多余训练的国民的数量,史蒂芙露出了眺望远方的眼神。

她轻叹了口气,就沿着短楼梯走下了舞台侧。

——在舞台侧那里,史蒂芙叹息的元凶,正隔着桌子全员齐聚一堂。

跟让他们制造出这种惨状的空和白——以及守在两人背后的吉普莉尔相对峙的……

是被要求制造出这种惨状的爱因齐格——以及同样守在背后的十二体机凯种。

接着是和史蒂芙并肩而立,一贯站在受害者立场的存在——

「……空和白,不管多少次我也要向汝等问个清楚,为什么要让帆楼做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

穿上服装准备出场的、被两人耍得团团转的帆楼,正一脸郁闷也问道。

「嗯~……你就真的那么讨厌吗?我可觉得真的很合身哦?」

「……偶像、的气息……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

「就连是不是讨厌的假定材料也不够!因此我才问汝等这究竟是为什么!」

面对同样是一次又一次地以说了等于没说的答案作为回应的空和白,帆楼发出了「嘎噜噜」的呻吟。

但是看到她的这副模样,空——以极其罕见的笑容说道:

「没事的……这个答案,帆楼一定可以自己找到。我不是说过吗?」

空露出完全感觉不到任何不轨企图的笑容,抚摸着帆楼的头说:

「我们也不知道会变成怎样啦!好了,差不多到开演时间,好好干一场吧!」

「……帆楼……要好好、加油……我们、在给你……打气呢!」

「——不明白……什么也不明白……汝等,到底想把帆楼怎么样啊……」

目送着尽管依然满嘴怨言却还是老实地走向楼梯的帆楼。

空和白——重新面向和爱因齐格他们相对峙的桌子上的「正题」——

「那么——我们这边也差不多该开始游戏了吧?」

也就是说——他们注视着桌面上的「国际象棋棋盘」,以确认的口吻这么说道。

制作这个舞台的理由,帆楼登上舞台的理由,大家集中在这里的理由。

在开始这个包含着所有问题的答案的游戏之前,首先说了一句话:

「总之,在游戏中一一‘超出游戏规定范围的魔法和典开的使用’都将被视为作弊。」

在吩咐吉普莉尔对此进行严格的监视后,接着——

「除此以外的规则……嗯,事到如今应该不需要重新确认了吧?」

面对以无畏的笑容作出如此宣言的空,并没有听到任何异议的声音——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毕竟眼前的棋盘,是基于空他们指定的规则,由机凯种和吉普莉尔合力制作而成的「国际象棋棋盘」。

在场的所有人都理解得非常透彻的规则——基本上都是普通的国际象棋。

虽说只是「基本上」的程度。

唯一,包括吉普莉尔和史蒂芙在内,所有人都感觉到的某个疑问。

那就是——不管怎么想,这对空和白来说都是处于压倒性不利地位的游戏。

然而,唯独是空和白自己却似乎完全没放在心上,将沉默当成是对方的肯定回答——

「那么,我们双方的赌注……从已经做好支付准备的人开始」

「……稍微借用一下……你的手……哟~……」

空和白两人同时举起手——对赌注的确认和要求宣誓的声音。

「【肯定】在败北之际解除‘新造机构’的硬件锁,并且将爱舍弃。并以自主繁殖回避灭亡。」

「本机必定会取得胜利,将附赠奖品和特别奖都拿到手的,你就好好期待着吧,‘亲爱的人’。」

遵从两人的要求,继伊米露爱因和爱因齐格之后,机凯种全机都同样举起了手——

——听到宣告开演时刻的钟声,帆楼立刻奔上了舞台的楼梯。

隔了尽管只是一瞬间却显得异常漫长的沉默后——大音量的音乐响了起来。

在有如爆音般的音乐响起的同时,宣言也以毫不逊色的音量传出——

「——【向盟约宣誓】——!!,」

■■■

从白的手机播放出来,以机凯种的器材进行了扩音和增幅的音乐。

就在帆楼登上那大音量播放着前奏乐的舞台的时候,迎接她的是——

「呜噢噢~~~~~~~~~~」

从昏暗的观众席中爆发出来的、几乎连大音量的音乐也被盖过句欢呼声。

————

面对这样的情景,帆楼在一瞬间内——整个思考都变得一片空白了。

在对人来说是一瞬间,对神灵种却如同永远般漫长的僵直中——

填补了呆住的帆楼的思考空白的,却只是「莫名其妙」的一句话。

——上次帆楼也只是不明不白的就遵从了空和白的暧昧指示。

但是面对跟上次截然不同的热烈气氛,帆楼似乎感觉到集中在眼前的「观众」——他们正在寻求着什么。

那个假定就是——「自己正受到别人的期待」这样的一个假定。

——自己究竟被期待着什么呢。

对于就连期待是什么也未能明确作出定义的神……他们究竟期待着什么呢。

让本来应该只是化像之身的身体颤抖起来的东西,就连那是什么也不知道的帆楼,无言地喘息起来。

——不安,恐惧,紧张。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