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MF文库J > 欢迎来到实力至上主义的教室 > 第二十一卷 二年级篇 10

○建议

度过了揭晓寄送人真实身份的周末,来到新的一周。

星期一,星期二,堀北都没有展商谈。

现在是星期三的放学后,后天就要进行特别考试了。

某个男人说出了惊人之语。

「不得了……我,出了一个惊为天人的战略……制胜法宝……」

池哐当一声拉椅子,双手撑在桌上。

同学们还全都留在班级,这个行为让然引起了注目。

不过,没有一人投以期待的眼神,甚至怀疑的眼神更多。

「诶,诶?宽治有制胜法宝?不可能的啦」

为女友的筱原最为惊讶,也最觉得不可能。

「别,我说真的。等下,我稍微在计算一下……」

说着,池掰起手指。

不过光用手可能还算不出,他兴冲冲地掏出手机。

即便四苦八苦,也要进行计算。

无情的是,这段时间里同学们陆续回家了。

大概是判断他的突发奇靠不住吧。

可池完全没有注意到人群逐渐散去。

再次计算完毕后,池点了点头。

「没错!这真可以赢!能谈一下吗?」

「池君,我会认真听的,但这个场合要避免谈论战略。明白吗?」

「啊,原来如此。我完无缺的战略要是泄露了的话就麻烦了……!」

「堀北同学,去老地方吗?」

洋介向堀北搭话,看来他与堀北一直有密切讨论。

能从对话中知晓这些也算是收获。

理所应当,他们确确实实地为特别考试而努力着。

「是呢。有兴趣的人可以一起去。但太多人的话也会变得麻烦,去的举手吧?」

筱原姑且是举起了手,还有本堂和宫本也是。

不过似乎谁都不期待池的突发奇。

我个人很好奇会是什么的战略,于是举手示意。

「你也举手?这吹的什么风啊?有什么理由吗?」

先前举手的3人与池有密切往来,所以堀北没怎么在意。对于我,则是提出了询问。

「我不能在意吗?池自信满满地说有制胜法宝。听也不奇怪吧」

「……是吗。到也无所谓。今天没有什么特别的预定」

就这你一言我一语,我们6人始移动,走出校门,来到了榉树购物中心里的卡拉OK店。

这里果然是适合密谈的场所。

有小吃也有饮料提供,价格都不贵。

是一个没理由不利用的可靠之所。

「皋月和往常一就行吗?」

「宽治也是吧?」

池和筱原互相依偎着,用仅有彼此知的方式说着,并看着菜单。

「我说啊,堀北」

「什么」

「为什么来卡拉OK可以自由选择唱不唱歌,但必须要点一杯饮料。认真思考这件事就会感觉有点混乱。这里好歹是唱歌的地方吧」

「诶?确实如你所言也说不定……..你还真是会在意一些奇怪的东西呢」

「你真是个笨蛋,绫小路。肯定因为是ONE DRINK制度啊!」

听到我们对话的池,高高在上地对我进行教导。

虽然告诉他我只是说个段子,但看到筱原陶醉地看着池的眼神,我不夺走她眼中的色彩。于是没有口。

我拿起平板,看了看现在流行的歌曲排行。

「原来如此」

完全不懂。

不,里面也有标题眼熟的歌曲,不过还是不认识的歌更多。

现在除了日本歌,亚洲圈的歌曲也非常流行。排行榜上有好几首。乐曲的格调和水平也很高。

「最后只剩下你还没有点了,绫小路君」

在我研究排行榜的期间,似乎大家都点完了。

「那就梅昆布茶」

堀北将全员的饮料下单完成,总之先得等送过来了。

因为必须极力避免在谈话过程中被听到。

虽然店员听到无所谓,但以防万一,泄露到外部这事还是要避免的。

之后过了数分钟,大家点的饮料都到了。

「那就事不宜迟,说来听——————」

贯彻听客的原则,我拿起送来的梅昆布茶放到嘴边。

「烫……哇,抱歉。你们继续」

全员的视线都向我袭来。我边歉边把别头转。

高温使我的舌尖传来一阵火辣辣的麻痹感。喝的时候真得注意呢。

「那么,池君的主意就说来听听吧」

池的发言绝大多数人都会不屑一顾,可为领导人还是要认真听取。

堀北的神情不带任何玩耍的成分,池也稍稍紧绷了起来。

「我就直切主题了。如果班级绝对能获得68分会怎?不就有十足的胜算了吗?」

池对筱原眨了眨眼,抛出了非常有趣的言论。

「68分?能拿68分确实有十足的胜算,你这个数字还真具体呢」

本次特别考试由于不知课题内容,非常的不透明化。很难预测各个班能拿多少分。但池竟然能斩钉截铁地说出拿下68分。堀北对此抱有强烈的违和感。越说越有感觉的池一口气喝下半杯自己的碳酸果汁润了润喉咙,始说明自己的方案。

