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MF文库J > 游戏人生No game No life > 第三卷 兄妹的另一半消失了?

第三章 诱导法

艾尔奇亚王城——谒见大厅。

王座之上是瘫软无力、仿佛融化一般躺在上面的两位人类种的王。

「我说啊,实在很闲耶……东部联合到底什么时候才来通知比赛日期呀?」

「……好无聊……」

与克拉米等人发生一连串的事件后,很快地已经过了五天。

好不容易绷紧的精神,等了这么久之后也不禁松弛了下来。

就算是平常站在告诫空等人立场的史蒂芙,这时也找不到话说了。

心中不安的史蒂芙,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可能性。

「该、该不会是他们忘了——或是信没送达……之类的?」

——想起至今寄送的书信都没送达这件事,史蒂芙如此说道。

原本瘫在椅子上的空坐起身,脸上浮现无比残虐的笑容。

「……哦?如果是那样的话,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怎么行呢——对吧?」

空的脑中想到的是,用来做为最后王牌的史上最大骚扰——

「主人,抱歉突然打扰。」

只见吉普莉尔从虚空中现出身影。

看到她手中的圆筒,空与白猛然起身。

「喔!吉普莉尔!那该不会是——!?」

「是的,这是东部联合送来,关于同意比赛和比赛日期的书信。」

吉普莉尔笑咪咪地继续说道:

「看来是有人不想让我们和东部联合比赛,将这封信封锁在艾尔奇亚王城之中,因为有人每当见到我就出现可疑的行迹——」

「呃……你该不会……」

因为是吉普莉尔,该不会杀——

「请放心,我极为礼貌且和平地说服了对方。我温柔地看着对方的眼睛,稍微叱责了一下,对方就尿湿了下半身,不断哭泣哀嚎,最后一五一十全招了出来,把书信交到我手上。」

「是、是吗……」

——『十条盟约』没有包含恐吓吗?

不,在那之前,没有将这封书信交给自己就已经是掠夺——

然而史蒂芙却抱着头说道:

「……我早该想到的……因为这关系人类种的命运啊……只要政府里某个没有向盟约宣誓『不能对空你们做出虚伪报告』的人,使用游戏夺走『交出信的权利』的话——」

……原来如此,只要有关政治的事,她的脑袋似乎真的很灵活。

对史蒂芙的看法稍微改观一下吧,空悄悄在内心这么想着,然后继续说道:

「——意思是怪我没有设定交出信的时间吗?喂,人类种怎么只有在这种地方特别有小聪明啊,可以的话,真希望你们多将那样的脑袋用在国事上。」

「因为现在空是人类种的敌人啊,这样不是发挥得淋漓尽致吗?」

史蒂芙冷眼回答,不过空华丽地无视她。

「好了,上面怎么写————————白啊,今天几号?」

「27……」

空表情僵硬地确认,白也立刻回答他。

「——那不就是今天吗!比赛的指定日!」

「咦!?那、那个、时间是——」

空对着惊慌失措的史蒂芙大吼。

「从黄昏开始——剩下不到半天了啊!喂!大家快点准备!」

「知、知道——」

「不才吉普莉尔,随时都准备好了。」

「……白……也准备周全……」

「白的哥哥,空也随时准备OK!好了,大家走吧!」

看到空等人只不过是站起来就说自己『准备完毕』,史蒂芙慌了起来。

「那、那个!喂!这是国家的正式比赛耶!至少穿个礼服——」

「咦?这就是我们的正式服装吧?有什么问题吗?」

在异常者的集团中,正常人反而被称为异常。

三人一起注视着史蒂芙,表情仿佛在说『你在说什么呀』——

「~~~~我、我知道了啦!就这样直接去啦!」

「那么,主人们、小多,请抓住我,我跳跃到大使馆——」

「啊,吉普莉尔,不采用那个方法。」

拒绝吉普莉尔所提供最快速的移动方式,空转而面向史蒂芙。

「史蒂芙,安排马车到城的正门口——我们要从正门光明正大地出发。」

吉普莉尔无法掌握那句话的企图,史蒂芙则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什……正、正在暴动中耶!?」

「正是因为如此——你认为我为什么要故意引起暴动呀?」

■■■

怒骂声浪此起彼落,挤满游行队伍的艾尔奇亚王城前大广场。

巨大的艾尔奇亚城正门,发出轰然声响,缓缓地开启了。

不管出现的人是谁,游行队伍本来都准备要痛骂一番——但是……

看到步出的四个人影,众人顿时鸦雀无声。

在寂静笼罩之中,广场的人墙自动让出道路,给四个人行走。

走在中央的是,黑发及黑眼如夜晚般深邃冰冷的『王』——空。

在他右边的是,眼眸如红玉般无比鲜丽的『女王』——白。

紧跟在后方一步之遥的是,眼眸静静闪耀着琥珀色光芒的『侍从』——吉普莉尔。

闪耀着不同光芒的三种眼眸中,充满非比寻常的决心,以及绝对的『自信』。

令民众无法发出任何一句话。

……不,似乎太过美化了。

其实,主要是吉普莉尔的眼神和温和的微笑,只诉说着一句话:

——『在我所能听闻之处,如果想要骂主人,就请拿命来换吧。』

压迫性的气氛,仿佛连呼吸也要为之停止,夺去了大众一切的言语。

而在后方远处,拥有蓝色双眸的史蒂芙,战战兢兢地小跑步追赶在后。

——结果,空等人在这段路上,连一声责骂也没听到。

史蒂芙上气不接下气地坐进马车,一边调整呼吸,一边向空质问:

「你、你说故意引起暴动——那是怎么一回事?」

空却颇意外地对白说:

「咦?白,你没跟她们说吗?」

「……?」

白侧着头表示不解,而空说出口后才发觉。

……这真是个愚蠢的问题。

白不可能主动对空以外的人说明什么。

「啊~是这样啦,我擅自赌上人类种的棋子,用意——『有三』。」

空竖起三根手指,转而面向史蒂芙。

「一个不用说,就是为了把东部联合拖出来比赛;另一个你也已经明白了吧,是为了引出克拉米,拉拢她加入我方;然后,还有一个就是——」

空依序屈指说明,到了最后一根手指,他恶作剧的笑着说道:

「大众的怀疑目光。」

「咦……?」

「我不需要『如果是我们的话一定能赢』这种依赖般的信赖,我们需要一群担心我们会放水输掉比赛的人,睁大眼仔细观战。就结果来说,那将会成为东部联合明显作弊时的对策。没有比怀疑的目光更可靠的监视吧。」

空得意地笑着。

他不理会目瞪口呆的史蒂芙,轻松地吩咐马车驾驶:

「请你让马车出发吧,目的地是——小伊的家!」

「……GO~」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