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话 目标,玫瑰〇的大学生活!

「呐,玉井。你应该不会拒绝的吧? 稍微给个面子嘛」


四个大老爷们,将玉井淳史团团围住了。

不管哪一个都是身强体壮。从他们的结实程度上可以看出,似乎多少学过一些格斗技。

其中,一个人高马大的家伙更是将手用力搭在了淳史的肩上。那是非常壮实的手。明显是习惯了殴打的子。而面前的这个男子也有一米九左右,比淳史要高出了一个脑袋。

从上往下的视线中带着锐利感,而脸上咧的嘴角中,充满了不善。

从旁人来看,这幅场景,不管怎么说,都是新入学的一年级生,不慎被不良上级生缠上了吧。

毕竟是午休时间,大部分学生已经离了教学楼,还有些许留下的注意到了这边的状况不太妙,时不时地用视线瞥过来,可其中大多数学生都是抱着「这麻烦事就不掺和了」这的心态,快步离了。


「喂,说点什么啊,玉井」

「啊~,该说什么好啊……」


面对握住自己肩头的手渐渐用力,眼神也更加不善的男生,淳史,一脸嫌麻烦地挠了挠头。


「啊? 什么啊,你这态度。我们可是很亲切地请你换个地方说话哦?」

「说的是啊」

「不,这啊。明白了。如果你是这个意思的话,那也行。反正不管怎么说,你也知我们的意思吧?」


这个拳击部的男生说完笑了起来。周围其他三个男生也跟着诡异地笑了起来。

手从肩膀上离了。然后握紧了拳头。

淳史却只是微微眯了眯眼睛。

周围传来了学生们,特别是女生们倒抽一口凉气的声音。

然后,下一瞬间。


「玉井……不,玉井君! 请向南云君介绍一下我们吧! 这件事只能拜托你了!」

「「「拜托了~,玉井! 全靠你了~!!」」」


周围的学生们眼睛都变成了小黑点了呢。

这也难怪。刚才怎么看都是一言不合要动手的子,可这些看着要施暴的男生们现在却齐齐低下了头。

双腿微微打,双拳紧握抵在膝盖上,完的45度躬身行礼。那场景,简直就像街头小混混们见到了自家老大一般……

另外,一部分学生似乎已经对此见怪不怪了,只是轻描淡写一般说了句「又成这了啊」这话。


「我说啊,这事暂时还是先放一放吧」


淳史无奈地苦笑着,伸手做了个让众人免礼起身的动。并向周围表示,这里不要紧哦~。原本因气氛而紧张的学生们,这才安心下来松了一口气,确认真的不要紧后便四散离去了。


「池田你们对自己的外表,或者说气氛? 我也是有自觉的吧」

「当然是知的。正因为如此才会来拜托你啊」

「你们拜托人的方式,从别人的角度看来可是充满了犯罪的味啊」

「说是犯罪的味也太过分了吧!?」

「就是就是! 我们只是很普通地在聊天啊!」

「走在路上的话,估计会被警察盘问是干什么的了吧」

「天生长得吓人我们也没有办法啊。难要去整形么?」


上面四人,分别是拳击部的池田,柔部的青木和五反田,以及剑部的向坂。

这四人其实和淳史一,都是一年级生。并非高年级学生。只是长得有些着急而已。

他们绝不是什么恶人。甚至可以说,他们是非常正经的普通人。也是淳史在大学中认识的新朋友。

然而,他们的外表怎么看都像是哪里的小混混,只是走在路上就天然有暴力与吓人的气氛。

真的,就如淳史所说,他们的言行都散发着一股犯罪的味。

另外,这五人第一次见面就成为朋友,也是因为这方面的原因。

在入学考试的时候,在考试会场附近有个男生似乎遇到了什么麻烦,而池田好心地要上去帮忙。

没到,因为自己长得太吓人而搞砸了。刚过去就把那个遇到困难的男生吓得瑟瑟发抖,而路过的青木看到后,喊着「有不良竟敢欺负应考生!? 我来帮你!」就参战了。

然后,同路过的五反田和向坂也因为同的原因参与进来,从旁人视角看去,就成了四个不良围住了可怜的应考生。

于是,在考场附近巡逻的警察注意到了这边发生的事,就要上前来逮捕他们。

当然,他们也试着向警察解释,然而却毫无说服力……

就在这的时候,淳史也正巧路过。

淳史毕竟有着同年纪的人完全无法企及的人生经历。只是通过观察对方的眼睛,就能知对方是否带有恶意了。

话说回来,这些人看起来虽然长得确实很凶恶,不过他们其实都是重视同伴,待人亲和的好人吧(至少淳史是这么认为的),是否真是麻烦的家伙,也不能只看外表来判断啊。

外人看来是他们四个在反抗警察的拘捕,但实际上他们真的只是很窘迫地在解释说明罢了。

虽然也知自己是在多管闲事,不过还是看在「同为应试生的份上啊……」地介入了此事,后来他们便因此成了朋友。

也就是说,如今在楼里发生的这一幕,确确实实就是他们在非常普通的、纯粹的聊天,其中不带有一丝的恶意,也没有发生恐吓之类的事件。


「嘛,这子实在太容易引起误会了呢」

「就算你这么说,我们脸上的笑容可是发自真心的啊」

「可看起来就毫无疑问是张恶人脸啊」

「要是一脸认真的话,只会更加吓人啊!」

「说的也是啊」


到底该怎么办啊! 四人抱住了自己的脑袋。这几个长相瘆人的家伙出身在同一颗星球上,同一个国家中,出乎意料地报考了同一所大学,最后成为了好朋友,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了。

