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MF文库J > 游戏人生No game No life > 第二卷 兄妹似乎盯上兽耳女的国家了

伪结局

……勇闯东部联合大使馆,发表宣战布告后——过了一周。

空赌上『人类种的棋子』,这个传闻迅速地传开。

国王选拔战之际,空击败森精种的间谍。

从他也击破天翼种的事实,怀疑「空才是别国间谍」的情势逐渐攀升。

加上本来就对空心怀反感的贵族们煽动之下,发生了示威游行。

艾尔奇亚王城被人墙所包围,接连数日怒骂之声不止。

——就这样,拖着疲惫的脚步,出现在王座大厅的史蒂芙说道:

「空……我已经无法再压抑他们了……」

对于空的猜疑,也在大臣之间蔓延开来。

其中甚至有大臣参加那场游行。

「原本追随我们的贵族们也因为这次事件,表示无法再拥护……大臣们开始联合杯葛,事实上,艾尔奇亚如今已是无政府状态了……」

史蒂芙也同样对空感到不信任。

即使如此,史蒂芙仍然四处奔走,拚命想要收拾局面。

或许是已经无计可施了吧,史蒂芙瘫坐在地上向空报告。

「辛苦你了,史蒂芙,不过与东部联合的游戏结束后,一切就会解决了。」

空依然坐在王座上,和自在玩游戏。

他慰劳史蒂芙,同时苦笑着说道:

「我们是别国的间谍?太迟了啦,在击破森精种的间谍时就该怀疑了。」

——就像这样。

宛如在嘲笑国民的空,史蒂芙还是无法抹去对他的不信任感。

「……你打算怎么办?外面都已经发生示威游行了。」

「不怎么办,随他们去吧。」

就算示威游行,在这个世界也毫无意义。

如果对空他们的决定不服——唯有夺取他们全权代理者的权限。

——然而却没有人来挑战。

也就是说,他们就只有那种程度的觉悟而已。

「……那么我可以请教一下,空这一个礼拜都在做什么吗?」

这句话有一半是讽刺,有一半是真心要求空说明。

得到的回答却非常简洁。

「我在等待。」

——只有这样。

「……你是说等待东部联合回覆接受挑战吗?」

「嗯~不是,那样会很困扰,我希望他们再等一下。」

做出这般令人难以理解的回答后,空又继续说道:

「在那之前,我希望有一片『拼图』先过来啊——话说这也太慢了吧……」

像这样,空不知是在对谁发着牢骚。

——忽然,侍立在身侧的吉普莉尔有了反应。

「——主人,这是……」

但是在吉普莉尔要说什么之前,空就伸手打断她的话说道:

「我知道,终于肯来了啊,不会让我等太久了吗?」

——空如此说道,众人顺着他的视线望去。

可是他视线所看之处,一个人也没有。

吉普莉尔大概只感觉到某种气息吧。

然而史蒂芙看不见——而且就连白也看不见的存在,却在和空交谈。

「是啊,我知道你的来意,当然,随时都可以。」

——空说着将膝上的白轻轻举起,让她站在地上。

接着自己也站起来,空朝周围看了一圈。

……白、史蒂芙、吉普莉尔,然后……

空大胆地瞪着只有空看得见的『那个』。

深深吐了一口气后,空面向白说道:

「白,你听清楚了。」

「……嗯?」

「我相信你。」

「……白也相信。」

对于立即回答的白,空却只是报以笑容。

「白,我们两人总是缺一不可。」

「白,我们是因约定而结合。」

「白,我们不是少年漫画的主角。」

「白,我们总是在开始游戏前就获胜。」

空平淡地接连说出不明何意的话语。

总觉得——

「……哥……?」

涌现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白不安地呼唤哥哥。

而彷佛回应她的叫声一般,空一个微笑,抚摸着妹妹的头说道:

「——我们这就去取得,为了并吞东部联合的最后一片拼图吧。」

然后——

空笑着对那个说道:

「——好了,开始游戏吧?」

……——

…………————

■■■

从窗户照入的阳光直透眼睑。

「……嗯……唔……」

但是她拒绝清醒,意识依然在酣睡之中。

忠于想要再睡的欲望,白一个翻身,想要再次进入梦乡。

她一如往常地,抓住哥哥的手臂,再一次入睡——

闭着眼睛摸索的手,却没抓到应该在那里的手臂,只是挥了个空。

「……唔……?」

又是——从床上掉下来了吗?

不过半梦半醒的头脑,想起已经不是睡在国王寝室的床上了。

她为了确认哥哥的身影,抓住他的手,万分不愿地睁开惺忪的睡眼——

应该总是在那里的人却是——

————…………

艾尔奇亚王国的首都——艾尔奇亚。

在争夺国土之赌上屡战屡败,如今这个都市已是人类种最后的堡垒。

而在那座都市的王城里,一位少女正步履蹒跚地走在长廊上。

史蒂芬妮·多拉。

她是先王的孙女,是个拥有红色头发和蓝眼珠,出身高贵的少女。

——虽是这么说。

她眼睛下方的黑眼圈,以及沉重脚步所透露出浓厚的疲惫之色,使得她原本的气质也为之失色。

她面露诡异的笑容,手上拿着扑克牌,摇摇晃晃地走向『王』的寝室,那模样就像是……鬼魂。

「呵、呵呵呵……今天就是天谴之日。」

一夜通宵之后,意识彷佛快要被初升的旭日切断一般。

史蒂芬妮——通称史蒂芙,露出危险的笑容。

「——白,你起来了吧!已经早上了喔!」

硿硿、硿硿。

史芾芙手上拿着扑克牌,以脚代手敲门,直呼『王』的名讳。

但是……

大概门本来就没有确实关上吧。

只是因为她的敲门,门就自然地开启——

「咦?奇怪……该不会已经起来了吧……?」

史蒂芙往王的寝室窥视。

不过在那里的是——

「哥……哥,你在哪……是白不好……白不会再……掉下床……所以你出来啦……呜呜……」

抱着膝盖,只是不断颤抖,泪流不止的白。

「——喂、咦?怎、怎么了呀,白!?」

直到刚才还口口声声嚷着天谴的史蒂芙。

见到她的模样实在太不对劲,于是慌张地把扑克牌丢在地上,奔到白的身边。

「怎、怎么了?你的身体不舒服吗?」

但是她彷佛听不见史蒂芙的声音。

只是一边哭,一边不停地嚷着:

「哥……哥……出来……不要让白一个人……」

听到她这么哭嚷,史蒂芙似乎真的很担心地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