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MF文库J > 游戏人生No game No life > 第七卷 听说游戏玩家兄妹要巅覆定理

第三章 误诱导法

——第两百零四格——第五掷,骰子剩余数量——三粒。

初濑伊野看著自己返老还童,回到将近三十岁前时的,自己的手。

彷佛为他特别打造的红色月光映照的风景(格子)——这怀念的感觉令他苦笑。

没错……与她的相遇,正好就是这个季节的这种夜晚。

在甚至还没有东部联合这个名字的群岛上,遇见卷起的——那阵旋风(她)……

■■■

「真是美好的月夜呢,『初濑』……在这么舒适的夜晚,要不要和我来玩游戏呢?,

——远在半世纪以前的过去,红月照亮的夜空下。

个子娇小——但却比月光更暴力地将夜色染红,强大且拥有两只尾巴的红色狐狸。

蹂躏东洋的『旋风』(她),以宛如铃声般的嗓音呼喊部族名,站在伊野的面前。

当时,伊野只不过是一岛之长,他也早已听说过那阵旋风的传闻。

受迫害的金色狐部族的最后一人——『血坏』个体的少女。

她从最底端往上爬,最后终于压制了迫害自己的巫雁——

以压倒性的五感、思考速度、权谋术数离开巫雁,向兽人种居住的所有岛屿所有部族宣战。切断海路,断绝贸易,从内部崩解,招致自灭,让对方只能答应游戏——既无恩赦也无让步,制伏支配对方,成为吞没东洋的『旋风』——

在那阵旋风面前,伊野没有拒绝游戏的权利。

「……原本我以为我们忧虑现状的志向都是相同的……结果我真是看走眼了。」

他叹了一口气,双脚稳稳地踏在地上。

——伊野当初对旋风(传闻)怀有期待、希望、盼望。

心想:为兽人种之间互相反目的无尽泥淖划下句点的人出现了。

但是——

踏碎大地腾空跳起,渲染夜色的红增加为两个。

血液沸腾,咬碎常理枷锁的两只红色野兽——对峙的两者之一说道:

「——你该不会认为『血坏』是自己的专利吧,更何况——」

用这种程度(力量)制伏、支配、领导兽人种——在那之后——

「我不能眼睁睁看著整个种族被『更强者』毁灭——!!」

——那不是任何人刻意为之,只是令人作呕的『结果论』而已……然而……

无可否认,各部族分裂,日复一日持续的派系斗争——这也是『定理』。

用力量统一兽人种——万一指定一人做为『全权代理者』。

——当面对更强的力量时,一步就会使兽人种整个种族毁灭。

要颠覆这种悲惨的『定理』(理论)。

颠覆其他种族以游戏支配、奴役部分兽人种的『惨状』(理论)。

颠覆因为是其他部族,所以当作事不关己,甚至幸灾乐祸的『低劣』(理论)。

要统一种族,颠覆『定理』(理论),靠力量是不够的——需要凌驾力量以上的东西。

对于期待、希望、盼望,然后让他失望的『旋风』,伊野这么说道。但是对于那样的伊野——

「哇哈哈哈你还真敢说呢,说什么部族怎样的,你只是因为不能包养美女,所以愤而叛离而已,你这个用下半身思考的家伙!!」

……旋风笑了。

「——————怪了,你是在说哪件事呢?」

「别装了别装了……你因为『不能上想上的女人』而与部族冲突,因为想要聚集美女建造后宫,所以希望废止部族歧视——清楚直接,甚至可说动机纯粹了呢。」

——唔嗯,也就是她掌握得一清二楚啊。

「那么我就坦白说了——敢对我的女人出手,我就咬断你的咽喉哦,死小孩!」

看到伊野放弃装体面,她哈哈大笑。

美丽的旋风妖艳一笑,盘腿往地上一坐。

「那就赢过我吧,如此一来,对你的女人和地盘,我都不会再出手。」

不过,相对地——旋风说道:

「输了就要成为我的部下。当然,你没有拒绝权,抱歉啦△」

——然后,伊野对自己的肤浅感到羞耻。

血坏所带来的暴力五感、思考速度——以那种程度的力量。

不可能产生出足以吞噬这么多岛屿的『谋略』。

血坏个体之间的游戏,旋风像是应付小孩般打败了自己——

「第一步——就是要崩解兽人种彼此斗争才有利的这个『定理』。」

她对成为部下的伊野自称『巫女』,解除血坏的红——

「制伏整个种族后——这次再以自治为饵交还给他们,建立『部族联合』。」

——那名让任何至宝也相形失色的金色狐少女,说出伊野所期待、希望及冀盼的——未来。

「树立兽人种的统合政府——『东部联合』……这就是最初的『破解定理』。」

对于吞没一切的旋风所提出的先见之明,伊野在叹服的同时——

「……可是那样会招来『反破解定理』哦!」

在兽人种统一之后,等待著的是其他种族的致命一步——伊野如此告知。

「那个我也会破解回去——因为我已经想好对抗其他种族的方法了。」

兽人种的合并、统一,甚至连与其他种族的对抗——她部称之为『第一步』。

「在持续破解无数遍的永久时光之后,应该有我所寻找的『定理』。」

那对眼睛凝望著遥远无比的彼方——

「——每个人都不是受人支配的棋子,没有任何人需要牺牲的『定理』。」

朝无止尽的梦想——甚至更遥远的尽头挑战的人。

初濑伊野跪了下来,庄严地告知她,要将剩余的人生奉献给她。

「只要您答应在立法之际,能够准许重婚的话,我就赌上全部生命协助您。」

「哇哈哈哈!不愧是不认清部族与立场,向美女搭讪的男人啊!」

看到一脸严肃地下跪的伊野,巫女玩笑般地笑著说道。

「这样我就安心了,因为若你是除了美女外也毫不挑食的人,我也要担心我的贞操了。」

「恕我失礼——请收回刚才的发言。」

「……哦?」

「美女贬抑自己是不被容许的事。」

「…………………………你很受欢迎这件事似乎不假呢。」

「虽然像在夸耀,但没错,另外确实认清自己立场也是我夸耀之处,这个也请您更正。」

拥有实在太过高洁的志向——使月亮也要为之失色的尊贵少女。

决意要为她高洁的目标奉献牺牲的伊野,笑著对她说:

「在成为配得上巫女大人的男人之前,我不会向您搭讪的。」

——从那一日起,彷佛数世纪之久的动荡记忆开始了。

如同巫女的宣言,巫女面对多达四位数的岛屿,以及几乎同样数量的部族,处理以协议、

戏交涉为名目的庞大难题——诸如法律、经济、执政权的分立等等——终日都在协调解决那些问题中度过。

同时她也聚集有识之士,以暂定政府的身分,殷动国家研究计画。

寻求对抗其他种族的技术——毫无精灵、魔法干涉余地的游戏。

巫女所著眼的就是现今的『巫社』,从巫膺的神社流出的『力量』。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