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 突入婚礼!

(本章由天禅子提供)

都艾姆公爵从二楼向下俯视着会场的状况。

「警备有准备万全吗?」

「是。」

「不要大意。Shadow Garden那边说不定会展开行动。」

行了一礼之后转身离开的,是打扮成骑士模样的教团的特工。

关于起始城寨被Shadow Garden袭击一事的报告已经传达到了都艾姆这里。

明明为了不惊动他们已经相当谨慎的行动了,结果还是演变成了只要走错一步就会令『继承的戒指』被对方夺走的地步。

Shadow Garden对于都艾姆来说是相当忌惮的存在。

武神祭的计划也因为Shadow的缘故而被阻止了,他们也因此而不得不绕了很多远路。虽然教团方面终于开始认真的打算毁灭Shadow Garden了,但是在亲眼目睹了Shadow真正实力的都艾姆看来他们的危机感还远远不够。

因此她们才会完全找不到Shadow Garden据点的所在之处。

关于Shadow Garden,教团所拥有的情报实在是过于不足。这都是源自于教团的懈怠,都艾姆如此断定。

教团事到如今依然坚信着世界还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但是『继承之戒』还是弄到手了。之后只要再将继承权移交到我的手中就结束了。关于Shadow Garden的情报应该也能从萝兹·奥利雅纳那里打听出来吧。」

还真是出了挺多预想之外的麻烦啊。

虽然直到利用蕾娜王妃将奥利雅纳国王变成傀儡为止一切都还很顺利,但是没有想到国王竟然察觉到了危险在『继承之戒』上动了手脚。结果『继承之戒』的主人被变更为了萝兹·奥利雅纳。这使得都艾姆如果不和她结婚的话就没法成为『继承之戒』的主人。

「不管过程如何结果总算还是好的。只要这件事完成了的话,我也终于能够成为圆桌……」

都艾姆只要能够成功完成奥利雅纳王国的这份工作就将会被内定成为圆桌的第十二席。这全都是因为有圆桌第九席莫德雷德卿的帮助。

从今往后,都艾姆想必将会加入莫德雷德卿的派系加入到教团的权力斗争中去吧。

都艾姆所作出的实绩在圆桌之中只能排在最下位,所以短时间内就只能选择服从。但是一旦当他拥有了实力应该就能够加入上位的派系了吧。

教团内部绝非是铁板一块的。不过也正因如此,才会拥有升迁的机会。

「只要有这枚戒指的话……」

都艾姆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小的盒子。在他片刻不离的郑重保管着的这个盒子之中,就是那枚戒指了。

那当然不是结婚戒指之类的东西。而是『继承之戒』。

都艾姆带着一副确信了胜利的笑容打开了箱子。

「——诶?」

就在那一瞬间,都艾姆脸上的表情消失了。

盒子之中空无一物。

在哪里都找不到那枚戒指。

「诶,啊嘞……哈?啥?」

看了看盖子里面,,看了看自己的口袋,又看了看脚下,然后都艾姆的脸色彻底变成了一片惨白。

没有……

那就是他所得出的答案。

「丢了……」

但是,他记得在收到的时候确实是存在的,就好端端的装在这个盒子之中。

他明明有片刻不离的好好保管着。按理说不会消失的才对。

「到,到底为何会……」

虽然关于戒指的所在之处蕾娜王妃是知道的,但是完全不认为她能将戒指夺走。她也没有将其夺走的理由。

既然如此的话是Shadow Garden吗?

