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MF文库J > 游戏人生No game No life > 第七卷 听说游戏玩家兄妹要巅覆定理

实际上的结束

几乎同一时刻。

空半茫然地,用快要冻结的头脑思考。

——这到底是谁写的剧本?

————数分钟前。

第五掷,第二百九十六格,各剩三粒骰子的空、白、史蒂芙。

用孩童的脚程,呈现半死不活的样貌,好不容易才到达,迎接三人的是——

「我在此恭候大驾,我主、吾王,我的主人啊……」

捏起衣带,恭敬地行了个礼——那是有著五粒骰子的吉普莉尔。

「你摸走我们的骰子,跟踪我们,还说恭候大驾?应该说是你绕到我们前面才对吧!」

然而这样讽刺回应的空,他的表情——不,白和史蒂芙的表情都很僵硬。

他将视线移向刻在立牌【课题】上的文字。

在路上曾经看过数次的【课题】——一字一句都没有改变。

就在尽可能不想停留的那个格子上,响起了朗读的声音——

——【由课题对象者以外的人提出游戏,两人以上的成员立刻向盟约宣誓开始游戏,并取得胜利。】

那是先前最为警戒,这个游戏难度最高的——【课题】。

一定要『同行』,两人以上就会成为课题对象——对空与白以外的对象无效的【课题】。

再者,也因为对象者以外——第三者(吉普莉尔)不存在,导致前提不成立,仍是无效的【课题】。

那么,吉普莉尔是将夺取其他骰子的机会全部舍弃,即便或许不会成真,仍孤注一掷地赌上「空与白可能会停在自己的【课题】上」这个可能性,一路尾随在后。

响起的【课题】内容——随著吉普莉尔的指定,景色跟著逐渐替换。

空间变得开阔,地形蠢动翻卷起来,天空则在流动,格子上的世界逐渐为之一变。

「——好了,白,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嗯……早就……做好了……」

「这是真的吗?……要和吉普莉尔比游戏……是恶梦啊……」

空的脸颊流下汗水、露出苦笑,白则是舔著嘴唇,史蒂芙只是仰望天空。

吉普莉尔会做到这种地步,代表接下来绝不可能只是益智游戏。

——在对自己(吉普莉尔)有利的场地,没有提示,也没有辅助。

————她要空与白『全力挑战并取得胜利』——

「……主人,您知道吗……」

——滴答。

「过去击败神灵种、达成『杀神』的,除了众神自己以外——只有两个种族。」

众人下定决心往吉普莉尔看去,却见一滴又一滴落下来的眼泪。

「那就只有我们天翼种——以及杀死天翼种之主的机凯种而已。」

她淡淡地说著,琥珀色的眼眸空虚地眺望远方。

空与白用力紧握彼此牵著的手——冰冷的汗水渗了出来。

吉普莉尔毫无感慨地看著逐渐被改变的风景。那模样带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怪异感(不安)。

「……在那之后过了六千两百余年——世界改变了。」

听著吉普莉』、仇然空虚地持续著的话语,空皱起眉头,思索那些话的意义。

——『大战』、『终战』与『十条盟约』——然后来到这个『盘上的世界』。

这个世界改由智力与理性(游戏)决定一切,不再是以武力和暴力作主了。

「而现在,主人将要实现史上第三次的杀神。」

「…………」

「每当神被凌驾而上,世界就会因此改变——若真是加此,那么这次一定也会改变吧。」

——这是……什么?

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空与白牵著的手在颤抖。

「……可是我要见证——」

吉普莉尔话说到一半便打住,接著摇了摇头。

「……开场白太长了呢,主人,我要告知——『我提出的游戏』了。」

这个【课题】带有强制力,必须回应她所提出的一切,并且取得胜利。

这场游戏不容拒绝,只能全盘同意。

于是吉普莉尔在景色替换完毕——有如天地崩坏的光景中——说出内容。

「游戏是重现『大战』——是『战略模拟游戏』。」

背对著由神灵种的力量所构筑成的——世界末日,吉普莉尔继续说道:

「请主人们三人以人类种的身分……我则是以天翼种的身分——开始游戏。」

…………喂喂,搞什么啊?

「我说啊,虽然我早就有觉悟会是最高难度,但这游戏再怎么说也太残忍、太乱来了吧。」

「…………吉普莉尔……要有分寸……一点……」

那是叫我们在某※文明系列游戏,绑定用『太古』单位,胜过『现代』单位吗?(译注:文明系列,由Firais开发的一系列回合策略游戏。)

虽然玩过那样的限制玩法,但——对手是天翼种,就算是『未来』单位也会蒸发吧。

她还真是提出了相当刁钻的难题啊,空无奈地苦笑。

「彼此胜利条件相同——就是『攻陷对方的首都』。另外,当首都陷落之际——」

然而听到下一句话,空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首都陷落的同时,将会放弃生命————当场自杀。」

————

「………………喂,吉普、莉尔……你到底在说什——」

「彼此都有『弃权』的自由,但是『弃权』——视为『败北』。」

空等人彷佛渴求空气一般喘息著,但吉普莉尔却视若无睹,继续平淡地说:

「败北方得将全部的骰子『让渡』给对手。另外,对主人还要附上这个条件——」

然后,她以刀刃一般锐利的视线继续说道:

「请主人把这个神灵种游戏的胜利方法——一五一十地全部告诉我。」

————

「另外,游戏开始时,要求将我的骰子恢复至十……请让渡五个骰子。」

————…………

就这样,骰子被迫让渡。眼前是灼烧天际、地上充满死亡的光景。

那是在阿邦特·赫伊姆之战中曾看过一次,即将死去的行星面貌。

空只是半茫然地,用快要冻结的头脑思考著。

——这到底是谁写的剧本?

吉普莉尔利用【课题】向他们挑战——这在预料之内。

可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甚至不是预料不预料的问题——!

「……好了,主人,不用我说您也知道,这里是『大战』——毫无疑问是我所擅长的战场。」

吉普莉尔背对著毁坏的世界,张开翅膀说道。

是啊,这正是——空前绝后的不可能游戏啊……空在内心如此嘶吼。

胜利条件是攻陷对方的首都——当首都陷落,就要『自杀』?

不管哪一方获胜,就只是我们死,或吉普莉尔死的差别而已啊!!

更何况『弃权』视为『败北』……?

吉普莉尔是强迫『  』(我们)败北?

——所以她的意思是「你们赢了我就会死哦」?

————竟然不惜用自己来『威胁』————!?

「……吉普莉尔,你在开玩笑吗——这到底是在做什么——!?」

就连这八年来始终在空身旁、从未离开的自,也未见过空那样吶喊时的表情。

根本莫名其妙!空仍在内心这么嘶吼著。

做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