但是,对他们本人而言,似乎要稍微不同的命运吧。


「比起这些! 不,就是因为这些才对,总之,就是帮我们稍微引荐一下啊」


池田就像刚才的淳史一,手上做着行了可以了的礼仪手势,脸上露出笑容来。搓了搓手,把腰放低。

尽管本人是尽力要表现出讨好对方,凑近对方也是为了能更清楚地听到淳史的答复,可是……

果然,看着就像是一群小混混在实行敲诈勒索犯罪时听受害者答复时的场景呢。

正好有两名女生的组合从讲义室里走出来目睹了这一幕,脸上立即带着「那边绝对是在做坏事!」这的表情,踩着小碎步倒退回了讲义室中。

实际上,还是两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呢。

池田君,停止了搓手,眼泪留了下来。赶紧用手擦掉了呢。青木君他们几个也非常能理解这份痛苦,用手啪啪地拍打他的背心。

真是的,明明他们几个是有正义感的,懂礼貌,又有情有义的好男儿啊……


「那么,就是说要我帮你们引荐给南云咯?」


玉井叹息了一声,看到他们可悲的子,也难免产生了些同情,于是自己把话题引导到原来的位置上了。

不过因为大致也猜得到这话题的后续发展了,所以脸上依旧带着十分不情愿的表情。


「就是这啊! 玉井,不,玉井君! 应该是玉井大人!」

「快打住,可恶啊。要是被池田你们尊称为大人什么的一旦流传出去,连我也会风评被害的啊。我的目标可是成为教师啊」

「所以一始就叫你换个地方谈话了啊! 不肯挪步的人是你吧!」

「这也是没办法啊。最近要我帮他们引荐给南云的人,不胜枚举啊。其中大部分人都是之前连一句话都没说过的,现在连朋友们也来拜托这件事了,真是烦死个人了啊」


还有完没完了啊! 说罢淳史露出了「和善的眼神」。


「真、真是抱歉啊。但是,但是啊! 你要知啊! 我们也是,我们也是——」

「「「「向往着和女孩子们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的粉色校园生活啊」」」」


灵魂的呐喊呢。如果是漫画的话,现在就是四人一起面容扭曲留下血泪的表现形式了吧。

已经不要紧了么? 带着这试探心理的女生们从教室中探头往外张望,然后就是「野、野兽啊! 对女充满饥渴的野兽!」地,再次缩回了教室中去。

周围人的误解反而加剧了啊!

淳史无言地带着池田他们四人去往楼深处不起眼的地方。毕竟再这下去,自己也要身败名裂了。果然遇到这狗屁倒灶的麻烦事应该避人耳目的……稍微有些后悔了呢。


「最近,那个工学系的学生——南云阿一成为热门话题了哦。真叫人难以置信呢。居然被四名女侍奉着啊?」

「哦,我,也看到了呢! 早上,从他车子上下来了三个超厉害的女呢! 话说回来,那辆车也很厉害啊,到到底是什么鬼啊,难是拍电影么! 场面也太非日常了啊!」

「这就是阶级差距啊!! 财富的再分配这个词难不知么!?」

「我明白的。让人羡慕的要死这事我也明白的,总之先冷静一些」


池田君,再次将手拍在了淳史的肩上。啪嗒一声呢。再加上他现在双眼充血。好可怕。


「但是啊,我们也得到了一些情报。听起来难以置信,但南云那家伙其实已经结婚了。竟然和其中那个金发的女孩子是夫妻啊。给我变秃吧!」

「你的怨恨泄漏出来了哦」

「也就是说! 其他的那些女孩子是自由身才对啊!」


池田脸上带着就像是发现了真相的侦探一般的表情——不,这么说太抬举他了。应该是为了金钱查到了敌方势力情报的黑手党一般的表情才对。

青木与五反田也是「这话题听着带劲啊。能干一票大的?」这的表情呢,但随即又说。


「啊啊,我也明白的! 等级那么高的妹子,凭我们也钓不到吧? 我是明白的啊!」

「但是啊,做做梦也是可以的吧!?」

「那事情可能是奢望。但是啊,但是……一生就一次也行,我们也和那丽的女孩子们聊聊天啊!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也好好感受一下那酸酸甜甜的气氛啊!」


从青木最后切实的发言中,可以听出他们迄今为止都是过着怎与女绝缘的生活呢,淳史脸上的表情变得一时让人无法言喻。

自然的,也能理解池田为什么会说做这白日梦的理由了。接着,池田又唰一下地将脸凑了过来。好大,好可怕。


「机会出现了啊。玉井和南雲会一起吃饭这件事,这一个机会啊!」


没错,这就是这些事会发生的根本理由了。本来的话「我们并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啊……」这隔绝了双方,而现在双方之间却出现了一个预料之外的联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