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MF文库J > 欢迎来到实力至上主义的教室 > 第二十一卷 二年级篇 10

特典 从那时开始

网译版 转自 bilibili

翻译:嘉文灬三世



生存与淘汰的特别考试结束后的第一个休息日。

我没有被别人约出去,而是自己去了健身房。

之后独自健身了一会儿,出了身汗以后走向了休息室。

坐在椅子上等待身体平静下来时,我突然到什么,把手机拿了出来。

然后搜索某个词语。

「……原来如此」

看到这些搜索结果,就只能承认了吧。

然后,在我独自沉迷在这些搜索到的照片时——

「早上好,绫小路君」

「早上好」

一之濑和网仓2人来到了休息室。应该是要来健身的。

「啊,好可爱的照片。是小熊猫吧?」

似乎是看到了我的手机画面,网仓笑眯眯地问。

「对。我稍微查点东西」

我故意这回答,把手机画面关了,糊弄过去,但一之濑好像注意到了什么。

「难不成是跟之前考试的问题有关?绫小路君当时答错了吧」

就是昨天的特别考试。

对于其他班级来说,这也是印象非常深刻的事,不可能忘得掉。

「说起来珍珠奶茶的问题也答错了呢,你意外地不问世事?」

听到了一之濑的话,网仓也赞同地附和了上来。

「没法否定。因为我几乎没有看电视的习惯」

说出了这最常见的借口后,2人的苦笑浮于言表。

「说实话,我虽然不喜欢看电视,但没到这竟然会成为我的绊脚石」

「是这个问题吗。这东西在网上也挺火的吧?」

看来光用不看电视为理由缺乏说服力,网仓带着疑问的眼神看着我。

「意外地发现了弱点呢」

一之濑看到我陷入窘境,轻轻地笑了起来。

之后,健身房的职员秋山看到我们3人,对一之濑说了什么。

好像是填写的文件有缺漏,希望重新填写一份这,两人一起往柜台走去。

虽然应该要不了多久就回来,但暂时我会和网仓独处。

如果这时候走会感觉很奇怪,所以我决定要么就是网仓自己走,要么就在这等一之濑回来。

既然是一起来健身房的,网仓也会等一之濑回来吧。

她在隔着我一个座位的地方坐了下来。

「小帆波真的改变了挺多呢。应该说几个月前完全没法象吧……」

「是这吗?」

确实,最近一之濑露出了至今为止未曾露出过的面容。

只是,说几个月就太夸张了。

但这也不奇怪,网仓所说的一之濑的变化,并不和现在的事情相关。

「是在2年级无人岛考试结束,第2学期刚始不久的时候吧」

网仓回忆着往事,像是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笑了出来。

「那个时候,小帆波该说是心理不安还是怎么,感觉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子」

「无人岛考试吗」

听到这个后,我向网仓追问。

那时,是我意外地被一之濑告白,然后告诉她惠的事情的时候。

考虑到一之濑的心情,让周围的人感到不安也是不奇怪的。

「那个时候,班上正好发生了一点小事件……啊,这件事绫小路君会对小帆波保密吧?」

我并不打算去告密,但这件事好像也跟我有一点责任。

「我应该没有恶意的,男生在班内谣传小帆波是不是喜欢绫小路君,这个谣言偶然间传到她本人的耳朵里了。嘛,起因还是小帆波发消息发错人了……」

APP为了方便使用,只用按一个按钮就可以发送消息。

因此,由于按错了之类的原因,把消息错发给别人也不是什么少见的事。就算有撤回功能,在撤回期间也可能被看到。

无人岛考试后的一段时间,一之濑的精神一直是不安定的。

就算犯了点小失误也不是什么怪事。

「我虽然没有直接看到原文,但应该是「我冷静地找你谈谈,能当面聊一下吗」这的话。光看这些都会觉得意味深长了,对吧?」

「嘛,是这。一之濑错发的人是班上的男生吗?」

「其他班的。只是,错发的对象是个问题。那个人是石崎君啊,他课间休息的时候直接跑到我们班上,『这个信息是啥意思啊?』地问,然后直接把画面公给大家看了」

看来动就是这引起的了。错发对象是石崎,一方面他理解不了消息的深层含义,这是件好事,但另一方面正因为他做事完全不过大脑,所以会直接公地向当事人确认,这就是件坏事了。

