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MF文库J > 欢迎来到实力至上主义的教室 > 第二十一卷 二年级篇 10

○2年级第3学期开幕

上学路上人潮涌动,这是寒假里看不到的光景。

虽然不讨厌幽静时的风景,但或许我更喜欢看到学生们川流不息的子吧。

又或许,我已经习惯了这片阔的视野。

是预感到终末将至,所以下意识感到惋惜吗。

「怎么站着不动啊,清隆」

顺着被温暖包裹住的右臂,可以看见惠的脸庞,为女朋友的她正抬头看着我。

润泽的嘴吸引了我的目光,应该是出门时涂上了喜欢的膏吧。

「不,没什么」

小声回答后我们2人走了起来。和她一起度过的日常生活,至少让我从无聊中解放了出来。

即便我不说话也会喋喋不休的惠,能自主提供当天相关的话题。不过这也意味着我基本上与独处无缘了。

如果要问2人一起相处的时光是必要还是不必要,那只能说一半一半吧。

其中一个必要的理由,便是能通过反复与人对话,能大幅提升我的流能力。这是个宝贵的机会可以磨练自己这项不成熟的技巧。

不过正因为不成熟,所以沟通时很多回答都会以失败告终。

特别是惠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回答错误的情况很多,结果她变得更不高兴了。类似的事件至今仍然屡见不鲜。这是比较辛苦的部分。

另一方面,磨练其他技能的时间被缩短了,这是缺点。

沟通,恋爱,对于异的解剖。就算有这些好处,也牺牲太多其他部分了。

「怎么了,一直盯着我的脸看」

「不喜欢吗?」

「没有不喜欢,只是……嗯,又会让我更多次的接吻嘛」

寒假结束的前一天,我与惠从早到晚都在房间里一起悠闲地度过。关系亲密的年轻男女在同一屋檐下会如何发展就不必多说了吧。

惠更用力地挽着我的右臂。

结果除了进学校大门后换鞋的时间外,我们一直紧紧贴在一起走到教室。

已经到了将近一半的学生,班级很热闹。

「大家,早上好~」

为第3学期的幕,惠朝班级里的朋友们挥了挥手。她向我眨眼示意「拜拜」,然后慢慢放了我的胳膊。如此这般狠狠撒了一波狗粮后,我走到教室里自己的位子上,放下没什么东西的包。

由于平板电脑教学方式的引入,要带的东西变少了。但即便如此包还是需要的。

「哇,连在旁边看着的我都要害羞了,别用这方式来上学呀,绫小路」

已经来到教室的须藤,尴尬地向我打招呼。

「挽着胳膊上学什么的,是阳角现充才会做的吧。可恶,太让人羡慕了」

对于须藤而言,那是一副看了会感到羞耻的画面。不过似乎他本人表示羡慕。

「事先说明,这不是我要的」

「不,倒不如说你希望的话一定会吸引到别人的,绝对」

须藤靠近反复强调「不会」的我。

「可打情骂俏也要注意节制哦,你看了学校发的邮件了吧?寒假里有一年级生被辅导了。你的话应该不用担心,但以防万一还是要注意哦?

「这么说来确实收到过邮件呢」

寒假的尾声,学校发邮件通报了2名一年级学生的处罚。

男女2人在室外做着不纯异往的行为,被第三人目击到了。

由于隐藏了姓名,所以不知具体是谁。

校方原则上禁止以刺激为目的的行为,所以自然给予了他们处罚。

「明明呆在房间里做不就行了。话说回来你这个当学长的又如何」

「又如何?你是指什么」

「……在外面做这些那些的……有过吗…之类的」

这么害羞的话你不问不就好了,算了还是不吐槽了。

「只能说正如邮件所言。学校腹地内学生的耳目和监视摄像头众多。做一些奇怪的行为被目击的风险很高。所以不要选择遵从本能」

「原,原来如此。真不愧是绫小路才能给出的意见呢。有点小钦佩」

结果以完全不同的形式,吸引到了须藤。

「——-呼」

对话期间须藤时不时会轻轻叹气,我没有特别去观察但还是注意到了。

伴随着下意识的叹气,须藤后知后觉地慌忙向我歉。

「刚刚说的事不是暗示你。抱歉,可能让你误会了」

「我没在意,不过你这是怎么了」

他虽然一直在人前大呼小叫,但绝不是一个经常叹气的学生。

不能忽略了这个变化。

「最近稍微有些操劳。本以为能学习运动两不误,可紧绷的感觉却在日益增加什么的,嘛,玩笑的啦」

或许是觉得把叹气的缘由说出来自己就输了,须藤打起了马虎眼。

既然如此,那继续用语言表现出担心也只会适得其反吧。

所以我只给出了一句话的建议。

「一股脑吸取知识只会捡了芝麻丢了西瓜,速则不达」

「……也是呢。对了,今天起也请多多关照了」

冷静了头脑后,须藤笑着说。

然后他便走向了自己的座位。

紧接着,刚到教室的佐藤一边向同学打招呼一边从我身旁走过。

「你们两人一大早就热火朝天呢」

然后又小声嘟囔了一句「狗粮吃饱了」后,佐藤就回到了女生团体那边。

看来是从后方目睹了我和惠上学的过程。



1.


