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MF文库J > 游戏人生No game No life > 第八卷 听说游戏玩家们将会接续布局

继续游戏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阳子ようこ

录入:zbszsr

——如果为了世界非死不可的话。

自己究竟会怎么做呢?

有一名少女被迫面对那样的选择。

神告诉少女,要拯救即将毁灭的世界,少女非死不可。

经过一番苦恼与内心挣扎,最后少女流著泪……做出选择。

她说:我想要拯救世界,拯救我珍惜的人们所居住的这个地方,还有——拯救心爱之人。

于是她怀著悲壮的觉悟,颤抖著双唇,摇摇晃晃地走向神。

她选择牺牲自己,不过——

——『由我来代替她死吧。』

一名男人制止了少女,走到神的面前。

那是她不惜舍身也要拯救的其中一位心爱之人。

他深爱少女,同时也是少女所爱之人。

神问这个少女最爱之人说——『你不怕死吗?』

但是他面露笑容回答:与其让少女死,不如自己死掉。

因为——『有些事比死更可怕』。

于是男人就在如雷的暍采声中死亡,那个世界也因此得救。

被留下的少女流下一道眼泪,说要在这个得到救赎的世界,连同男人的份一起活下去。

在她说出那老套的台词后,彷佛赚人热泪的剧情套路一般,故事在此结束了。

但是——看到那样的结局,兄妹两人露出扫兴的眼神。

看著游戏片尾播出的工作人员名单,两人心里这么想:

——原来如此,『有些事比死更可怕』啊。

男人说著那样的话,代替少女而死。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对男人这么说呢?

——『你要强迫最爱的少女遭遇比死更可怕的事吗?』

原来如此,这就是所谓的『自我牺牲』。

多么好听又美妙的雷词上具是廉价的催泪套路。

黑眼黑发的少年脸上流露扭曲的笑容,彷佛象徵著他扭曲的性格。

红眼白发的少女则是脸色不悦,两人同时有一个感想——

照剧情所说,主角(男人)一个人的死拯救了世界。

原本必须数亿人的牺牲,却只要牺牲一人即可,而且可爱的少女(女主角)也没死。

这实在太了不起了,压倒性的高CP值,这是多么伟大的丰功伟业啊!!

好了,那么……

被留下来的少女是如何看待这件事的呢?

男人自己也说过,那是比死更可怕的事。

也就是说——他将不惜牺牲最爱之人也要活下去的恐惧,强行加诸少女身上……自己却用死亡逃避。

对于那个男人,对于自己原本赌上生命也要拯救的那个男人,少女会做何感想呢?

想到这里,兄妹俩互相看著对方,得到相同的结论。

——真是卑鄙的家伙。

原来如此,这就是所谓的『自我牺牲』,说得可真好听呢。

单纯的『自私行为』,只要换个说法就不会有人抱怨了呢。

毕竟就算想要抱怨……抱怨的对象也已经不在人世了。

兄妹认为,不应该选择『哪一个人死』,而是选择——

——要就『同生』。

——不然就『同死』。

应该只有这两个选择而已。

反正都是『自私行为』,要自私就应该贯彻到底才对吧。

而如果选择『同生』世界就会灭亡的话——

——那样的世界就让它灭亡吧。

觉得此种说法很不负责任吗?

那我就要反问了。

那到底是谁的责任?又是什么样的责任?

本来应该毁灭的世界,靠著两人的爱与勇气,及其他有的没有的而得以苟全——这样很好。

但是身为一个人,把别人的善意视为理所当然,这样是对的吗?

再说,如果要追究责任的话——把世界变成那样的人才要负责不是吗!?

……那么,这样想如何?

反正世界原本就要毁灭了,所以就算最后真的毁灭了,也只是一如预定而已吧?

既然世界迟早会毁灭,即使现在就毁灭也没什么吧?

那么何不两人一起逃到天涯海角,欢笑到最后一刻呢?

如果有人抗议那样的行为『自私』——不好意思,抗议驳回。

因为就算要抗议……抗议的对象也跟著世界一起消失了。

……然而,即使如此——

让开始打瞌睡的妹妹躺下后,黑发的少年(哥哥)心里想著:

——假如为了世界非死不可的话。

自己究竟仓怎么做呢……?

自己或妹妹其中一人死?——这个选项只能说根本不予考虑。

一起死?——虽然好了一点,但他遗是希望最好不要。

那么一起活下来吗?……那当然是最好的选择了。

但是,即使如此——

就算留下一句『我才不管世界会怎样咧,毁灭吧,笨蛋!!笨蛋!!』然后就逃之夭夭。

她也一定……『不会露出笑容』吧。黑发少年抚摸著妹妹的头发这么想。

该怎么做才能既拯救两人——『也连同世界一起拯救』。

能够兼顾一切又不需付出任何牺牲……那样的方法——

年幼的少年看著妹妹的睡脸,露出带著自嘲的苦笑。

『这个世界』或许并不存在那样的方法吧。

■■■

——自游戏开始已经过了三十八日。

飘浮在天上的螺旋大地——那是神灵种所构筑的『双六盘』。

其存在的本身,就是建立在超乎常轨的法则上。

但是现在——在第二百九十六格上,发生了更加超越法则的现象。

「呵呵、呵呵呵……空~?」

蜡烛映照在昏暗的小洞窟内。

这时响起了三个人的声音——

「当然,这也在你的计画之内吧~你就回答『是』好了△」

「哼,你希望我回答那我就说了——有哪个白痴会规画这种事啊!!」

「……哥……这不是回合制……必、必须快点下指示……」

那是剩下印两个』骰子而变成三·六岁的红发女童——史蒂芙的乾笑声。

各剩『一个』骰子而变成一·八岁与一·一岁——跟婴孩一样的空与白的悲鸣声。

以及——宛如宣告世界崩毁般的连续冲击与互响。

「而且还是即时战略啊!她疯了吗!傻了吗!」

空发出大叫,然后闭上眼睛沉思。

——这到底是什么玩笑?

「……冷静下来,首先必须从掌握状况开始……!」

空运作只要一松懈就快冻结的思考,勉强挤出话来。

吉普莉尔的【课题】——内容是——

——【由课题对象者以外的人提出游戏,两人以上的成员立刻向盟约宣誓开始游戏,并取得胜利。】

对著盟约这么宣誓之后,他们被迫开始进行模拟过去『大战』的——『游戏』。

空环视周围,心想首先必须掌握他们所置身的状况与游戏的规则。

——这是一个四面都是裸露岩盘的狭窄黑暗空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