「我的战术能精准拿到68分,而且简单粗暴。考试始的时间点先装病。我们班的人数是38人。所以留下司令1人和保护位的5人,剩下32人全员淘汰」

「哈?这算什么。我们局就会变成负32分啊。你真的理解规则了吗?」

惊呆了的本堂两手一摊,靠在沙发望着天花板。

但是堀北在认真听取。这是当然的,淘汰32人保证得68分。

加起来正好100分,这不是偶然。

「听起来不错。就算扣掉淘汰带来的32分损失,也绝对能拿到68分」

本堂和宫本听了后一脸「你们在说啥」的困惑表情。

筱原似乎事前已经知晓这个战略,脸上浮现出笑容。

「听好了,对手每回合能够指名的只有5人对吧?可以守护的人数也是每回合5人。我们这边只有5人可以指名的话,会如何呢?」

「啊————」

宫本直接漏出声,他比本堂更快理解了。

「所以20轮每轮都可以拿5分,岂不是完无缺?」

池竟然能有如此的着眼点,没到他能有这的发散思维。

「而且!谁都不需要为了考试而去学习了!不错的主意吧?」

「但,但是啊,32人装病的话,校方会承认吗?不不,不自然了」

本堂对于这个不像是池能出来的合理战略感到困惑。找了个漏洞提出反对。

「怎么都会被认为是个奸计,对吧」

宫本也提出怀疑。确实,考试当天班级里32个人同时生病。从正常的角度会觉得是个荒唐的战略。

「装病在规则上属于是灰色地带,恐怕校方就算觉得不自然,也不会阻止呢。谁也无法证明是在装病」

32人偶然间同时身体不适,通常是无法理解的。

因此校方有理由怀疑99%可能是在装病。但世事无绝对。所以只能承认。

规则明确记载了,生病没来会被直接判为淘汰者。可没有给生病学生的人数追加上限。

「对于你而言能出这个主意挺不错的。确实是一个高收益的战略呢」

「对吧?对吧?这个方法如何!」

堀北出乎意料的评价,使得原本面露难色的本堂他们也始认可了。

「绝对能拿68分的战略……这,还挺厉害的不是吗?」

「宽治告诉我的时候,我也吓了一跳呢。是个好主意对吧?」

确实,能获得68分这个部分值得重点关注,但其实还有其他号出。

这个战略对于实力,运气,事情准备什么的都不需要。如果在考试前一天实施,其他班级也绝对无法妨碍我们拿68分。

再加上,万一落到最后一名败北的情况下,也能在32人中自由地选择退学者。方便切割掉能力低下的学生。实现起来会有点困难,不过事先用某方法选出退学者,那事后处理也能非常圆滑。

把持有保护点数的学生纳入淘汰者的队伍里,退学者出现的风险就是0。

乍一看还不赖,可池的这个方案不会被采纳吧。

「如果这次特别考试里没有那条规则在,我会把它为可采用方案之一也说不定呢」

堀北表示,池这个有趣的主意会因为某条规则而变得难以被接受。

看来堀北在听的阶段已经知最大的阻碍是什么了。

「为,为啥啊。虽然也不是说一定要采用……」

「自己的主意不就是最好的吗」正因为是从这自信中产生的东西,所以池不肯罢休要知理由。

「打个比方,龙园君的班级在考试幕时立刻实施了这个战略」

堀北举例了一个假象敌来采用池的战略。

「他的班级有一个退学者,不过由于葛城君的加入,现在是40人。去除司令和留下的5人,就是选出34个淘汰者。换而言之稳拿66分。当然,是个不错的分数。可也意味着他绝对拿不到66以上的分数。剩下3个班级都拿67分以上的话,这就变成了一个「绝对赢不了」的战略哟」

在已经把人才全部剔除了的时间点,己方完全没有得分的方法。

只能在为进攻方时,祈祷对手多多犯错。

「虽,虽说如此。没人能保证另外3个班都能67分以上吧?有垫底的风险不假,可拿第一的概率更高不是吗?」

「不,十有八九采取这个战略的龙园班会垫底」

「……为啥?难易度只有正式考试才知,那么——————」

池无法理解为何能确定绝大概率垫底。

「听好了。使出这招装病造成大量淘汰者的战略,当然要在第一回合始就用。第二回合,或者更之后的回合使用好处就会变小哟」

拖延得越久,能确保的上限得分就越少,风险就越高。

「而且这个战略很显眼。其他三个班立刻就会察觉。象一下我们班看到对方用这个战略,会觉得「完蛋了,他们的手段真厉害」吗?」

「不……不会吗?」

「恰恰相反哦。倒不如说打出这张牌,其他三个班一下子就轻松了」

说完,堀北拿起身边的手机给池看。

「手机……?啊,考试中可以用」

「是的。所以看穿对方企图的瞬间,用手机来互相打配合就行了。如果龙园班最多只能拿66分,只要3个班联合起来取得更高的分数就行。一之濑同学和坂柳同学判断能制造垫底班级的话,应该也会积极商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