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MF文库J > 游戏人生No game No life > 第七卷 听说游戏玩家兄妹要巅覆定理

第四章 奇妙滋味

……即使是乾枯荒芜的土地,也会有风吹过。

乾燥的风卷起沙尘,轻抚过小小的身影。

影子一动也不动,宛如尸骸一般,软弱无力地伸直四肢,躺在地上。

——一动。

感觉地面微微震动,尸体——影子晃动了。

对于晃动地面的细微声音,影子思考——那是『猎物』。

既没有出声,也没有呼吸,影子和身旁另一个影子就像约定好了似地,一起行动。

宛如泥巴流动一般,宛如地面在蠢动一般,两个影子无声地接近,但是——

『猎物』如同弱者那样,听觉灵敏地反应过来,立刻转身跑走。

它傲出很像是草食动物该有的聪明选择,也就是——『逃走』。

原来如此,与其接受来历不明的对手挑战,不如逃走——真是聪明。

然而——『猎物』这时候还不知道——正是那样的聪明杀死自己。

如果它有刻意向来历不明的对手挑战的愚蠢,它就能轻松存活下来。

竟然对影子们——更弱的人、压倒性的弱者,采取这个聪明的选择(逃亡)。正是因为你不曾想过这点,才证明你毕竟是个强者。

压倒性的弱者——不会逃走,正因为弱者就连能逃出生天的脚力都没有,所以才会安排十重甚至二十重的策略,笨拙且愚蠢地『挑战』,然后——

——『猎物』的悲鸣响彻乾燥大气的同时——

停止假扮泥土,用两脚奔出的影子嗤笑——强者(野兽)啊,你很聪明。

正因如此,你以自己的意志所选择步上的道路——很容易判读。

在你聪明步履的前方,只要放上一个——『陷阱』。

仅只那样。

——你就会用自己的脚,自己坠入破灭——!!

就这样,无牙弱者的牙,袭向脚被木制之颚(陷阱)所吃的强者(猎物)——

……即使是乾枯荒芜的土地,也会有风与两道嘶吼响起。

那是向弱肉强食(法则)挑战,今日也赢得生存权利的,生存的主张。

那是压倒性的弱者——以弱者的强悍与血脉为傲的,灵魂的咆哮。

啊啊,那正是为了生存而赌上智慧,勇猛的『原初之人』的模样——!!

但——

「……空、空……白~你、你们没事吧~?」

应该同样是『现代人』的两人,被文明(史蒂芙)呼喊名字。

「————吼呜?」

「…………呜叽?」

两人歪著头,将刚切好的小鹿(猎物)——血淋淋的肉片递出。

「你们的心意我很高兴……可是请你们先想起人类语……还有也穿上衣服。」

吏蒂芙退后一步,彷佛恳求般呻吟道……

————…………

——第两百六十五格,自游戏开始——经过二十七日。

反映出艾尔奇亚领土最东端的无名乾燥地带的荒地上。

食物与体力皆用尽,三人好不容易才到达此处,迎接他们的是伊纲可爱的【课题】。

——【有一只蚂蚁身上有鱼的味道,在不伤害它的情况下抓住它,得斯。】

要他们抓住在课题中出现的蚂蚁——首先根本无从得知蚂蚁气味的空等人,因为无法达成课题,只能在没有粮食的情况下,被绊住七十二小时——也就是可爱地叫他们『去死』。

于是空手里拿著平板电脑——看著盼望不会有用到的一天的『野外求生书籍』,开始狩猎。

尝试至少确保三天份,可以的话希望也能确保下次移动所需的粮食……但是尽皆失败。

……那是当然的。

要是野生动物会被彻彻底底的外行人(家里蹲玩家),用临阵磨枪学得的知识抓到,那乾脆别活了。

更何况骰子十六粒——无论怎么分配都是一个大人或是小孩军团。

然而——在失败、疲劳和空腹交迫之下,空带著乾枯的笑容说出:

——『一下追赶一下被追赶……就像游戏一样呢』这不经意的一句话。

兄妹俩看著彼此——『玩游戏输成这样,自己怎么还笑得出来』——

两人无言地彼此点一下头,眼神变得阴森锐利,迅速地动了起来。

陷阱转眼间变得洗炼——也就是采取预测诱导行动的方式(战略)。后来因为『衣服摩擦的声音会碍事』,于是用从背包撕下的皮革做出最低限度的服装。一手拿著长矛——两人不到两天的时间便野生化了——

————…………

「总、总之当前的粮食已经取得了吧!?你们差不多也该回来了吧!?」

听到文明的呼唤——空眼神空虚地割肉去骨的手停了下来。

「————————啊,对喔,这样就是——『游戏过关』了吧。」

说出这句『解除催眠』的关键字,瞬间——

「——唔喔喔喔妹妹啊!?年纪轻——过头的少女怎么可以做这身打扮!?」

「……咦?……啊……不、不是——这、这个是……哥做的……衣服……」

——就像吃了伊甸园果实的某两人一般。

突然觉醒羞耻心,回归文明的两人看到自己的装扮,一齐发出悲鸣。

两名前野生孩童几近全裸——只是勉强遮掩身体。

「……我升好火了,快点去换衣——不,要从擦拭身体开始吧。」

接住史蒂芙投过来的湿布,全身脏污的空——又领悟了一个道理。

伊甸园的果实,智慧之树的果实就是指——『食物』。

衣食足而知礼节——这是多么深奥的道理啊。

为了快点将『衣』也补足,好知道礼节,空与白一同将手伸向衣服——

■■■

「那个……多亏你们两位,食物才有了著落,我真的很感谢你们,可是……」

看著营火的火焰,史蒂芙静静地叹息。

由白所构思,空在地面挖洞做成原始熏制器,冒出的烟刺激著眼睛流泪。

本来应该由史蒂芙负责的烹调工作,现在已经完全被抢走了。

捕捉回来的猎物,由空以熟练的动作迅速落刀,准确地将其分解。

白再从其中选出适合保存的部位,以熟练的动作,放在熏制器上熏制——

「……你们难道没有身为人的尊严或自尊心吗?」

——史蒂芙手里拿著蝎子的串烧,不禁这么说道。

当初看到伊纲杀死的猎物(怪物)时,说身为人应该如何如何的那些说词都不知拋到哪去了。

能吃的东西全部都要吃,说出这句话的空大笑了一声。

「卧薪尝胆!!前面说过的话全部收回,再怎么羞耻也要拋弃尊严!!即使如此也要贯彻不能退让的信念活下去——那才是唯一的自尊,人类该守护的尊严!!」

——动作夸张地演讲起『舍弃尊严的尊严』。

「除了生存的尊严以外,能卖就卖,能吃就吃——碍事的东西全部舍弃掉。」

……

…………无声……

空啃著蝎子这么说完,沉默了一瞬间,然后——

「……哥,超帅气的……明明是个阿宅……」

「……有那么一瞬间,我差点就受到感动了,那是无可救药的恶人会说的话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