但竟然和石崎是可以随意发消息的关系,不愧是一之濑啊。

「小帆波虽然很慌张,但她马上说这是她不小心发错了。石崎君也马上接受了这个说法回自己班上了。但问题在之后。因为就算是错发了,这也说明这条意味深长的消息是预计要发给某个人的」

所以班上的男生之间才会有谣言爆发啊。

「但是为什么这会跟我有关系?」

「一看就知了吧?」

不知为何,她略带压迫感地对我笑了笑。

「虽然这么说,但只限于直觉敏锐的人……。男生们都陷入动的理由不是别的,大概吧,是因为绫小路君的『あ』和石崎君的『い』。通讯录上是按照『あいうえお』这个顺序排列的,应该就是这个原因吧。虽然也有其他靠得近的名字,但绫小路君好像总是和小帆波在一起,所以才……」

至今为止积累下来的一言一行,以及对石崎的错发,这才导致了这猜测的产生。

「小帆波一直以来都是朗大方、冷静沉着的,但自己真碰到事的话有时候也会真的动摇的吧。那时候她不知是不是没有马上到借口,脸都变青了,就看着地下」

这还真的是很苦恼的事啊。

当时的场景不知为何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不能说出真相。

但话又说回来,既然讲了是发错人了,又不能当这件事不存在。

虽然是她做自己说的,但好像进入了一条死路。

「对于目睹现场的我来说,那的小帆波实在是少见」

一之濑是一个基本上优秀的人类。

她有能力在大多数情况下解决问题和控场的能力。

但是也有像网仓说的这做不到的时候。

「暂时守望了她一段时间,但感觉她越陷越深了啊。她是不是打算对绫小路君以外的某个男生告白呢?我都始这了」

无论过了多久都没法靠自己解决,保持沉默似乎让事情恶化了。

「最后是怎么突破困境的?」

光是象一之濑这起死回生的一手,都不是件简单的事。

「包括我在内,女生基本都知小帆波打算发给谁。所以我们偷偷地商量如何帮助她,然后就出手了哦」

然后,经过巧妙的配合,问题好像就被解决了。

有女生找一之濑进行恋爱商谈,然后那个女生该怎么进行答复也一起考虑着。

在这个过程中不小心发错了。

保持沉默也是为了担心影响到那个女生。

为了保护隐只能这。

听到了多个人的证言,大部分男生也一副原来如此的子,把误会解了。

「也只能接受了吧?」

「是啊」

先不论女生为了掩护一之濑的而演技不好的情况,至少在口风上是做的很好的。

「是绫小路君让小帆波恢复原状的吗?」

「我并没有做什么。只是,一之濑靠自己的力量重新站了起来」

「这啊……但是,谢谢你」

「对什么都没做的人谢吗?」

「感觉你是在谦虚,我个人的法啦。所以谢谢你」

似乎无论我承认还是不承认,事实还是非事实,都没有关系。

「但是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事?觉得我是帮过她的人?」

「不是,这个是另一回事」

一直以来都保持平静的网仓,此时的表情稍微僵硬了下来。

「虽然一看就知了,小帆波就算是现在,也对绫小路君抱有特别的目光。我觉得你是这所学校,唯一一个能给小帆波带来巨大影响的人」

看来她并不只是个外人看来的,一之濑身边的朋友。

实际上,她非常了解一之濑的事。

「我说这些是为了……不让绫小路君,做出让小帆波伤心,让小帆波受伤的事」

似乎有点难以启齿,但清清楚楚地表达出来了。

「虽然我没有去故意伤害她的法,但你这个要求挺难的啊」

是的啊,网仓也不否定这点。

「当然,绫小路君的立场我也懂。那个,不是说你们不往的问题。我是说,不你在非必要的情况下伤害她」

这说完后,网仓一边苦笑一边嘀咕。

「小帆波也不容易呢,喜欢上了一个有女朋友的男生」

「还真是说的很清楚呢」

「因为我隐约感觉,我也有点懂绫小路君的法。你总不会到了现在始动摇了吧?」

「可能吧」

就算不是今天,网仓也会在最近跟我说这些吧。

为一起在健身房健身的同伴,偶然间2人独处的境遇迟早会发生。

「你说什么我明白了。我对妥善处理」

因为不能说出确切的事情,就用这话语应付过去了。

「对不起啊,这事情本来不应该是为第三者的我来说的」

网仓既然已经懂得了这个理,那就不用去刻意强调了。

「你为朋友,不可能就眼睁睁地放弃吧。这不是什么坏事」

就在我表示理解的时候,一之濑回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