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05 幕间 Highcard all Raise 后篇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炎

神话传说,过去曾有“两大最强”在天上对峙。

曾被称为灼热王座的高峰如今已化作名叫轰鸣裂谷的海峡。

神灵种“战神”阿尔特修就是在这片黄昏之地上击杀了龙精种“终龙”哈提蕾姆。

在远古,此处是俯瞰世界的顶点、壮烈的决斗之地。

据说正是两者的战斗令天笼罩于赤红之下,令地染尽碧绿。

而今这片海峡的海水仍沸腾不息,天空上依旧雷鸣不绝。

一头龙正在此处静静等待。

它一动不动地抬头望天,纯白的鳞片在黄昏下反射着耀眼的光芒。

深邃而知性的双眼忽然闪烁起来。

只见一道流光划过赤红的天空直奔而来。

那是天使。

天使张着发光的羽翼,头顶几何花纹的光圈——原来是天翼种。

美丽的天翼种少女有着一头七彩耀目的长发,琥珀色的双眸透着强大的意志。

她正是将最强之名收入囊中的神话主角——战神创造出的羽翼眷属。

少女带着一块巨大的铁块飞空而来。

“——好久不见了小羽翼”龙淡淡地说道。

纯白的龙美得叫人百看不厌。

吉普莉尔面对着这熟悉的身影,颤抖了。她心跳加速,血液沸腾,兴奋之情汹涌不止。

不知姓名的龙精种出言调戏道:“你这好事者,你是来品尝第六次败北的滋味,还是——”

吉普莉尔嘴角上扬,说道:“放心吧,这会是最后一次。”

她说罢,拿起铁块,头上光环飞速转动,全力备战。

纯白的龙轻轻眯起蓝色的双眼,张开遮天蔽日的双翅,问:“小羽翼,你知道吗?这地方曾发生过怎样的战斗。”

“当然,知道又怎样?”吉普莉尔平静地回答道。

在一万五千年前,自己创造者与至高的龙王就是在此展开激战。

她此时正如伟大的神话描绘的那样,与龙对峙,根本无心他想。

——这不是神话,吉普莉尔无声地笑了。

主人到底在此地想了些什么,和龙王说了些什么,又为何失望?

虽然深感兴趣和倍感好奇,但知道这些答案又有何意义?

自己绝非最强。

自己曾五度挑战眼前的白龙,五战连败,是名副其实的败者。

相对的,眼前的龙则是常胜将军。可它也不过是连主人一击都撑不过的众生之一,绝非最强。

就是说,此处无最强。

若要以此情此景比作神话,无最强的前提无疑是致命的差别。

这不是无敌与至高的激战,既无问亦无答,连语言的交流都是多余的。

此战不是要我和它分出孰强孰弱。

仅仅是无比弱小的我挑战无比强大的它。

这是一场愚者的试炼,愚者妄图颠覆注定的结果——龙精种胜过天翼种。

单纯是一场弱者挑战强者的凄惨决斗。

吉普莉尔笑了,心脏在狂跳,热血在沸腾。汹涌的兴奋之情绝不是源自对神话的效仿。

让她颤抖不止的兴奋之情正一个劲地疯涨。

“这只是一场屡败屡战的挑战而已。”

光是如此就足以令自己愉悦不止。

巨龙闻言,扭动了下身子。如此简单的一个动作便切开了海水,在空中刮起暴风。

或许,这是龙在笑。

龙的声音越发高兴。

“小羽翼你明知必败,还是要不停地向我挑战吗?”

“不,不是必败,今天我就要斩下你的首级♥”

“很好。直到你的刀碰到我脖子为止,随便你挑战多少遍都无所谓。”

龙张扇动大翅膀发动了攻击。

瞬间,一股无可匹敌的力之浪潮涌向吉普莉尔。

若是寻常生物,被这浪潮轻轻一碰就会化作粉末。

白龙嗤笑着说道:“真是有意思的问答。那么这回我也将你打得粉身碎骨吧,小羽翼。”

“这是毫无意义的问答。你的临终遗言就这句吗?”

一天使一龙,效仿着曾经的神话——却又有着决定性的差别。

两者在沸腾的海峡上空展开了一场激战。

此战规模远不及战神与终龙的决斗,与神话相去甚远。

但毫无疑问这也将成为一段传说,流芳后世。

(编辑注:本来这段之后,时间会回溯到十几年前!吉普莉尔第五次战败!导致吉普莉尔开始思考攻克巨龙的假设!她边思考假设边飞行,碰上了森精种的飞行妨碍魔法!坠•落•了!于是便就消灭了天翼种的眼中钉之一森精种的都城(参考原作)!吉普莉尔实在太孩子气了!过程中,吉普莉尔虽受真红•尼尔巴连率领的部队的多重术式饱和攻击,但最后还是将森精种都成歼灭。还将书籍席卷一空!她从书籍中找到印证自己假设的证据。之后就轮到地精种遭殃了(参考下一短篇)!吉普莉尔的行为简直简单粗暴!最后她从地精种的战舰上抢走‘某铁块’,准备做最后加工。就在她向拉菲尔借龙精种的遗骨时,阿兹莉尔跳出来阻止她挑战龙精种!吉普莉尔自然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还放话说要阿兹莉尔用实力来阻止自己!但是!这下可踩中阿兹莉尔的地雷了!她说‘抱歉,那就只好让小吉普休息一下了喵。我会手下留情不至于要你命的喵’,不料这一句话彻底激怒了吉普莉尔!出了名沸点低的吉普莉尔二话不说就放出攻击,将阿邦特•赫伊姆的部分区域轰飞。可是!……由于短篇原文超过了页数规定,所以只好将这部分内容删除♥)

诶……喂,不要啊你在干w嘛drftgy啊-p

(编辑注:说了上限五十页,请不要送来八十三页的原稿♪)

接,接下来……由于大人的事情,内容被大幅删减——不说这事了。

时间回溯到开头与龙对话的数年前,前篇开始的十几年后。

吉普莉尔毫不留情地释放出的光波将阿邦特•赫伊姆的部分区域消去了。

阿兹莉尔被一击轰飞到远方,她在空中无奈地大喊:“怎,怎么回事喵,为什么突然就发火了喵?!”

冲击瞬间引来全部天翼种,现场骚然一片。

“……阿兹莉尔,说出这种话脑袋真的没问题?”

天翼种们哭笑不得地看着吓傻了的阿兹莉尔。

“以吉普莉尔为对手,居然还说什么手下留情,不是侮辱么。要我来说——”

拉菲尔满怀失望地说:“……你真是老糊涂了。当年连同我一起将神髓击穿的你连影都不见了。”

完全不懂——阿兹莉尔一脸茫然地再度看向吉普莉尔。

她的翅膀和光环变得漆黑,为榨取压缩精灵,甚至连光都吸收了。

在地上彷徨的蝼蚁光是看到这身影就等于被宣判死刑。

但阿兹莉尔看了吉普莉尔几眼后,还是觉得她还不够强。

再怎么有意偏袒,也只能说她的力量绝对值不及阿兹莉尔。

自己身为最强的天翼种,可以断言——她的力量还不到自己的一半。

但同时,还能得出一个矛盾的断论——她可能战胜自己。

完全相反的两种直觉,让阿兹莉尔陷入混乱,不知该如何是好。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