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MF文库J > 游戏人生No game No life > 第八卷 听说游戏玩家们将会接续布局

第一章 不战战术

——『大战』。赌上唯一神的宝座,众神与其眷属们争战的时代。

宛如在嘲笑逐渐毁灭的行星与脆弱的人们——

彷佛撕裂天地仍有不足般,将世界蹂躏殆尽的黑暗历史。

空与白挑战模拟那场大战的游戏,猛然地持续书写『指令』。

『活著』——就只是这样而已。

这时,那为了达成艰难至极的功业而不断书写文字的手,忽地停下。

「——!?白,我想到一个好点子了!!」

空喊出在脑中闪过的好主意。

「在指令书上写上『与隔壁的太太偷情』,这样不是很好玩吗!?」

——轰的一声。

又见一道闪光……一座山从『地图』上消失了。

直到数秒之前,那还是空他们的『首都』所在之地。

若非事前预测到攻击,命令『开拓者』单位『转移首都』的话,现在『首都』大概已连同那座山一起消失了吧。对于那样的破坏之光——两人似乎没有特别在意的样子,白竖起拇指回答:

「……哥,干得好……可是,必须下达……具体的指示……」

「啊~……欸,要怎样才能与隔壁的太太偷情呢——!?」

别说是偷情了,除了在脑内幻想之外,空根本没交过女友。

当空为了这个可能比『活著』更艰难的难题苦恼时——

「我才在想你们刚才都在忙些什么——你们到底悠哉地在做什么啊!?」

为了将两人写的『指令书』投入『投书箱』,而不停往返奔跑的史蒂芙大叫。

「如、如果晚了一步,在刚、刚才那道闪光下我们早死了……可、可以请你们认真一点吗!?」

只要再迟数秒,『首都』就陷落了,看到史蒂芙脸色苍白的模样,空内心随口回应——大概不会有问题啦。

战略游戏(RTS)的铁则就是——首都受到『压制』后才会视为『陷落』。

更何况推估吉普莉尔的意图,就算被攻击直接命中,空他们也不会死。

因为在这个空间里——玩家应该是与外界隔绝的状态才是。

毕竟如今空他们是不满两岁的孩童身体,空一·八岁,白一·一岁,史蒂芙也只有三·六岁,对他们而言桌子太高,如果不站在椅子上,甚至无法书写『指令书』。

最年长的史蒂芙处于要拚命地踮脚,才能勉强将指令书投进『投书箱』的状况。

那样的身体在这种地狱之中——不隔绝早就死了。

一旦都市完全消失的话,『人类种』就灭亡了,无论如何都会『走投无路』——不过这些都先不管。

「嗯~史蒂芙,你觉得该怎么做才能让隔壁的太太爱上自己呢?」

空随口问史蒂芙。

「哎呀~你是在问我吗?我想想,如果你要参考我的经验——那就诈骗陷害,强迫对方爱上自己,这样如何?」

「——什……!?」

听她露出甜美的笑容这么回答,空一时说不出话来,然后——

「你头脑不错嘛!!没错,只要欺骗对方,让对方落入陷阱就行了!!」

「我是在讽刺你哦!你就没有一点自觉吗!?」

对于空发自真心的赞美,史蒂芙以发自真心的恳求回应。

然后——空毫不犹豫地写好两张『指令书』。

「你竟然能瞬间想到这种残忍无情的点子,你就不能把那样的头脑用在认真的事情上吗?」

「……认真的事情啊,比如什么呢?」

「嗄、咦……?」

不理会尽管疲累.却仍惊讶地投递『指令书』的史蒂芙,空一脸正经地继续说道:

「说得也是……我就试著用头脑进行『外交』吧。」

——外交,藉由契约缔结的信赖关系。

可以交涉的条件确实不多,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筹码。

异世界的知识、玩家才有的情报、粮食……等等。

以这些东西为代价,能够与其他势力缔结什么合作或贸易约定吗——?

「……他们会遵守那样的约定吗?如果看到那个之后你还这么相信,那要试试看吗?」

那个……也就是投影在虚空中的『斥候』视野——外界的光景。

粉碎天地的暴力风暴——看到那样的惨剧,史蒂芙也不得不确信了吧——

——在『只要杀死对方夺取就好』的世界里,契约什么的……根本毫无意义。

「好吧~那么我就认真使用头脑,来『战斗』看看吧?」

——战斗,就是以武力确保生存领域。

虽然胜算绝不算高,不过确实并非没有胜算。

当然,如果正面迎战必然会失败……不过,比如说兽人种、森精种、海栖种或吸血种,空等人对【十六种族】的性质拥有某种程度以上的认识。

以这些知识为依据,操控单位,战术性地包围,发动奇袭,在夺走敌人战术性优势的局地战中,只要能善用地利的话……就有胜算。

也许能击破敌方一两个单位,更顺利的话——

「或许甚至能对一个种族造成致命伤——然后呢?那又怎样?」

我方若是遭到敌视,受到报复,那样只是徒增危险而已。

也就是说,『外交』与『战斗』都没有意义。不,不只是这样。

如果轻举妄动,引来注目,而我方的『首都』一旦被发现……

「敌方只要起心动念,我方就会被消灭,然后就是名符其实的THE END了。」

空露出苦笑。

「再说,一般看来,这是——『从被将死开始的棋局』哦!」

——实际上,过去的人类种是如何从这场『大战』中存活下来的呢?

空当然无从得知真相。

「人类要在这样的环境生存下来,方法有限。」

而在那少数的选择之中,最现实的方法只有一个。

「那就是——彻底地逃避隐藏……没了。」

做一个不被敌方警戒,甚互不被认知——不被留心的存在。

如小动物一般,如小虫子一般,如树叶一般,消除存在感。

自始至终贯彻逃避才是最好的方法,但是——

「这方法……从吉普莉尔知道我们存在的那一刻开始,已经是不可能了吧?」

没错,只要被警戒就会『走投无路』,可是这一切却是从受到警戒的状况开局。

在这样的情形下,甚至不能轻易移动单位。

若是单位被天翼种发现,也就是『首都』被发现的话——一切就结束了。

「…………」

史蒂芙脸色苍白地咽下唾液,空对她露出苦笑,点了点头。

要认真地做什么呢?

现状是——『什么也做不到』。

最多只能派出斥候,预测敌人的行动——转移首都,不让首都被流弹打中。

再来就是确保粮食——写『信』去挑衅吉普莉尔。

「无法战斗!只要外出就会损耗单位&游戏结束!!我赌上身为游戏玩家的矜持,想要享受连外交都不能进行的烂游戏,你就不能对我的努力表示赞许吗!?」

「你努力的地方不对吧,而且赌上的不是矜持,是生命哦!!」

这样的吶喊虽然很有道理,但是那种事空也心知肚明。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