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MF文库J > 游戏人生No game No life > 第一卷 听说游戏玩家兄妹要征服幻想世界

第一章 外行人

——很久很久以前。

神灵种赌上唯一神的霸权,与其眷属·被创造物们一同展开争夺。

战争持续了长久一段时间。

大地无一处不是染满鲜血,悲鸣响彻每一处天空。

具有知性的生物们彼此憎恨,为了歼灭对方而展开一连串惨烈的厮杀。

森精种们以小型聚落为据点,驱使魔法,猎杀敌人。

龙精种凭藉着本能杀戮,兽人种们则如同野兽般啃食猎物。

大地化为荒芜,被黄昏所吞噬,更因诸神的战乱,而陷入黑暗的深渊。

幻想种突变而成的『魔王』,以及其同胞怪物们,横行于世上。

在那样的世界里,不管是无数的王家、众多美丽的公主,甚至勇者,全部都不存在。

人类种只不过是孱弱的存在。

建立国家,结党聚众,只为生存而赌上一切。

吟游诗人们所歌颂的英雄故事也尚未诞生——那就是这样一个涂满鲜血的时代。

那是这片天空、海洋和大地,尚未被命名为『迪司博德』之前——遥远以前的故事……

但是那场彷佛会永久持续的战乱,却唐突地落幕。

天空、海洋、大地——星球本身憔悴疲弊到极点,使得他们被迫放弃继续与同归于尽无异的战争。

就这样——在那个时点剩下最多力量的一位神,就此登上唯一神的宝座。

祂是直到最后都没有参与战乱……

始终保持旁观的神。

登上唯一神宝座的神,在环视过地上的惨状后……

向在地上徘徊的一切生物们喊话:

——倾尽腕力、暴力与武力,堆积起死尸之塔……

自称具有知性的你们,请你们证明……

究竟你们与『毫无知性的野兽』有何差别?

所有种族都口口声声,想要证明自己的知性。

然而在荒废殆尽的世界之前,他们的话语显得更加空虚。

到最后,他们始终无法提出能让神接受的解答。

于是神说道:

——禁止这天地间一切的杀伤与掠夺。

话语成为『盟约』,化为绝对不变的世界法则。

于是从这一天起,『战争』从世界上消失了。

然而具有知性的生物们却纷纷向神抗议。

说道——即使消除了『战争』,『纷争』也不会因此消失。

神于是这么说了:

——主张具有知性的『十六种族』们啊…

倾尽你们的理性、智力、才能、资源……

筑起智慧之塔,证明你们的知性吧。

只见神取出十六个棋子——恶作剧般地笑了。

于是『十条盟约』就此诞生,『战争』从世界上消失了。

此后一切的纷争都要靠『游戏』来解决。

成为唯一神的那位神名叫——特图。

是过去被称为『游戏之神』的神明……

■■■

露西亚大陆,艾尔奇亚王国的首都——艾尔奇亚。

那是位于赤道南方,往东北延伸的大陆上,地处最西端的一个小国的一座小城市。

这个在神话时代,领土曾遍及大陆一半的国家,如今已不复昔日的强盛。

现在是只剩下最后的城市——只剩首都的一个小国。

——更正确地说……

那也是最后一个人类种的国家。

在距离那都市中央稍远处的郊外。

一间酒吧兼旅馆,看起来就像是RPG中会出现的建筑物一楼。

有两名少女,在众多观众围绕下,坐在同一张桌子,面对面地玩游戏。

其中一位少女看来大约十五岁左右,红头发,服装举止在在透露出上流气质。

而另一位少女——

年纪大概和红发少女相同吧,但是她的服装和气质,让人感觉她相当年长。

那是一位有如出席葬礼般,身上罩着黑色面纱与披肩的——黑发少女。

她们在玩的游戏……似乎是扑克。

两人的表情形成对比,或许是因为焦躁的关系吧,红发少女一脸认真的表情。

另一方面,黑发少女则有如死人般面无表情,但神色显得一派从容。

理由很明显——因为黑发少女面前有大量的金币,而红发少女面前则仅剩少许金币。

也就是说——红发少女大概输得一败涂地吧。

「……喂,你快点好吗?」

「吵、吵死人了,我正在思考啦。」

——那个地方是酒吧,大白天就暍得醉醺醺的观众们发出低俗的嘲笑声。

于是红发少女的神色变得更加苦恼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边看起来都相当地热闹。

……——

在进行那场牌局的酒吧外。

一位坐在露天座位的桌子旁,从窗户窥视屋内,头戴兜帽的年幼少女说道:

「……好热闹……那是什么?」

「啊?你们不知道吗?你们这些异国人——啊,对耶,人类已经没有异国了吧。」

在那位窥视窗户的少女的旁边座位上,同样有一组人隔着桌子在面对面玩牌。

那是一个与年幼少女同样披着兜帽的青年,和一个长着胡子、有着啤酒肚的中年男人。

青年回答道:

「啊~我们是刚从乡下来的,不太清楚都会的事情啦。」

巧的是他们玩的游戏与屋内相同……也是『扑克』。

——只不过他们是用瓶盖当筹码。

听到青年的回答,中年男性讶异地回答道:

「人类种所剩领土中的乡下地方……那已经与世隔绝了吧。」

「哈哈,就是说啊。那么里面为什么那么吵闹呢?」

青年只是随口敷衍,胡子男则是说道:

「目前艾尔奇亚正在举行『遴选下任国王』的赌博大会啦。」

眺望着酒吧内的情况,兜帽少女追问道:

「……遴选……下任国王?」

「对啊,因为前任国王驾崩时的遗言啦。」

『下任国王不由我的血亲出任,而是加冕给〈人类最强的赌徒〉。』

胡子男在用瓶盖加注的同时,仍继续说道:

「因为人类在争夺国土之赌上一败涂地,如今只剩下艾尔奇亚这个国家,而且只剩下首都了——所以只能豁出去了吧。」

「嗯,『争夺国土之赌』啊……这里竟然有这么好玩的事。」

兜帽青年如此回答道。

青年似乎也对酒场内的情况感兴趣,他仿效兜帽少女,探头往屋内窥视。

「——这么说来,那两个女孩也是下任国王候补罗?」

「嗯~?或许不能说是『候补』吧,因为只要是人类种,每个人都有参选的资格啊。」

「不过……」——男人语带保留,视线往酒吧内看去。

——明明在玩扑克,难道不知道〈扑克脸〉这个词吗?

向那位一脸苦恼表情、瞪着手牌看的红发少女瞥了一眼后,男人说道:

「那个红发少女叫〈史蒂芬妮·多拉〉——是前国王的血亲。依照遗言,若是非王族血缘的人当上国王,那她就失去一切了,所以她也想争夺下任国王宝座吧。」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