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MF文库J > 游戏人生No game No life > 第八卷 听说游戏玩家们将会接续布局

第四章 正当选择

——那一定是剎那间的事。

但是剎那的时间内,朝著空与白涌来的是多达几亿的记忆。

对人类之身而言,那漫长的岁月,几乎与『永恒』的认知没什么差别。

两人宛如身在梦中一般,暧昧地、彷佛在半梦半醒问——……看到了。

■■■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孤独的少女。

那是世界尚未成形之前,遥远得令人无法想像的远古时代的事。

少女是『神』。

但是少女并不知道神是什么,为何会诞生。

因为是孤独一人,所以也没有人可以回答少女。

那个世界还没有知性。

少女是为了代替没有意识的无意识存在们质疑为什么,而诞生的。

怀疑一切——身上寄宿著狐疑的神髓,少女执笔不断提问。

『存在』是什么?『世界』是什么?问出这些问题的自己是『什么人』……之类。

无论抱持再多的疑问,都无人可问。

无论思考再多的假说,也无人可回答。

在悠久的时光中,对万物持续质疑为什么的孤独哲学家。

因为她是孤独一人——所以连『寂寞』是什么都不知道。

——只是漠然地寻求『说话对象』。

那是五个小小的机器(方块)。

执行观测、解析、论证、对应的四机,以及指挥统筹四机的一个机械。

在尚无知性的世界里,她自我判断——尝试『创造知性』。

少女渴望的是能回答无限疑问的——对应者(说话对象)。

但是,机械的知住——正因为其『知性』的原故,反而提出问题。

——吾是什么?汝是什么?疑问是什么……?

机械固然是有知性,但是少女『有』的,机械却没有。

因为是孤独一人——所以少女甚至不知道自己『有』。

所以在原初的世界里,第一个——有『心』的少女绝望了。

她甚至连『希望』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在连那是什么意思……也不明白的情况下。

就这样——经过更悠久的沉默之后。

少女对于无限涌出的疑问,终于想到一个——解答的方法。

连自己的存在都怀疑的少女,最后——

——否定自己,贯穿自己的『神髓』。

至少得到了,自己曾经存在——这个唯一的答案。

她珍惜地拥抱这个以『死』换得的答案——

□□□

但是那一日——就连那个答案都被否定了。

在后来被称为『东部联合』的边境山丘上。

朱红的月亮如背景一般映照著染上夜色的天空之下。

因为一个似乎随时会气绝的年幼金色狐——怀疑这世上一切的人。

不管是十条盟约、唯一神、定理,还是必然,她怀疑所有的一切——

在这样的想法之下,狐狸的笑容因绝望而扭曲,她『断定』——『定理是无法反抗的』。

此时,孤独一人的少女,应该已经死亡的少女——『神髓』仍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下。

她问狐狸——『为何?』——那个答案就在那一日被否定了。

——半梦半覼的少女明白了——自己没有死。

否定自我,即使用尽全部力量贯穿——『神髓』却没有『消失』,只是『剥离』——让她处于假性不活化的状态而已。

在「连失望都无法自觉」的半梦半醒中,少女不断提问。

——『回答吾,断言定理无法反抗的根据为何』。

彷佛是在责备——即便是梦幻,却仍把自己从满足的梦中吵醒之人。

金狐回答,自身的惨状、至今的历史就是根据。

少女质问,将部分事实、普遍化的谬误,断定为真的根据。

金狐回答,强者蹂躏弱者便是自明之理,毋需根据。

少女质问,强弱未定义与自明毋需根据的根据。

没有交集的议论不断持续著,但是——

不知为何——金狐以濒死之躯笑了。

金狐傲然而立,她的问题中断了这串议论。

「——好像傻瓜一样,你叫什么名字?」

狐狸这么询问,但是少女思索之后回答——『不明』。

对少女而言,狐狸所指的『你』和回答其问题的『自己』,也在疑问之内。

她将自己的『神髓』,无限的疑问,连最后否定了自己的事——所有一切全部和盘托出。

因此,她甚至从未想过名字。听到少女这么说——

「什么嘛,原来是『无名的同伴』吗?那就没关系了,来吧——」

笑德更加开怀,年幼金色狐的表情中——已经没有绝望。

「——只要证明给你看,你就没话说了吧?」

只不过——

「定理是为了被打破而存在,就算对手是唯一神也可以反抗……只要无限地破解下去,就连世界都可以改变——可以亲手创造,我会证明给你看。」

她站了起来,满腔热诚地说要改变世界。

但是少女对于她的理想——完全没兴趣。

少女只想继续沉睡,反正所谓证明,也可以无限反证。

听到少女这么说——金色狐做乎打从心底感到不高兴。

「是你先煽动我的还说那种话,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要你陪我赌一把哦。」

少女正想问为什么,却被狐狸打断。

狐狸大胆傲慢地发出豪语。

——她要合并所有种族,建立谁也不会牺牲的呻定理』。

用那个定理击败唯一神,得到——『唯一神的宝座』。

「所以——来吧,【向盟约宣誓】。」

————?

狐狸说著举起手,然而少女却以无言回应。

对少女而言,『终战』和『十条盟约』——全都是在假性不活化的状态中发生的事。

更何况持续否定自己的少女,现在只不过是一时性微弱地再度活性化而已。

下一个瞬间就有可能假性不活化的少女,并没有任何身为神灵种的力量。

不管过去还是未来——甚至就连现在,她也无法透析,只是处于半梦半醒之间……

「跟著我念就好,只是玩个小游戏而已。」

但是狐狸继续说道:

「如果你胜过我,我这副身体就给你做凭依使用——直到我死为止。」

就这样——当狐狸的豪语成真的时候——

狐狸表示:因为到时唯一神宝座对自己而言,已是不需要的东西,所以——

「——所以得到『唯一神的宝座』后,我会将它交给你——你不用客气。」

听到那句话,少女——尽管仍无自觉——感到惊愕。

唯一神的宝座——该不会是在说『星杯』吧。

在朦胧的记忆中,那场大战真的终结了吗?

——『星杯』是全知全能的概念装置。

确实,如果有那个的话,这无限的疑问也会得到答案。

□□□

——然后。

『——汝——!汝汝!凭依!汝骗了吾吧!?』

「呼哈哈!那是被骗的人的错,在这个世界是常识哦!」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