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集英社 > 驱魔少年 > 第二卷 第四十九号名字

第四十九号的名字

拨起红得令人联想到火焰的头发后,青年那没有被眼罩遮住的左目缓缓闭上。一瞬间,黑暗笼罩了整个世界。在毫无一丝光线的漆黑天地中,有个威严的声音如此问道:

“你是谁?”

青年静静地在胸中默答。

——次任书人候补。

“书人是谁?”

——书人是历史的旁观者、纪录者,负责记载世界幕后的历史,并流传给后人。

不长居于任何一地,足迹遍及天涯海角、四处流浪,将历史烙印在自己的眼底,并负责纪录下来。

“书人应该如何?”

——不带情感、不受情感影响。尽管得与许多不同人交谈,但又必须像风一样若无其事地离去。

“纪录工作”是不需要情感的。只要把发生的事照实记载下来,不得添加自己私人的意见。

“那么再问你—次,你是谁?”

——次任书人候补。名字会随着抵达新的场所而重新取过,然后在离开之际,将这个名字再一次地舍弃。

现在自己是黑教团的驱魔师,而名字是——

“拉比!”

听见有人呼唤自己后,青年睁开左眼,一位穿着宽松中国风服饰的矮小老人正打开门站着。

老人稀薄的头发束起至头顶,炯炯有神的眼睛四周则以黑眼线画了一个圈。

虽然那奇怪的外表任谁都会侧目,但老人也散发出一股在任何场所都能轻易融入其中的氛围。

这位老人便是现任“书人”,同时也是自己的师父。

“有工作了,快准备出门。”

看来又是“黑教团”传来新任务的通知了吧。

现在,正是想将世界导向灭亡的千年伯爵,以及直属梵蒂冈的军事机关——黑教团,双方赌上世界命运相互激烈争战的时刻。

做为书人的师父,为了记载世界幕后的历史,才会让身为徒弟的拉比同时以“驱魔师”的身分隶属黑教团麾下。

千年伯爵为了消灭人类,打造出一种名为“恶魔”的兵器;而所谓的驱魔师,正是唯一能对抗恶魔的存在。驱魔师是被一种不可思议的物质“INNOCE”选上,同时也具备操纵该物质能力的人。

INNOCE又被称为“神之结晶”,因此,驱魔师也被视为“神之使徒”。

神的使徒——吗?我才不像呢。拉比冷冷一笑。

“怎么了,拉比?”

“没事啦。”

现在黑教团底下的驱魔师还不到廿人,所以几乎没有休息的空档,他们得在世界各地疲于奔命。

拉比将驱魔师的证明——黑色团服披上。

只要穿上这件团服,自己就摇身变为驱魔师了——虽说本质还是一名书人候补就是了。

“那,这次要去哪?”

“去法国。”

****************************************

一名瘦小的青年直挺挺地盯着某个方向不动,黑发在风中随之乱舞。青年身上一袭纯白的团服,似乎正象徵着他那真挚而一尘不染的心。

挺直背脊、一动也不动,青年专心凝视城镇入口的模样,让人联想起等待主人回家的忠犬。

“他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拉比悄悄从远处望着这名青年,不禁喃喃叹道。

那青年名为达古,是黑教团的团员,隶属负责搜集情报的探索部队(Finder)。

达古为了调查奇怪的传闻,来到这座离巴黎颇近的爱丽舍小镇。由于他认为该传闻与恶魔有关的可能性很高,才会请教团本部派出驱魔师支援。

因此,拉比跟师父书人现在才会赶到此地。

“怎么了拉比?”

在一旁的书人,对于突然停下脚步的自己满脸讶异地抬头问。

“老头,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下。”

拉比很没礼貌地以老头称呼师父后,便蹑手蹑脚地偷偷接近达古。

在世界各地奔波、探求INNOCE与千年伯爵情报的探索部队,工作环境经常处于危险当中,甚至与恶魔接触而丧命的例子也不在少数。

因此,目前还在任务中的达古自然是全力集中精神,而拉比则悄悄将自己惯用的武器——槌子握在手上。那把伸缩自如的槌子正逐渐变大。

拉比打算恶作剧一下。

轻栘脚步,压住自己的气息,拉比偷偷绕到达古背后。

他屏气凝神,悄悄地把槌子举了起来。

或许是感觉到了什么,达古迅速回过头,那双湛蓝的眼睛瞪得老大。

“拉比!”

发出叫声的同时槌子也落下了,头与槌子刚好硬碰硬撞上。

“好痛!”

看着哭丧着一张脸、按住头部的达古,拉比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达古,千万不能大意啊!既然身为探索部队,就要经常留意背后喔!”

达古的表情转为羞涩,那样子就像被主人斥责的小狗一样。

“真过分啊。这么久没碰面,一碰面的礼物就是这个吗?”

“抱歉抱歉,不过如果你再畏缩一点的话,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个小学生了~”

身高不满一百六十二公分的达古,与自己相差十五公分左右。拉比忍不住往下摸摸对方的头,达古则一脸不高兴地回瞪自己;不过,那模样实在一点也不凶悍。该怎么形容?就像眼睛圆睁的小朋友一样吧。

“你这家伙,以探索部队而言未免迟钝到致命的地步啊~”

拉比痛快地笑着敲打达古的肩膀,但却突然感到背后传来讨人厌的气息。

“唉唷!”

连头部来不及回,自己的背部就吃了一记飞踢,拉比顺势朝前方倒下。

“蠢徒弟,闹够了吧,该做正事了。”

拉比就像快转不动的陀螺一样在地上打滚,一直撞到墙上才终于停住,好不容易灰头土脸地站起身。

“也用不着踹我吧!”

拉比大声抗议道,但书人却完全不予理会。拉比恨恨地瞪着正面对面交谈的达古与书人。

“好久不见了,书人。”

挺直背脊的达古深深一鞠躬,而书人则轻轻点头回礼道:

“好久不见,达古,你还是很有精神。”

“老头才是精力旺盛哩……”

拉比一边拍打团服,一边余恨未消地喃喃骂着。

“长途旅行两位都很累了吧?先到附近的小酒馆(Taverns)吃晚饭、歇歇腿,我再向两位报告调查结果。”

拉比望着迈步前进的达古背影。他那毫不犹豫笔直向前的姿态跟当时还是一样,一点都没变。

不,也不尽然。刚才他的表情是那么真挚,态度是那么认真。最早认识他时,拉比根本无法好好正眼看着达古,现在回想起来,那似乎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拉比一忆起怀念的往事,达古便回过头,眯起眼睛注视着他。

“拉比好像有点变了……”

霎时之间,拉比觉得对方似乎看穿了自己的心思。

“咦?怎么说?”

达古的嘴角绽放笑意,眼中带着温柔的神色。

“因为你已经能正视着我说话了。”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