如果是Shadow那种实力的话即使能够将戒指取走——不,既然都能做到那种事的话还是直接将都艾姆杀死要更快一些。

既然如此的话……敌人是在内部的。是与莫德雷德卿敌对的派系。

竟然做出了只将戒指取走这样充满恶意的陷阱——。

从中个可以充分的看出想要陷害都艾姆的企图——。

「大意了啊——」

教团内部的派系之争已经开始了。

这样下去的话是不可能升格为圆桌的。不仅如此,还会被莫德雷德卿杀掉。

「不妙啊……」

他的汗水如同大雨一般滂沱而下。

即使要找寻戒指,也不能指派教团所属的人员。他们全都是莫德雷德卿的部下。这件事一旦被莫德雷德卿知晓的话都艾姆就完了。

绝对,毫无疑问,暴露的那一瞬间就会被杀。

「只,只能一个人去找了……」

所幸的是,『继承之戒』并不是马上就需要的。

找点什么理由,延期个三天左右好了,就这么做吧。

就在都艾姆才刚刚取回了一些冷静的时候。

『——都艾姆呦。』

在都艾姆的脑海之中,莫德雷德卿的声音直接流入了近来。

「噫——。」

他在。

莫德雷德卿他就在这附近。

『感到高兴吧。这件事结束之后圆桌的第十二席就将会是你的了。』

「啊,是……」

『我很期待你的表现——不要让我失望了。』

「哈,啊,是……」

大脑之中变得一片空白的都艾姆,就这么呆然的迎来了婚礼。

萝兹来到了通往王城的室外大阶梯之上。

她那身着纯白婚纱的姿态分外的美丽,无论是谁应该都会不由自主的被她所吸引吧。

阶梯之下,众多的民众正聚集在那里围观着。虽然各种欢呼声与骂声不绝于耳不过她却丝毫没有去在意。

阶梯之上,身为新浪的都艾姆公爵正在那里等着她。虽然她看起来好像有些失去了稳重似的,不过这应该是因为萝兹的内心十分从容才会这么觉得吧。

登上了这段台阶,就得许下结婚的誓约了。

然而,萝兹脸上的表情却十分的明朗。

下了一晚的雪到了清晨就停住了。温暖的阳光从湛蓝的天空之上倾注而下。

她已经,不再感到迷茫了。

不会再后悔了。

也不会感到恐惧。

她已经理解了自己应该去做的事。

于是爬上了阶梯的萝兹站到了都艾姆的身边。

虽然总觉得面色苍白的都艾姆令人感到十分不可思议,不过萝兹还是就这么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赞美歌奏响了起来,神父开始朗诵起了圣经。然后,起誓的话语终于开始了。

「——无论健康还是疾病,无论富贵还是贫穷,你们都愿意起誓互相怀以爱意,尊敬与慈祥吗?」

「我愿起誓。」

都艾姆率先说出了誓言。

紧接着所有人都注目于了萝兹的身上。

一股平静的风吹过,蜂蜜色的美丽秀发随之飘扬。她在那阵微风之中露出了微笑。

「——我不愿起誓。」

她如此宣告道。

一片嘈杂之声扩散了开来。

「你,你在说什么啊——。」

都艾姆惊愕的瞪大了眼睛如此喊道。

萝兹回头看向了国民们,她那蜂蜜色的瞳孔就像是找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发出了闪耀的光辉。

「是我杀死了国王——」

她的声音响彻了整片冬日的天空。

喧闹声衰弱了下来,四周变得一片寂静。

「我不会去为自己辩解。我会将这一切全部接受下来。罪责也好,过失也好,虽然这些全都会接受——但是在这最后的时刻,我想要划清界限。」

萝兹那纯白的礼服随风飘扬。

「——都艾姆公爵,我要审判你的罪孽。」

那道喊声如同一阵暴风一般扩散了开来。

「你想说什么,我到底何罪之有。」

「你犯下了严重的背信弃义行为。操纵国王,玷污王妃,企图颠覆国家——简直就是叛国的大逆不道之罪。」

「少在那里给我乱说了!你的证据在哪里?」

「并没有证据。」

萝兹坦率的如此说道。她并没有隐瞒这点,也并未对此感到羞耻。

「喂,快别给我开玩笑了。我可是有人质的哦。撤回上述发言然后老老实实的和我结婚的话我就原谅你。」

都艾姆压低了声音恫吓道。

萝兹则是露出了微笑。那是一副无论谁看到了都会为之着迷的动人微笑。

「那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