寒假过后,学生和老师要做的事基本不会变化。

茶柱老师来到班级,做了简短的新年问候后,将双手撑在讲台上。

「今天起第3学期就始了。俗话说1月去2月逃3月走。这段时期会过的非常快。请大家打起精神,不要虚度光」

有意思的是从茶柱老师后面的头发来看,不难发现若干睡过头的痕迹。不过没人指出来就是了。应该是今早起晚了,出来得有些匆忙吧。

给学生们打气,但有点缺发说服力了呢。

班会结束后,茶柱老师正要离教室,却在门口停下脚步。

「有一个通知忘记说了。下个月学校将要举行首次的「双方面谈」。以前途和就业为谈话中心,加上一些学校生活的话题。当然,我们已经从你们的监护人那听取了意见」

茶柱老师回头对班级学生们说。

有的家庭会让学生自己决定前途,不过更多的家庭还是会让孩子参考父母的意见。

这也证明了在学生们看不到的地方,学校也有好好工。

「这所学校也搞这套啊。我还以为肯定没有呢」

对于池会率先发言这件事,没人感到惊讶。

「虽说高中不是义务教育范围内,但也不能完全无视监护人的话语权来决定前程。当然,等时机成熟了会进行三方面谈」

三方面谈。也就是说那个男人有再次现身的可能。

不对,他说过不会在这所学校见面了。

所以到底会如何呢。

虽然很在意这个点,但首先要来的还是2月的双方面谈。

可对于我来说,将来什么的都不是靠自己的意愿能决定的。

所以要说和我没关系,也确实没关系。

从这个角度出发,茶柱老师一定程度上知这边的情况就非常让人心了。不需要深入流,走个过场就行了吧。

反之,对于其他班级同学而言,双方面谈和三方面谈无疑是重要的人生分歧点。

是义无反顾向自己的目标奋进,还是以迂回的方式探索其他路。

关于自身的盲点,或许父母和老师能够提供线索吧。

「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来问我」

该说的都说完后,茶柱老师将手放在门把上。关门的同时,她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后脑勺。

看来似乎是注意到头发睡乱了。



2.


茶柱老师离教室后,全班立刻讨论起双方面谈以及将来相关的话题。

「是时候该考虑要怎么做了呢」

「比起能从A班毕业的场合,首先得考虑没有从A班毕业的场合不是吗?呐,平田君有什么打算?」

以洋介为班级中心,女生们围在他身边讨论了起来。

「有没有A班特权我都打算考大学哦。父母也是如此希望的,我早就问过了」

我没打算特意去听些,不过听到了也算是不可抗力。

现阶段洋介似乎没有就职的意愿,只以升学为前提来思考。

考虑到他的学习专注度和实际学力,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无论是否有A班特权,如果不认真努力,那么就算有权也无法活用。

这适用于任何事情。

「这啊。我还以为你当足球运动员呢」

「哈哈,怎么说呢。我觉得就算用A班特权强行成为职业足球选手,没有相符的实力也会很快被解雇。上大学后我还会继续踢球,但仅仅为兴趣爱好呢」

果然,要从事体育相关工的话,后续难度很高。

这方面如果要行使A班权力,那便是有能力却因为某些原因未被发掘或者被埋没的人,又或是因为某些原因无法走正规途径的人。

那么,怎做才能充分利用A班毕业的这份恩惠呢。

班内秀才身份的启诚口了。

「要说活用A班特权,那当然是去大型企业就职。除非是眼可见的无能,像一般人一工的话也不会被解雇。踏进就等于胜利的世界,进入其中是最聪明的使用方法吧」

听着启诚合乎情理的发言,同学们都佩服地点了点头。

公司雇佣了某人,也会伴随相应的责任。

只要没有重大失误,单纯以不满为理由解雇是不合理的。

高育不是新设立的学校。它被政府公认并广为人知。

目前为止也已经有许多A班毕业的学生被雇用了吧。

从这个角度出发,选择大型企业可以安心长期地工。

「效率上来看幸村君的选择或许是正确的。但我认为朝着自己所希望的职业发展更好不是吗」

这也是正确答案之一。人生只有一次,是否要在一味追求金钱与稳定的职业上发展,不用那么急着下判断。

追求理的就业,追求现实的就业。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