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MF文库J > 游戏人生No game No life > 第七卷 听说游戏玩家兄妹要巅覆定理

第四章 奇妙滋味(2)

可救药的恶人』我想起一件事……空。」

「那样的开场白有必要吗?※空会坚强地当作没听见地说道——什么事?」(编注:此处空说话的语气,为模仿《魔法禁书目录》中的角色「妹妹们」。)

不理会刻意装哭的空,史蒂芙不安地看著竹签。

「……伊野先生没死对吧?」

——『就算彼此背叛也不会变成互相残杀』。

空这句意味深长的台词所依据的理由,一度也让史蒂芙安心地松了一口气,可是——

「嗯~?对啊,他没死,目前是这样啦。」

……没错,纯粹只是『还没』——史蒂芙的表情更是乌云笼罩。

然而空与白只是轻松地继续熏制,笑嘻嘻地接著说道:

「别太在意啦……万一陷阱落空——」

「……反正……大家都会死掉……」

「……说得也是呢,没有人到终点的话,除了领先者外,大家都会死对吧。」

16:该神灵种在游戏『无法继续』时,有权利徵收除领先者外全部参加者的一切。

——如果无人能抵达终点,游戏无法继续的话,除了领先者外反正都只有死路一条。

或许是想起规则了吧,史蒂芙像是重新燃起无论如何都必须到达终点的决心,打定主意,往恶心串烧咬下去。而空与白则像是鼓励史蒂芙一般对她说——

「就是那样!除了在前头的神灵种以外大家都会死,所以必须吃饱一点才行啊!!」

「……现在不是……挑食的时候!……吃吧。」

「欸!」

「欸?」

「……?欸……」

史蒂芙僵在原地,空则是歪著头感到不解,自则是——配合两人跟著叫了一声。

「什、什么啊啊啊!?为、为什么除了神灵种以外——」

「咦?因为那个神灵种一开始不是说了吗?会在终点等待(眼神一闪)!」

「……神灵种也是……参加者……领先在前的……总是神灵种……(咀嚼)」

史蒂芙发挥不像是她的洞察力,发出了悲鸣,但是空却没停下擂风的手——问了一句:

「史蒂芙啊——说起来神灵种是什么呢?」

突然被反问这个问题,史蒂芙不禁愣住,空缓缓将视线往上移。

飘浮在天上,以格状区隔的螺旋状大地——一个过于宏伟的游戏盘。

「……『得到自我的概念』……本身……」

「是、是啊……我也听说是这样……但完全不明白意思就是了。」

没错,白阅读的吉普莉尔拥有的书籍里,确实是那样描述。

巧合的是,空也和史蒂芙同样完全不懂那个意思,抱著头烦恼。

——『又是一个拒绝理解的怪物』,他就这样不多想地吞下这个疑问。

超越性的强者,不成群结党,也没有全权代理……因此也无从夺取种族棋子。那么——他们会认为在这个世界上,神才是玩家,其他凡俗只不过是棋子,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空微微一笑。

这个不可思议的游戏的最大不可思议之处,也就是——

「……那么了不起的神灵种,为什么要和我们进行游戏呢?」

——为什么这个游戏会成立?

被问到这个太过根本上的问题,史蒂芙僵在原地。

『十条盟约』之三——游戏需赌上双方判断对等的赌注。

这个游戏只要有人到达终点就不会有人死,另一方面,神灵种的一切都会被剥夺。

高高在上的神,到底认为区区棋子(空等人)有什么东西,可以与自己的一切,『判断为对等』呢?

「更何况神灵种也瞭然于胸……这个游戏自己可能会输……」

「……什、什么?」

——神灵种『没有』必胜的陷阱。

空的言下之意就是这么断言。虽然史蒂芙仍有疑问,但空只是——笑了。

——说起来,这个游戏以彼此背叛(骰子)来进行,却不会互相残杀;就算是互相残杀,杀死了也只有坏处而已。

这个游戏若只追求个人利益,也十分有可能有人到达终点,不死一人就获胜。

甚至规则有大半都是在空等人的意图下组成的——游戏。

再说神灵种答应的理由根本就是个谜团,这个游戏里——

有『三条』——只有神灵种的独断才能争取到的规则。

如果说这三条是神灵种布下的陷阱——或者那就是她的意图——

「好了,在这里我要提出一个问题!『只有领先者不会死』这条规则!!」

空情绪格外高昂地喊出其中一条。

「不可能所有人都同意这个规则,如果前头总是神灵种领先的话,这规则就与我们完全无关!但是不管是输是赢,这个规则也和神灵种无关!那么这个规则和谁有关呢!?」

——没错,只要无人到达终点,就是神灵种通杀。

然而,只要有人到达终点,如果是到达的人通赢的话。

这个规则就是对任何人都无意义的规则……那么这个规则为什么会存在——?

「我给一个大大的提示!那是游戏开始时,『和神灵种一起消失的东西』!!」

——支蒂芙已经准备回想一个月前的事,不过空则是心想:

请安心吧——反正本来就没在期待史蒂芙的答案——呵!

「……『巫女小姐』……的身体……一起……消失了……」

「叮咚叮咚没错~!!答对的人将获赠一个『拥抱』!!」

空将立即回答的白,连同终于完成的熏肉一起抱起来,跳舞欢呼。

先不管因无法正确回答而似乎感到懊悔的史蒂芙——

「如果那个不是消失——而是被神灵种带走,这么一想的话——」

无意义的规则就产生意义了……那是——

「只有和神灵种一起待在领先格子里的巫女,不管谁获胜——甚至就算神灵种输了,她也会得救——那就是靠著只有神灵种独断才能加入的规则。」

没错——能够自由操控在游戏前『徵收』的巫女性命之人。

也就是说,这是只有那个神灵种才能争取到的规则——但是所做的事却是——就算自己输了也要『保护巫女的命』。

那么只要照著这个意图推测……剩下的两道机关(规则)也——

空对于自己的思考不禁苦笑。

他放下白,取而代之的是背起装好的行李。

「……神是什么,虽然我在原本的世界没有见过,所知也只是谣传。」

就比如说——

※事前一直强调不可吃智慧果实,绝对不可以吃,结果吃掉了就马上发飙的艺人。(编注:出自日本搞笑团体「鸵鸟俱乐部」的著名桥段。)

或是明明是太阳神,却蹲在家里不出来,听到有祭典才跑出来的不甘寂寞的神。

或是用「为了宇宙好」这个庄严的藉口,不断地搞婚外情的下半身至上主义者。

如果真如谣传所说,那么不管哪一个都是打从心底充满人味。

而且尽是些偏向不正经的人,充满人味的家伙,不过——

「来到这边(迪司博德),实际见到神后一看——其实也是差不多的家伙……」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